《錯位》數位藝術展 Dislocation

展期 Exhibition Duration 2015/02/27- 2015/03/22

12:00-20:00 週二至週五 Tue.-Fri.
14:00-20:00 週六至週日 Sat.-Sun.
週一公休

絕對空間 台南市中西區民生路一段205巷11號

策展人│陳蕉
藝術家│賴曉萱、李靜嫻、郭立亭、蔡宇恩、王宥婷、葉承

展覽論述│

Kevin Kelly確實沒說錯,「數位資本主義」的經濟範式已經不再是久久出現一次的徹頭徹尾「變革」(Change),而是永不終止並且持續不斷變衍的「攪晃」(Churn)。但是當人們視這「攪晃法則」為新經濟賴以創新的唯一王道之時,我們是否也該追問:這樣的法則是否終能兌現它所高昂應許的幸福?

君不見惶惶不可終日的人們緊抓著新發明、新介面、新績效指標、…,隨時焦慮不止地自我檢視著是否已跟上時代步履,確認自己是否掌握座標並且安全地將自己置放於系統之內(包括新工具所建造構出的人際網絡)。人們深怕稍一疲竭鬆手失神,就將被無情地拋擲出系統列車之外,從此落入萬劫不復之境。

所以,時時進行一種微調「對位」成了人們的生存必需。

然後呢?然後人們看似獲得了人類文明史上前所未有的安全與保障。只是,一意識到手機沒帶出門,巨大的焦慮立即上身;離開了GPS的覆蓋,便像迷失於蠻荒曠野,彷彿隨時將迷途失航;Facebook一當機,就如同世界就此與之斷絕…。這種對於系統與精準指標的強烈依附需求,是否終將使得人們變得前所未有地脆弱?

面對著數位科技這種已經超越了物質複製衰減、並對於精準調控操縱提供了最大可能的媒體,藝術家如何透過其感性活動,錯位地演譯出數位媒體的脆弱性?「錯位」作為展覽概念,它所希望納藏的,是一種藝術感性對於嚴密系統對位的鬆綁企圖。

Kevin Kelly is indeed right. The economic paradigm of digital capitalism is no longer a thorough “change”, which takes place once in a long while, but an endless and ever-evolving “churn.” Yet, when people regard “the Law of Churn” as the prime law of the new economy, we need to further ask a question: does such a law actually bring joy, as it had amply promised?

Anxious people grip new inventions, interfaces,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 etc., while examining incessantly whether they keep abrest of the times – all to ensure they grasp the coordinates of the map by which they can securely position themselves within the system (including the social network constructed by the new tools). People worry that they will be ruthlessly thrown out of the train of the system and fall into condemnation if the grip is loosen.

Therefore, constantly and subtly “calibrate oneself” becomes a survival necessity.

And then? People seem to gain unprecedented security in the history of human civilization. However, as soon as they find out that they are away from their cell phones, they are gripped by anxiety. Once out of the GPS coverage, they feey like getting lost in the wilderness. As soon as the Facebook dies, they feel isolated from the world. Will such strong attachment to system and precise indicator make people vulnerable more than ever before?

Facing digital technology – the media that bypassess the material decay and afford the greatest possibility for precise control and manipulation – how artists “misplacedly” interprete the vulnerability of digital capitalism through their sensitivities. “Dislocation”, as the exhibition theme, seeks to untie the strict systemic control with the artistic sensitivity.

藝文伯
藝文伯身兼胖編,南藝網關心您~

絕對空間【夢中擒人 Dreamlover】

展覽介紹 ► 在2013年的4月3日何明桂自一場夢中醒來,按照她記錄奇異夢境的習慣,她在她的夢本裡面如此寫著︰ “ 我夢見自己與一男子註冊結婚了, 和他的大家庭住在同一公寓內, 各自的房間很小,中間是共用區域, 像是衛浴。 廚房在角落,房間彷彿陽台外推,整面玻璃窗面對街道, 房間只放的下一張雙人床,還有一面衣櫃, 家族內分男女,每日輪流煮飯, 女生團叫MOMO,男生團叫柳葉……..” 夢本裡面不僅記錄著她與一男子註冊結婚,也將夢中的新房與男方家中的室內構造畫成了平面圖。從這場夢醒來的何明桂,雖然沒有在夢中見到與她註冊結婚的男子,卻在夢醒後產生甜蜜的幸福感與安心感。 「夢中擒人」計劃將結合兩人對夢的處理,以何明桂的夢為始,邀請阮永翰進入何明桂的夢境。兩人以導演兼演員之姿,重建何明桂與夢中丈夫的新婚關係,並推演進入現實生活。此次夢境重建是兩人首次將夢景的規模推展至極大化,結合現實行動的介入,再現似假又真的虛幻感。 展覽計畫方式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為何明桂夢中一景的再現。以何明桂夢本中所記錄的平面圖與描述為基準,將其實體化。為了增添其夢境的前後敘事,第二部分為緊鄰何明桂夢景,阮永翰還原其夢中丈夫的工程室。第三個部分則為經過營造的情境與指示,在社交網路平台上,雙方以虛構的互贈禮物、出遊紀錄、感性的影像張貼與樸實的文字紀錄等,去共構出夢想實現的多種形式。 展覽期間將延續夢中所描述的家族男女團隊煮食的生活模式,邀請親朋好友在真實的時空裡延伸那份大家族的親密互動。雙方將以各自的藝術實踐,在現實生活中重建夢境中所暗示的滿足感。 當兩人夢境的重建與編織被並置,他們試圖提問的是,藝術家各自的妥協,如何雕塑出兩人對夢的不妥協?而在夢中的情感,不論是幸福感還是恐懼感,是如何從社交網絡、紀念物件或者現場佈景的對照裡面,被虛構轉化為一種真實的敘事? 贊助單位: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展覽資訊 ► 時間|2016-06-04 - 2016-07-03 地點|絕對空間 (台南市中西區民生路一段205巷) 活動詳情|相關網站

黎畫廊【翻轉 · 實境】

展覽介紹 ► 『翻轉 · 實境』 阮常耀、楊明迭、朱芳毅、蘇筱筑、賴金池 當代藝術創作展 策展人:陶文岳 開幕茶會:2016年07月02日 週六 下午15:00 開幕展期:2016年06月27日至07月17日 開放時間:週一至週日 上午11:00至晚上19:00 畫廊地址:10689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一段259號5樓 文 / 陶文岳 金剛經的最後章節裡有一段話很有趣:「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人生若處在無常的狀態中,沒有一定的法規是恆常不變的。我們也知道,真與假之間往往僅是一線之隔,就像做夢一般,在夢中許多事情變得如此真實,夢醒了一切變成虛無。海市蜃樓的幻影就是這樣,我們常在實境秀節目 ( 又稱真人秀 ) 裡看到所謂的現場直播,能造成高收視率原因正是強調裡面是百分百反映真實的節目,事實上這個做出來的“真實”效果,重點擺在沒有備稿的名人表演或生活,滿足大眾對於名人生活的好奇與偷窺的心理層面。 如果能明白“假作真時真亦假”,就能體會“無為有處有還無”的道理。前句話的意思就是說,當把假的當作真的來看待,那麼真的就變成假的。後句話則強調把不存在能當成存在來對待,那麼存在的也成為不存在。藝術家的內心「真實」反映在創作上,從他們眼中看世界變化,必然存在某些現狀不能令他們滿意,他們時時刻刻想改變或扭轉這個世界,然而我們都知道許多願望或理念要落實在現實環境中當然不容易,現實社會或許令他們始終處在像德國哲學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1892~ 1940)形容詩人、拾荒者是「城市漫遊者」一樣( 註:班雅明認為漫遊者雖然身處於都市文明與擁擠人群,卻又能以抽離者的姿態旁觀世事 ),但藝術家關懷世界,在心靈創造中,他們卻能發揮己長而游刃有餘,這兩者間的差距,其實就像面對“實” ( 現實社會 ) 與“虛” ( 幻想 )的互動過程,或許理想最後不一定都能實現,但堅毅的內心總認定未來的可能性,有趣的也是創作處在這種狀態中的曖昧與微妙變化,藝術家不斷地在心底產生類催眠的方式說服自己,並產生動力邁進。 台北黎畫廊固定舉辦「壹計畫」和「李建中多元技法創作獎」比賽,在台灣藝壇中鼓勵年輕藝術家具備國際能見度,主動為他們創作提供藝術展出舞台,並推行當代藝術創作不遺餘力,此次藉由搬遷至台北精華地段仁愛圓環附近的大安區敦化南路新址,五樓寬敞圓形視野的展覽空間,在台灣所有畫廊空間中也別具特色,展現黎畫廊對未來經營的企圖心,將於2016年6月27日 ~...

2017多媒體劇場《攝影師》

1982年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以攝影藝術先驅麥布里奇的情殺案件,發想創作多媒體作品《攝影師》。柏林新音樂室內樂團與旅德台灣編舞家孫尚綺結合舞蹈、戲劇與音樂,重新詮釋共製創作,透過台北歌德學院的支持,將於2017台中歌劇院巨人系列─演出多媒體劇場《攝影師》。 三位舞者同時身兼演員身分,以語言和音樂對話,用肢體與影像共舞,重現悲劇歷程的同時,也將麥布里奇對攝影技術上的貢獻於舞台上展現。 ▲演出日期:2017/12/2~2017/12/3 ▲演出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台中市西屯區惠來路二段101號) ▲購票資訊   via:歌德學院(台北)德國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這些細緻的紙雕作品,好適合運用在喜帖卡片

Sarah Trumbauer 利用紙雕作品創作細膩精緻的作品 運用葉子、花朵等元素組成 有一種清新的氛圍     不僅有這些作品之外,Sarah Trumbauer也接受客製化的製作 可以選擇想要放的名稱或是元素 整個很適合婚禮的喜帖或是卡片啊 收到的人一定能感受到滿滿的幸福喜悅 🙂 圖片來源

廢墟中的時尚,平行世界裡難以逼視的事實–墟實之間公益攝影展

雨天的華山,除了大排長龍的柯南展外,有多少人會發現在停車場旁邊,有個小小不到30坪,卻帶來一個觸動人心並衝突感十足的攝影展? 還以為這些時尚明星們又到哪座廢墟去取景,沒想到是到偏鄉獨居老人的居所,以時尚的姿態來喚醒大家對於獨居老人的重視,原來這是華山基金會長期關懷獨居老人問題,這次結合了時尚元素,由智威湯遜廣告公司來舉辦「墟實之間」慈善攝影展。 由四位台灣首席攝影家,林炳存、黃天仁、劉群群、蘇益良,他們以不同以往的光線與內心的鏡頭,帶領觀眾近距離關照獨居老人的真實生活處境。 展間播放著公益形象短片,美麗的歐陽靖在廢墟中搔首弄姿,下一個畫面卻是獨居老人蹣跚的步履,然後揭示主題-關懷偏鄉獨居老人   多麼強烈的衝突感,看完只有沉默與反思,在時尚光影的背後有多少殘破的事實,廢墟突顯時尚名人的美,真實卻殘酷的揭示偏鄉獨居老人匱乏的生活條件,彷彿兩個平行世界卻在同一個地方發生,這個世界的不公平儼然成形。   14位名人分別參與攝影來表達對於這議題的關注,每張攝影的介紹是名人內心對於這議題個看法與呼籲,我們是否能感同身受呢? 看這微光的展間,彷彿等待你伸出援手,黑色或許是時尚的代表色,同時也代表著黑暗不為人知的一切,運用這樣灰暗的攝影色調,我們是否也看到世界黑暗的角落正有你無法逼視的事實? 展場也販售公益攝影集,希望能讓更多偏鄉獨居老人得到幫助, 嘿!這個周末在人潮聚集的華山,來看看這個特別的攝影展吧!   展覽日期:2016-03-10 ~ 2016-03-21 展覽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 中3館 品牌研創中心 小演講廳 展覽時間:10:00 ~ 18:00

《一撇明亮的早上》6:15A.M. In a Bright Daylight|黃品玲個展

展出藝術家|黃品玲 Pin-Ling Huang 展覽時間|2019.02.16~2019.03.24 開幕茶會|2019.02.16(六)下午3:00 展覽地點|高雄市鹽埕區大義街2-2號C8-1|駁二藝術特區|未藝術空間 營業時間|週二 ~ 週日13:00 -19:00 連絡資訊|07-5210014 官方網站|http://winwinart.tw/ FB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WinWinART.tw/ 主辦單位|未藝術空間 關於展覽 藝術家黃品玲擅長將生活經驗或是自身感受轉化為風景般的樣貌呈現,運用細膩溫潤的油彩,以厚塗的方式展現看似流動卻又凝滯的視覺感,以非寫實的地景結構堆疊出線條與紋理,訴說著藝術家每個片刻故事與乘載的不同場景,並透過大量的白與留白,構築一層層的關係與細節。 黃品玲繼2016年在未藝術空間展出後三年期間,在不斷自我質問與拉扯的歷程中,找尋回鄉後在此的記憶與改變,畫面也開始以活絡而自由的筆觸揮灑,現實生活中的場景在作品中也變得明亮而溫暖,在一片豁然開朗中,理解到單純的滿足與生命的意義似乎已不再是一件困難而遙不可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