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事實 只有詮釋( To Hide Something)」 CROTER Solo Exhibition

0
742

Croter Illustration & Design Studio 2016年創作個展巡迴,第二站。終於來了!

■展覽檔期:2016/04/02(六)-05/01(日)
■展覽開幕日:2016/04/02 14:00 PM
■參觀時間:14:00-19:00 (三至六),13:00-15:30(日),
(週一,二為休展日。)
■地點:小路映画   40351 台中市西區美村路一段771巷16號3樓

■關於本次展覽:
朋友偶爾會對我說『哩賣給啦!』
家人常常會對我說『哩賣給啦!』
我內心總對自己說『哩賣給啦!』

有太多假裝或矯飾早已內化成一種偽裝擬態。

人際網絡、職場社交,每個人似乎都有多種面向。是不是非常有可能在某一天,或著就是今天的現在,我們早就已經分不清楚現實交往與虛擬社交網路的真偽(或這根本不重要),那些刷動的動態,擺出的姿勢,哪些是自己的本性,哪些是假裝出來的…

社會化的結果,其實我們可以去區分虛假的字太,但是我們總選擇放棄去看清。體諒的善解人意的配合演出那些假裝(有時候我們稱作禮貌)。其實我們都只是把那些原本包裹在外的柔軟(也有可能是堅硬)收藏起來,不讓別人碰觸。

在成長過程裡,假裝成同儕的一份子,一直是我的生存之道。後來我有幸(或不幸)成脫離了辦公室、同儕或學校,成為一個創作者,只要面對自己,好像可以脫下那些了外殼。才發現那些早就已經與我皮肉相黏、卸除不下的裝甲。
與別人交談時候,我常常會看見表情與表情轉換之間的遲滯那零點幾秒,就好像看見了吉祥物布偶背後的拉鍊、豐滿曲線旁的縫線那樣。這時候我都會有一種『啊!原來你跟我一樣啊!』的感覺,不會怪罪對方,反而感到親切,因為我也是這樣的。

反而是有些人我反覆看不到破綻、交界點的,會令我不安、甚至有點恐懼。我想那太過於真實,就像佛羅多手上那瓶用來斥退巨大蜘蛛的星光寶瓶,發出刺眼的光芒。

這是我的人生課題,幾乎是我的內心巨坑深處的回音。我沒有勇氣直接垂降探勘,只敢在坐在邊上,往那丟進幾顆石頭,等待觸底的聲音。

所以關於這次展覽。透過繪畫,我不想找到正確答案(其實也無法找到),只想把這樣的狀態試著去詮釋看看!我也放棄對我的虛矯辯護,只好搬出尼采曾經說過『沒有事實、只有詮釋』這張牌結束這回合。

by Croter

■創作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roter.taiwan

■活動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973060662777976/

11154854_1137585126286234_3911444901732904600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