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詩──女子日常書寫展】徵文

0
265

「衣物是最長時間貼近身體的日常,如詩能感受身體發出的最輕微聲音。」

● 心事之詩──書房內的少女心事

1968年作品,杜潘女士以中文發表的第一首詩〈女人樹〉。
吳爾芙《自己的房間》中曾道:「女性若是想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女子要有一個房間,暗示著女子需要寫作,抒發平常無可言表的情感,創作之中我們平等且無關身分、性別、階級,使肉體自由,讓思想戰鬥,讓意識能夠脫離肉體這第一個房間的束縛,身既是自己的筆,也是供己讀寫的書籍。

這是來自紅絲女子節的邀請,為心內的女子,寫一首內心的詩。


「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維吉尼亞.吳爾芙《自己的房間》

〈相思樹〉 杜潘芳格

相思樹,會開花的樹
雅靜卻華美,開小小的黃花蕾。

相思樹,可愛的的花蕾,
雖屢次想誘你入我的思維,
但你似乎不知覺,
而把影子沉落在池邊,震顫著枝椏,
任風吹散那小不閃耀的黃花。

奔跑海濱沿道,

剛離開那浪潮不停的白色燈塔,
就接近青色山脈,
和繁茂在島上的相思林啊!

或許我的子孫也將會被你迷住吧
像今天,我再三再四地看著你。

我也是
誕生在,島上的
女人樹。

● 感官之詩──身體感官的姓氏遺失

「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人為塑造的。」──西蒙•波娃《第二性》

繼人類有文字記載以來,歷史可以說是一連串的戰爭史,也可以說是男人的奪權史,女性在社會上擔任隱藏的角色,甚至是被抹滅,在各種傳統信仰之中曾被貶抑,也曾被神聖化,女性的身體感官與自我存在缺乏自己定位的自由,顯現人類的控制欲望。現代社會的科技進步,有失人性的社會事件也漸漸展露爆發,書寫像是一種儀式,一種祭奠,祭祀消失與值得遠望的存在,像在遠方召喚與揭示,那些存在近處卻隱微、無視的真實,失去身體的感覺與心靈的知覺,失去嘗試的機會。

這是來自紅絲女子節的邀請,為受縛的身體,寫一首自由的詩。


「談到戰爭,過去無數作品中充斥的是男性的聲音。但在這裡,不再有英雄,不再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壯舉、琳瑯滿目的勳章,或光榮與勝利,那些曾與男性並肩作戰卻緘默不語的女性,如今,透過她們的眼睛,戰爭有了不一樣的面孔。戰爭裡充滿的是髒污、跳蚤和流不完的血,但戰爭也是她們的青春、生活,甚至是初戀。

雖然偶爾她們也想念長髮,想念裙子,甚至是一只耳環,但這統統不允許,在戰場上她們被抹去了女性的臉孔。像男人一樣與敵人廝殺。但戰爭後,她們卻被要求閉口不談戰場上的真相。」--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戰爭沒有女人的臉:169個被掩蓋的女性聲音》

〈臉〉 陸穎魚

/眼

只看著你笑
不看著你哭

/耳

蜜糖的咳嗽
碰到豎起來的毛孔
黏住好甜的歌

/鼻

無法解釋香水的啞語
無法聞知相愛的哀愁

/嘴

請永不後悔的嗅我
就算我不再甜美
你患上糖尿病

【徵文辦法】

請以word檔附件寄至信箱 womenapartment@gmail.com。

徵稿至10/31晚間0時止,預計11/7開展。書寫內容須以女性個人生活與社會上,身心靈的感受及經驗,重新凝視省思女性自我。稿件內容須附姓名/筆名及通訊地址,主旨請打上投稿【主題】,件數、行數、文類不限。唯【女子詩──女子日常書寫展】徵文以古典詩與現代詩,每篇限25行內,限二篇內以供參酌佈展。

如以手稿呈現,請另寄至 50046 彰化縣彰化市城中街20號,紅絲線書店,紅絲女子節小組收。

 

資料及圖片來源:紅絲女子節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