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愁善感與人性資本化:新加坡陳哲藝導演的《爸媽不在家》

SEAT X 搖滾畢拉密計畫(教育部HFCC補助計畫)
講座公告!

演講主題|
【多愁善感與人性資本化:新加坡陳哲藝導演的《爸媽不在家》】

《爸媽不在家 ILO ILO》影片介紹
(以下內文節錄自影片臉書粉絲專頁):
《爸媽不在家》以 1997 年亞洲金融風暴為背景,講述一個受金融風暴重挫的新加坡家庭,與他們那位初來乍到的菲籍女傭之間的故事。本片導演陳哲藝曾多次在國際影展上獲獎,《爸媽不在家》是他執導的第一部長片。
*電影預告連結

講者介紹:
Professor Pheng Cheah目前任職於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東南亞研究中心教授兼該中心主任
研究專長:18至20世紀歐陸哲學和批判理論、後殖民理論與和英語後殖民文學、世界文學、全球化與跨國主義理論、世界主義與民族主義、人權議題、社會與政治思想、女性主義理論、當代華人電影。

日期/Date:12月10日(日)/Dec. 10, Sun.
時間/Time:14:00-17:00
地點/Location:SEAT|南方時驗室
(台中市中區綠川西街135號3樓,東協廣場A2電梯搭至三樓左轉後直走到底)
SEAT在哪裡? 請見以下連結

*本場講座結合《爸媽不在家 ILO ILO》電影進行討論,因此強烈建議參與者先看過電影,再來參與演講及後續討論喔!

 

source:SEAT南方時驗室

誰說石頭不解風情,優美流暢的石牆藝術

只要有心,任何素材都能變成藝術品,Andreas Kunert 從小就很迷戀石頭,愛到拉著老婆 Naomi Zettl 一起從事石藝創作,一顆顆石頭就像寬短的"筆觸",勾勒出彷彿後印象派的巨型畫作,讓人真的見識到,原來石頭在 Andreas Kunert 的心中就是這麼美麗!                                                                                                       他們從世界各地找來符合需求的石頭,扁平狀石板方便排列構圖,由大到小排列出流暢的動態視覺,有時是一場石捲巨浪、有時則像古代的鸚鵡螺化石,細看他們選用的石材,你會發現很多其實就是常見的普通石頭,如果說石頭上的圓潤曲線是自然界的鬼斧神工,那麼 Andreas Kunert 和 Naomi Zettl 就是把蘊藏在樸實外表下的靈魂重新發掘出來,喜歡他們作品的人,可以到 Ancient Art of Stone 粉絲頁追蹤訊息。 《資料來源:大人物》

設計屏東 x 社會設計

想了解日本的社會設計企業都在做些什麼嗎? 想認識泰國一群正在為社區永續旅遊努力的組織嗎? 想聽聽屏東社區文化如何變成創意產業嗎? 本次年會以「生活緩速器」為主軸概念,希望將屏東地處島嶼南端的位置及生活步調較緩慢的優勢,對比現今流行的創業加速器。年會邀請到的講者有的深耕屏東,也有來自日本、泰國的社會企業,他們同樣以生活緩速的方式,一步一步從慢當中找回人與社區、自然的連結。

針筆的溫柔堅持—專訪插畫家張芮綺Riggie

不知道屏東的鄉親們還記不記得今年2月9日至3月25日曾經在屏東美術館展出的「築夢建藝:屏東P力新美學」特展呢?邀請金曲獎作詞人方文山展出他的精靈村莊,以及三組屏東新銳藝術家:許琬莛與蔡昆翰、張芮綺、謝仲凱與胡文珊,從建築出發,呈現各自的在地生活美學。而就在展覽結束的五個月後,南藝網特別採訪到了其中一位藝術家張芮綺Riggie,來與南藝網聊聊她與繪畫相知相惜的人生旅途。 走進插畫這條路 編織自己的夢網 Riggie的插畫中常以流暢的線條與簡單鮮明的色彩,構成一件件背景單純但流動著空靈氣息,或饒富童趣、調皮的可愛小人物。自述當初與插畫相遇的過程,在美工專科畢業後進入社會的Riggie,偶然間參加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的插畫班課程,接觸到與在學領域完全不同的針筆畫法,筆尖極細的細膩畫法,正好可以讓她的豐沛情感宣洩而出,讓她一頭栽進了插畫的美妙旅途中。 與一般的專職插畫家不同,事實上,Riggie卻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對此她有與眾不同的見解:「因為畫圖是唯一可以保有自己的完整、任性,不需要迎合他人的一塊淨土。」也因此擁有一份與繪畫無關的工作,不僅確保了經濟的獨立,也讓她不受外在的拘束與壓力,始終在湛藍的創意天空裡翱翔。 ▲小小的閣樓空間裡擺滿書籍與作品,Riggie在這一方天地裡畫出天馬行空的想像。 黑頸鶴、變色龍與獨角仙—潛藏的另一個我 在Riggie充滿奇幻想像的抒情插畫裡,經常出現黑頸鶴、藏羚羊、變色龍與獨角仙,這些動物們就像是插畫裡的吉祥物,散布在紙張上意想不到的角落,不經意看到牠們的身影時,都會忍不住莞爾。Riggie說,這些動物們或多或少地象徵了一部份的自己,像是中國特有種的黑頸鶴與藏羚羊,生存、分布於西藏的牠們因人類的獵殺而瀕臨滅絕,離群索居於塵世之外,將牠們畫進圖裡,不只是單純喜歡這樣充滿神秘色彩的迷人動物,也有保育動物的人道情懷在裏頭。 ▲大家可以找找看這四種動物有沒有在畫作裡呢? 此外,畫獨角仙的原因,則是因為Riggie羨慕牠勇於「做自己」的個性,就像是隱身在樹林裡的俠客,不理會世間的煩擾。相較於獨角仙,自己必須像變色龍一樣,收起自己一身的銳氣,和人群接觸、工作與生活,她笑著說,那是將自己的脾氣磨掉,「因為畫圖的人是很有個性的,可以有個性,但是不能太有脾氣。」 聽到這裡,我們似乎可以編織出一張Riggie的個性網,她細膩而富含感情,勇於做自己卻也懂得收斂,像變色龍一樣靈活地變換。而也許是個性使然,Riggie學生時期的畫風就曾被教授評論:「妳怎麼不去畫插畫?」面對教授辛辣的建議,Riggie笑著回教授說:「只有幾米活了下來,其他人都餓死了呀!」多年前一句無心的玩笑,卻巧合地預示了她雖走走停停,路線卻準確無誤的插畫之路。 ▲閣樓一隅擺著精細的素描與作品,隨意擺置的畫筆也表現了Riggie隨興的個性。 心理與哲學—八竿子打不著的靈感泉源 天馬行空的靈感來自於認真生活的每個瞬間,Riggie說,有時候腦海裡會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揮之不去,此時她便會大量閱讀文字,就像成長的過程中,必須攝取養分一般,找尋出與之相符的畫面、情境,再轉化成自己的語言,由「瞬間」轉化為「永恆」。而心理學與哲學就像是Riggie的人生導師,她尤其喜歡榮格的煉金術心理學,「必須要把自己當成煉金師,每次煉金出來,都是一個全新的自己。」 Riggie的圖畫裡,經常會有一個有時活潑俏皮、有時憂鬱抒情的女孩,她並沒有特定在畫自己,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從她筆下的人物,看到真正的自己,「在心理學裡,每個人都是不斷地了解自己,必須先回歸到自己、認識了自己,才能認識別人。」 ▲專心致志地用針筆勾勒出想像的天堂。 找尋自己的旅行 隨著機緣過生活 就像一杯香醇的咖啡需要被人慢慢地品嘗,Riggie的畫裡也暗藏著許多美好細節,需要細細體會與解讀,才能了解其中的美妙意涵。Riggie本人也如畫一般,恬靜而溫和,在佈置溫馨的閣樓畫室裡,執著針筆一筆一劃地重現內心的想像工廠,就像孜孜不倦的工人,搭建著屬於自己的夢想城堡。 Riggie說,因為始終沒有將繪畫付諸於商業路線,不需要向現實中各式各樣的不得已低頭、妥協,慶幸自己一直走在還算順遂的路上。對於未來,Riggie秉持「隨緣」的人生理念,機緣到了,生命自然會找到出路,只要針筆不曾停歇,緣分也許就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3月11日是Riggie的生日,日本311大地震啟發了她的靈感,繪製出充滿人道關懷的暖心圖畫。 ※插畫作品皆經Riggie授權後刊載於文章內。 南藝網編輯-Yolanda/專欄報導

【屏東藝文】雲門戶外公演《關於島嶼》

刻劃漢族先民,拓殖台灣的經典舞劇《薪傳》首演三十九年後,林懷民從台灣的印象與氛圍出發,創作《關於島嶼》。 婆娑之洋, 美麗之島。蔣勳朗誦當代作家描繪島嶼的文字,口白的字幕衍生為投影幕上以漢字堆壘的視覺風景,桑布伊滄桑的吟唱蜿蜒流轉,雲門舞者以充滿能量的動作舞出和諧與衝突,挫敗與希望。 國泰金控第23年支持,林懷民《關於島嶼》屏東震撼登場,颱風、地震、內鬥,島嶼經常面臨災難與挑戰,但它的居民始終沒有喪失仰望星空、往前走的能力   注意事項 1.席地而坐請自備軟墊,為防下雨請自備雨衣。 2.請勿穿著高跟鞋及攜帶有椅腳椅子進場以免損壞跑道鋪面。 3.尊重智慧財產權與觀賞品質,演出全程未經許可請勿攝影、錄影、錄音。 4.戶外演出人潮眾多,建議勿攜帶貴重物品。 5.若與孩童或寵物一同欣賞演出,請務必維持祥和舒適的環境,體諒他人欣賞權益。 時間:107年8月4日(六) 19:30 地點:屏東縣立田徑場(屏東市勝利路9號) source

國立臺灣美術館:【另一種旅行紀事】

  策展人:江珮歆 展出藝術家:張永達、陳依純、陳宛伶、羅斯里胥安姆‧伊斯梅爾、李承亮、林子荃、何采柔/郭文泰、許家維、杜佩詩、余政達、張徐展 策展論述/江珮歆 旅行,指的是遠行到外地,將旅和行單字拆開來看,「旅」是出行的、在外作客的意義,「行」是一種移動、在途中的概念。本展將「旅行」解釋為一種「介於出發與抵達之間、正在發生的、進行中的狀態」,可能是外出到他方的途中、在異地生活的過程、全球化下的變遷衝突、社會環境的發展、日常的行動等等。因而旅行的主體不一定是人,可以是任何事物。若主體為人,則可自行將所發生的心路歷程留下文字或影像的紀錄,但以事物作為主體的進行過程,則須仰賴他人書寫描繪。不管是自身或他人代為留下紀事,都有各自不同的角度,長期以來,藝術家一直都有一個記錄者的角色,無論是現實景色的紀實,或是將歷史事件、軼事傳承視覺化等等。本展藝術家將正在發生的過程轉化,以作品為載體,引領觀者進入另一種旅行紀事。 紀事透過藝術形式的表現,絕非只是流水帳的列出點點滴滴,也不是表象所見的輕鬆風景。藝術一直是紀錄的其中一種方式,以新媒體為媒介更延長了被記錄的時間性及空間性,繪畫所能含括的時間範圍是短暫且有所侷限的,文字則須依賴讀者的想像來重建景象,新媒體不同於書寫及描繪,動態影像能夠將時間收錄其中,也能跨時空的將畫面並製呈現;靜態攝影準確呈現畫面,甚至利用攝影設備突破視野界線拍攝畫面,讓照片的故事性更強烈;動力裝置直接創造出實際物件觸及觀者各種感知。除了敘事性的紀錄過程,藝術家更運用新媒體的特質,揉入自身想法感知剪輯製作,透過再現的同時,提出主觀回應,加深探討歷史記憶、人性感知、社會現況、生活經驗等層面。經由藝術家的觀察或感知,所記錄下來的,是反思、現況、記憶與未來。 本展依時間性作為分類,重疊以每件作品的觀點所記下的各種主體的旅行狀態,呈現各式議題、想法、形式、知覺與想像。時間是延續性的,因此過去、現在及未來的界線並非能被精準切割、甚至三者得以回憶、體驗、展望共存於個體靈魂之中 。若是如此,則可以認為過去、現在、未來皆可被視為「旅行」,回憶正伴隨生命活在人的腦海及習慣之中,不斷累積新的篇章;體驗毫無爭議的發生在每分每秒、環環相扣;展望則以想像及期盼的樣貌持續成長。而正因為如此的時間性,使得作品中所探討的事件、觀點,皆符合本展對於「旅行」的定義,更能彰顯其永續發展的狀態。本展共展出12件本館新媒體典藏作品,以豐富的創作媒材,呈現可見與不可見、直覺與感覺、解構與再造、具象抽象化與現實虛擬化的記載敘事。 回憶的持續前行─現在的過去 展覽資訊| 展期:105年2月27日至5月25日 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數位藝術方舟(臺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頂上無毛才是真漢子!擁有光頭標誌的知名角色

俗話說得好「10 個禿子 9 個富」,雖然現在電視上猛打讓髮根強健的洗髮精廣告,但是現代人接受度其實很高,禿子並不會減少一個男人的男人味,看看超帥的布魯斯威利就知道了XD,在一部影集或是電影中,總有幾個沒有頭髮的角色,說也奇怪,這些角色要不是主角,就是很重要的核心人物。 這些角色因為獨特的個性或是相對起來影響整部戲的走向,讓頂上無毛的特色更加分,以下這幾位出名的光頭大叔,你能認出幾位呢?                                     ▲提示:他很愛吃甜甜圈…                                       ▲提示:海珊總統最不愛打仗,____頭髮最多                                       ▲提示:某人的師父(請見小子難纏)                                       ▲提示:轉動某個叫做 Lament Configuration 的魔術方塊他就會來找你                                       ▲提示:死對頭是蝙蝠俠     ▲提示:老是在找什麼寶貝的                                       ▲提示:企業號的…                                       ▲提示:旗下的藝人有美國隊長、雷神、黑寡婦、鷹眼、浩克、鋼鐵人等等…                                       ▲提示:滿喜歡嚇小朋友的…                                       ▲提示:旗下最紅的藝人是金剛狼   《資料來源: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