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素描搬到現實世界,超費工鐵絲創作

用鉛筆層層描繪出的線稿在紙上看起來相當率性不羈,但是如果把同樣的畫面從平面搬到 3D 的世界可能會忙到手痠腳軟吧!韓國藝術家 Yong Won Song 用鐵絲纏繞出各種真人尺寸的雕塑,空洞的骷髏手上還牽著絲,營造出很”新鮮”的潮濕頹敗感,讓人驚豔於藝術家能把冷硬的鐵絲做出這麼棒的效果!

yong_won_song7 yong_won_song8

 

 

 

 

 

 

 

 

 

 

 

 

 

 

 

 

 

 

 

 

 

 

 

 

 

 

 

這些線條用畫的或許不難,但是用鐵絲來做可就是另一種硬工夫了,錯綜交織的線條不只呈現寫實的輪廓,也透視到內部的骨骼,為了加強作品的視覺強度,Yong Won Song 用了熱融槍+黑色線強化細節部位。

yong_won_song2 yong_won_song3 yong_won_song4 yong_won_song5 yong_won_song6

 

 

 

 

 

 

 

 

 

 

 

 

 

 

 

 

 

 

 

 

 

 

 

 

 

 

 

 

 

 

 

 

 

 

 

 

 

 

 

 

 

 

 

 

 

 

 

 

 

 

 

 

 

 

 

 

 

 

 

 

 

 

 

 

 

 

 

 

 

 

 

 

 

 

 

Yong Won Song 想要表現一種介於虛與實、潛意識之間的超現實狀態,就像在夢裡會看見的影像,雖然我們不見得夢過這種東西,但看這些仿彿來自地獄的龐然大狗們,想必藝術家所指的應該是所謂的噩夢吧!

 

《資料來源:大人物

藝文伯
藝文伯身兼胖編,南藝網關心您~

打開街頭「任意門」!法國鐵路公司讓你瞬間看見另一個城市

你是否也曾幻想過自己可以擁有一扇哆啦A夢的「任意門」,只要一打開,就可以遠離現實世界,飛到另一個國度?法國國家鐵路(SNCF)推出的這項行銷活動,就是結合了科技和創意,將只存在於卡通中的任意門搬到大街上。   SNCF把一扇色彩鮮豔的大門放到街頭,門上標示出某個歐洲城市的名字,並在門後安裝全屏的LED螢幕,螢幕上可以看到該地的實時風景。因此,當路人好奇打開這扇門,看到的可能會是米蘭廣場上的小丑、正在巴塞隆納街上練舞的青少年或是布魯塞爾的街頭畫家。每扇門後,都是一個新鮮的世界。如果是你,會不會也因此想出門旅行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GW6Rm437tE 《資料來源:數位時代》

【高雄藝點】城市光廊

介紹: 城市光廊位於中山路和中華路之間的五福路,每到了晚上城市光廊總是彌漫著一份炫麗又浪漫的藝術氣息,色彩繽紛的燈光、寬敞閒適的空間、悠閒的露天咖啡雅座再加上慵懶的爵士樂,讓忙碌的高雄都會瞬間悠閒了下來。 城市光廊充分的將藝術與生活做完美的結合,這裡有九位藝術家的原創作品,以及用前市長與2001位高雄市民燦爛笑臉為素材製作成的「SMILE—2001希望之牆」,每件藝術創作都各有特色,也各有深遠的意涵,例如由藝術家林熹俊所設計的玻璃平台,搭配五彩繽紛的燈光變化極為炫麗,而林麗華則將代表高雄特色的「金」、「土」、「鐵」結合起來,形成「太陽之頌」創作,用來展現南台灣的陽光與活力,至於「SMILE—2001希望之牆」則是希望高雄市民每天可以多一點微笑,用微笑來迎接新一天的來臨。 ◎地址: 高雄市前金區中華三路6號 ◎電話: 07-3429963 ◎營業時間: 24小時開放   【註】 (文章來源:玩全台灣) (圖片來源:旅遊資訊王/一起愛台灣)

高山上的無聲勞動 《再見 可愛陌生人》揭移工為何「逃跑」

高山上的無聲勞動 《再見 可愛陌生人》揭移工為何「逃跑」 ---------------------------------------------------------以下原文出處-台灣紀錄片資料庫 , 公民行動 2017年,台灣的外籍勞工人數已達66萬人,但他們的勞動/生活與台灣社會一直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其中被稱為「非法外勞」的無證(合法工作證)移工,更是無人知曉的黑色族群,他們一面在島上流浪工作,一面隱姓埋名,躲避警方軟硬兼施的日夜追緝。截至2016年底,非法外勞人數已經超過6萬人,其中以越南移工人數居首。本片導演之一為越南裔新移民,偶然認識了一些打工越勞,在共同勞動及長期追蹤後,才慢慢瞭解這群既熟悉又陌生的同胞,爲什麽有著還不完的人生債,以及走不完的歸鄉路…。 他們懷著淘金返鄉的美夢來台,卻變成「不能被看見的人」,不是罪犯卻被貼上非法的標籤,散布於台灣的邊陲角落,潛藏在社會的階級底層,無聲勞動。 得 獎 紀錄 2014 金穗獎優等獎 -- 短片版《可愛陌生人》 2016 南方影展入圍 2017 桃園電影節桃園市民獎 2017 勞動金像獎首獎 2017 南韓首爾移民工影展閉幕片 你的夢想是什麼?我的夢想…每天都是警察晚上來抓我啊…。 誤將中文「夢想」兩字解讀成「作夢」,逃逸到高山務農的「非法」移工,面對越南籍紀錄片導演阮金紅提問,引觀眾啼笑皆非。談夢想,極其遙遠?何時清償得完高額仲介費?何時遭密報檢舉藏身處?才是日日夜夜難以揮散的夢靨。 2014年越南政府規定移工入境台灣的仲介費用,須從美金4500元調降至美金4000元,但長期以來越南移工控訴仲介費超收問題嚴重,背負的仲介貸款起碼從美金5000元(約台幣15萬元)起跳,多則美金7000元~9000元(約台幣21萬元~27萬元)不等。 平地工廠賺取的工資東扣西扣,一個月只淨賺八、九千台幣;台籍領班嫌移工上手慢,做十多天工,挨揍四、五回。高山上的經濟作物缺工,台灣人不想做的農墾,移工願意付出汗水承接,月薪亦優於工廠的情況下,「非法移工」和務農雇主,你情我願、各取所需,新工作就此展開。 換工作對台灣人而言稱「轉換雇主」,對外籍移工而言,是「亡命天涯」。擔憂警察上門抓人,一旦遣返回國,栽下去的仲介費無力償還,移工隱姓埋名、東躲西藏。隨著攝影機持續”record”,移工不得笑稱自己有如在「拍電影」,好安慰那把沒人看得見的淚水。 新移民姊妹和移工分屬不同圈子,阮金紅原本對同鄉的勞動者並不熟悉。直到身旁友人好奇詢問阮金紅「為什麼外勞會一直跑掉?」刺耳的逃跑外勞一詞,激起阮金紅的忿忿。繼《失婚記》傾吐新移民姊妹遠嫁來台,經歷的破碎婚姻,阮金紅第二支紀錄長片《再見 可愛陌生人》,攝影機瞄準人稱「逃逸外勞」的無照移工,藏匿高山農作、被戴上手銬遣返家鄉,淘金夢碎的無聲勞動。 阮金紅說,為了紀錄移工,她先花了一、兩個月假扮工人,前往高山應徵農工臥底。剛開始彼此互不熟識,移工在午休時,遮陽帽、面套依然包緊緊,深怕被識出身分被舉報「逃逸」。取得信任關係後,阮金紅為了閃避雇主視線,得抓緊時機待雇主遠離,再掏出攝影機拍攝。 「雇主有時候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拍著拍著,有些雇主因上網”Google”多少識出阮金紅的身分,但沒有加以阻止拍攝。阮金紅先生《再見 可愛陌生人》製片兼共同導演蔡崇隆,還會擔任起交際的角色,陪雇主喝酒「博撋」。 對比蔡崇隆歷年紀錄片,如蘇建和等案的《島國殺人紀事》系列調查報導、探討RCA工殤的《奇蹟背後》等作直搗制度結構面,《再見 可愛陌生人》著重人物故事,既非調查報導,也無著重風格、形式。蔡崇隆戲稱《可愛陌生人》是「三小紀錄片」:小攝影機、小人物、小成本。敘事老派、沒有實驗創新,目的訴求台灣人能在短時間內,藉由此片理解逃逸移工處境。 為何會有唱不完的移工悲歌?只因台灣人從來就把移工當作勞動力,鮮少將他/她視為「一個人」對待。蔡崇隆感慨,台灣的新移民至少握有選票,偶爾能喚起政治人物的重視;在台移工儘管已經上看60萬人,卻因為沒有投票資格,長期遭受漠視。「紀錄片不是百科全書」蔡崇隆引用紀錄片導演陳俊志的話,做出的詮釋。怎麼改變移工的環境?這一題,留給政府、雇主、觀影者自行解答。  

02‧13::HO覓Day14::

------------------------------------------------------------------------------------------------------- 奮鬥 2015‧02‧14 ---------------------------------------------------------------------------------------------------- 就是明天了!Maker Bus成果發表會, 可以看出大家卯足全力,想要把這幾天在林邊感受到的, 與這裡的每一個人分享,分享踏入這片土地得到的感動, 有些人在文史工作室還遲遲不走,大概12點左右才慢慢的離開, 都是因為在這裡獲得太多,想要有所回饋, 即時我們力量雖小, 但我們願意動手去付出。 今天也有一個特別的體驗, 要幫忙幫P-bike貼上貼紙,但不同於屏東市區的P-bike貼紙, 是專屬於林邊。 貼紙:一邊是林邊地圖、一邊是林邊產業。

新樂園藝術空間【我只是來玩的 Organicism – 陳慧郁個展】

展覽介紹 ► 【創作論述】 我的作品每件都各自獨立卻又覺得它們他們彼此有某種關聯,我相信它們自己有可以直接與觀者對話的能力而無須透過作者的自述。 這系列就稱之它們為「有機體organism」,而我就真的只是來玩的。 Each of my works are independent but there's some kind of connection between each other. I believe that my works are able to communicate...

【專題報導】高雄文史寺廟系列報導─楠梓天后宮

(圖片出處) 楠梓區位於高雄市較為北端的位置,鄰近橋頭區、左營區、仁武區。楠梓區一直以來大多以工商業為主,過去有高雄煉油總廠,以及楠梓加工出口區,因此帶動了經濟以及人口快速增長。楠梓區也是高雄設立最多大學的區域,在大量的人口成長之下,使得楠梓區發展了新興商圈。 說到台灣最獨特的風景絕對是廟宇建築,在楠梓區有一座歷史相當悠久的廟宇,據傳其歷史可以追溯到乾隆年間,可說是相當古老的一座廟宇,那就是楠梓天后宮。 ▲楠梓天后宮位於大馬路三叉路口 楠梓天后宮舊稱楠和宮,而楠梓的台語稱作「楠仔坑」,天后宮位於楠仔坑街上,這條街是清朝從府城(台南)通往鳳山縣城(左營)路上的重要街市,因此廟宇形成地方信仰中心,也是台灣各地傳統聚落普遍的現象,而楠梓天后宮見證了楠梓區的歷史開墾,更是凝聚楠梓人民的重要聚集中心,格外具有歷史意義,加上傳統的工藝特色,在2007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   建築特色與格局   ▲楠梓天后宮平面圖(圖片出處) ▲正殿及正殿裡匾額 ▲天公爐 楠梓天后宮因道路拓寬的關係,廟宇緊鄰道路,因此沒有前埕。過去的前埕據說約是現在廟前28公尺寬道路的一半左右,而且要進廟還要踏兩階階梯,但因為道路必須而拆除實在可惜。而建築本身由「雙連山牆」(三川殿『註1』、正殿)主建物,帶左、右護龍(水形馬背)加後殿之兩進式格局(各棟獨立)構成廟宇空間場域、信仰中心,殘留有清代(19世紀)普遍地方廟宇特色之建物群。   註1 包括前殿、正殿及後殿。其中,有狹長如街屋者,如台南祀典武廟;或正殿獨立在中,呈「回」字形平面者,這是大型寺廟或孔廟才有的格局,如台北萬華龍山寺、台北保安宮。   祭祀信仰 前殿主祀天上聖母(媽祖),陪祀有註生娘娘、福德正神、中壇元帥、五營、虎爺。三川殿供奉千里眼及順風耳將軍,左護龍供奉太歲星君。後殿主祀釋迦佛祖、觀世音菩薩、彌勒菩薩、至聖先師孔子、「積慶衍澤公」及其夫人神位、宣講師及十八羅漢尊者。   媽祖的信仰在台灣已有多年歷史,也是大多數台灣人所信仰的神明之一,在台灣媽祖廟的數量也不在少數,據內政部「臺灣地區宗教團體普查報告」大約有1300間媽祖廟。政府登錄的無形文化資產也有許多是關於媽祖的活動,例如白沙屯媽祖進香、大甲媽祖繞境進香,這些都是台灣獨特的民俗活動,可見媽祖的信仰對於台灣真的非常重要。   天后宮的裝飾 楠梓天后宮即使經歷了兩百多年的歷史,依舊保存得非常好,而且格局是非常完整的一座廟宇。廟宇有許多「交趾陶、彩繪、木雕、石雕」等等的裝飾品,不僅是裝飾用,木雕、石雕都有具備實用的功能,這也是為什麼楠梓天后宮會被指定為市定古蹟的其中一個原因。 ▲廟宇屋脊裝飾 ▲牆上交趾陶裝飾 在廟宇中還有許多氣勢磅礡的裝飾,像是名家作品、彩繪、書法,儼然就是一棟博物館,建議大家前往參拜時可以放慢腳步,仔細看看廟宇內部的彩繪、屋脊上的交趾陶和週邊裝飾,細細品味這座歷史悠久的古蹟吧! 有興趣也可以先到他們的官網看看更多精彩的介紹喔!楠梓天后宮官網 幫各位附上一個很不錯的網站,如果想要更了解古蹟知識,小編不藏私的跟大家分享這個好用的網站古蹟小知識網,出發前可以小小做點功課,去看實際建物的時候會更有感覺喔!   楠梓天后宮小傳說 (一)據說楠梓天后宮的媽祖神像與臺南大天后宮、北港朝天宮的媽祖是用同一塊香木所雕成,故三尊媽祖彼此有「姊妹神」之稱。 (二)又據說在臺灣日治時期大正年間(1920年左右),楠梓天后宮大媽在前往臺南大天后宮途中,施法收伏在二層行聚落(今臺南仁德二行里)一帶作亂的「雄雞精」,因而使當地居民感念不已。至今二層行清王宮每年在主神三府千歲聖誕時(農曆九月廿六日),都會朝楠梓天后宮的方向設香壇遙祭。   香火鼎盛的背後不可忽視的商機與危機 拜拜到底有多少的商機?這些產值恐怕是沒有接觸過相關產業所能夠想像的。廟宇對台灣人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場所,以往沒有那麼多娛樂的消遣時,就是到廟宇來聊聊天、下棋、練武術。隨著時間的改變,世代在更迭,轉變為出現較多娛樂的時代,廟宇的功能漸漸萎縮和轉型。但廟宇的祭祀仍存在大多數人的心中,擁有一定的社會功能與價值。為了延續廟宇的價值,轉型也是其中的一條道路,因此許多廟宇紛紛推出文創產品、春聯、周邊商品等等來做販售,除此之外還有每年繞境、進香衍伸出來的商機。   台灣人非常愛拜拜,每年燒紙錢花掉約130億元,普渡的商機更是突破200億元,這些數值都非常令人震驚,更是不可忽視的一個經濟環節。每年大甲鎮瀾宮媽祖繞境,沿途的辦桌每天就有將近1億被吃進肚子。根據Lifelab調查,如果以平均每人消費約2,000元算,每年大約有120萬人參與,經濟規模就超過18億元,不計算香油錢,每日食衣住行消費規模超過2億元。信徒捐贈金牌約1,500面,粗估整體經濟產值超過40億元。當信眾有錢時就會想要捐錢,蓋廟或者修繕,當信眾沒錢時,也會花個一百元買金紙,然後祈求發財金,這也是廟宇帶給人們正向作用的影響,當自身狀況好或不好時都會想要到廟宇尋求一個心靈慰藉。 隨著環保議題的提倡,空氣汙染的問題產生,燒金紙拜拜的數量也漸漸在減少,從三炷香變成一炷香,但改變不了的是傳統的習慣。2014年自由時報有篇報導,有宮廟開始實施「禁香令」,而大廟宣布不跟進,理由是少了香火對神明就是大不敬。這理由聽起來很合理,畢竟燒香的習慣是好幾百年流傳下來的,立刻禁止除了傳統習慣的衝擊,對製香或是金紙的業者也是一大困擾,然而會需要禁止香火就是因為「環保、空汙」。   在台灣傳統信仰下,改變不了的是幾百年的習慣,改變的是現代新思維。金紙也漸漸推出許多環保的款式,焚燒不造成污染,或是有過濾系統的金爐,這都是因應現在法令而產生的。現在的祭拜習慣很難被改變,大多數人還是會覺得沒有燒香、燒金紙就是怪怪的。先不論香火、金紙是否能像「天線」一樣傳遞給神明,不可改變的是,這樣的行為模式和祭祀信念,都深深在人們的心中。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至少帶給大多數人都是正向的影響,這或許才是信仰最大的目的。 南藝網編輯evelyn整理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