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提蘭特亞 Sitnalta

0
659

藝術家: 盧明德 , 周信宏 , 曾琬婷 , 黃凱鴻 , 黃筱茜 , 戴吉賢 , 鍾富丞

2014.09.28 – 2014.11.02

在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對話錄》中首次出現亞特蘭提斯後,尋找史前文明成了千百年來的研究傳承。它真的存在嗎?還是只是柏拉圖所刻畫的理想國,一種想望、一種理念、一種象徵?亦或是一種逝去的美好,無聲的嘆息?

歷史沒有在文字間留下痕跡,只留下了無限的想像。而在藝術家盧明德領軍下,一群擁有不同背景的藝術家的集合中,逝去的神話有了新的解讀,解讀的聯集讓亞特蘭提斯被顛覆,斯提蘭特亞誕生。

盧明德承續近幾年來的畫風,以一種文化擬態的方式來製造斯提蘭特亞的物種起源,不是物競天擇,不管去氧核糖核酸,而是一種順著直覺的發展,發生於畫布上的生源學說—一切生物來自於生物,一切生物創造生物。
曾琬婷以押花和古籍為素材,在片段和扭曲的傳說中,拼湊出消失文明的斷簡殘編,將特洛亞諾古抄本複刻為詩歌,悠遠傳唱,在自然與文明的互動中,展現一種生態守護的想像。

周信宏在自然界的遷徙中,觀察到生物個體若即若離的動態平衡,對照人類歷史上遷徙,卻是在複雜的起因中,生成衝突與掠奪的果。當我們自詡為萬物之靈,又該如何解釋人類心智與非人生物行為的差異?

戴吉賢的作品是詩意的迷航,像浮著又像飄著的飛船,航行在一幕又一幕超現實的場景中。在象徵的符碼裡,在魔幻的敘事中,娓娓訴說那一個既古老又現代、既虛擬又寫實的故事。

以藝陣做為主要創作對象的鍾富丞,將宗教從天上拉到人間,解構傳統符號的意涵,去除陣頭武器的功能性,重新定義座標原點,賦予其屬於當代的定義與象徵,讓作品在空間中放射出屬於自己的場域定義。

理工科的黃筱茜多以學術文本做為靈感來源,常以微生物進行創作來呼應科學研究成果,表現其獨特的科技藝術。本次以微生物的視野重新解讀《對話錄》,在潮間帶探尋大西洲的線索,詮釋不同尺度可能。

黃凱鴻本著「服裝是皮膚的延伸」的概念,結合服裝設計與特效化妝的技巧,利用鱗甲與魚鰭等特徵,流線形的曲線,以及軟、滑、流動等質感,具體呈現自己對海洋中神秘人種的想像,呼應對傳說的解讀。

斯提蘭特亞中的作品看似大有逕庭,卻有著相似的解碼方式,亦即藝術家們皆站在一個距離以外,用觀者的方式來談論這一個異次元的維度。無論投影或鏡射,都給了斯提蘭特亞一部份的靈魂,終而熔煉新生。

 

  • 時間:2014/09/28 – 2014/11/02
    地點:弔詭畫廊-高雄市鹽埕區五福四路184號
    費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