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C
New York
星期六, 24 7 月, 2021
spot_img

Latest Posts

未藝術2016:餅乾盒展覽 I Send You This Short Note.黃華真x黃品玲

餅乾盒展覽 I Send You This Short Note. 黃華真x黃品玲

Citytalk城市通 餅乾盒展 未藝術
開幕茶會 | 2016.02.06 PM3:00

關於展覽 About Exhibition|黃華真
2013年踏上旅途之前收到P從巴黎寄來的小包裹。普通信封的大小,稍微鼓一些。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七張不同尺寸的迷你畫布:比她留的信紙還小、比0號還小,簡直像餅乾一般,能夠收在口袋裡的尺寸。於是它們成為這個系列的起始。我找了一個漂亮的餅乾盒把它們收集起來(倒是很快就滿了),一邊擴充一邊想像帶著它們在任何時刻任何地方都可以發生的各種展覽樣態。
或者不如說是分享:它可以是有趣地溫情地,有時候又容許帶點寂寞的強迫——而不管是哪一種,大概都能說是最接近做作品的人對「展覽」的原初趨力吧。
除了「可愛」這個不怎麼可愛的形容外,它們於我有一種信物的意義:那麼輕盈,卻滿載一切條件與一個在他鄉的時刻。這種輕盈同時帶來一種很好的平衡,作為一個隨時可以預備好的展覽,或者偶遇之人的禮物,都可以是得體的。深刻不致沈重,有趣不致失禮——這大概也是一種浪漫吧。

藝術家自述 文|黃華真
將在路上受到的祝福帶回家,然後成為別人的祝福,就是旅行的意義。我們時時刻刻經歷着生而為人這件特別的事。每個人身處不同成分卻都在相同結構的關係中,這些關係交織成為了我們及我們的時代。為與世界中所有世代的所有人相遇,我一次又一次將那些欲言又止的時刻輕輕篩落。每個無特徵的五官與背影、嘎然即止的手勢、自然所帶來的震懾都使我們與另一個時刻的自己迫近,於是每個名為「我們」和「這裡」的彼此在此相遇,形成了所有無可取代的體驗;而當中那些相同的結構之下,各自包含著作為纖細骨架的真實與深刻,微微發亮——恰巧便是亙古以來不能或缺的向善(goodness)前進的鑰匙。
於是我試著更多感謝與珍惜生活,更多認識自己與這個世界;與更多人交談,搜集與傳遞更多故事,交換更多意見。無論生在何處我們努力着,在小事上忠心,在真理中站立。最終他們會說,這人一生由天父厚恩對待。
藝術家自述 文|黃品玲
我創作的衝動多來自於想要傳達無法用文字或語言描述的抽象感知與意像。我常覺得自己被困在現實與想像空間,這種狀態使我渴望可以將這樣的場景描繪出來,讓我的兩個維度(現實/想像)可以連接。我的創作是比較依靠直覺與感性的,對我而言,繪畫是ㄧ個最能直接傳遞想法的媒介,透過手與畫筆將感性輸出於畫布上,是個可以直接描繪感受與想像的方法。

作品再現了存在於腦中不可經由語言或文字敘述的感知,此感知對我而言以風景或地景的形式存在。一個「場所」(place)、「空間」(space)對我們來說俱有的意義:除了空間性質的可描述性、可認識性、身處其中的感受等,還包括過往記憶的內容。

這種回憶可能在舊地重遊、或是某些似曾相似的場景中被喚醒,我們因而獲得於相異時空中往返的經驗。當我處於獨處狀態時,當對外的聯繫關閉後,進入了深沈的思考維度,我所稱之為:心靈結構,一個得以安頓潛意識的空間,這樣的空間意向朝著兩個方向運動:它在我裡面以及我在它裡面。在我的作品中,我屏除場景之外的線索,排除過多的象徵與指涉,例如人物、建築、物件等等⋯⋯把場景獨立出來,所形成的畫面通常呈現著一種孤寂的氛圍,呈現出在思考上人是絕對的孤獨這個現象。

在繪畫時回想起某個景色,我回想起的並不全然是視覺本身,其實,對我而言最能操控畫面的其實是當下面對風景的感受、氣氛、濕度、溫度。我把風景作為可以承載想像的場景,並在其中設法標的自己/安置(place)自己。

圖文來源:餅乾盒展覽 開幕茶會 I Send You This Short Note. 黃華真x黃品玲

Latest Posts

spot_imgspot_img

Don't Miss

Stay in touch

To be updated with all the latest news, offers and special announc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