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而不茫,靠觸覺展現繪畫熱情的盲人畫師John Bramblit

如果畫家失去了視覺,他的創作生涯大概可以馬上宣告結束,然而盲人John Bramblitt卻是在失去視力之後,才開始了他的創作生涯。

John Bramblitt 在 2001 年時,因為癲癇而失去了視力,成為功能性視障,只能分辨光線的明暗。僅管如此,他卻創造出一種特殊的作畫方式,使用質地較為粗糙的顏料作畫,透過觸摸的方式,感受線條在帆布上的位置。而後,隨著時間與經驗的累積,Bramblitt 又慢慢開發出更多不同的技巧,幫助他更精準的確認圖像的輪廓。

在 Bramblitt 的每幅作品,天空中的雲彩、森林中交錯的樹木層次、海水的波光粼粼等景物,可以看得見鮮艷大膽而又豐富熱情的用色風格,就好像他真的能夠看見一樣。其實在 Bramblitt 的工作室中,每罐顏料上都附有點字,然後就像大家煮菜時,會依照食譜混合各種比例的材料一樣,Bramblitt 也會依賴不同的混合比例,混出他所需要的顏色。當然,不同顏色的顏料在 Bramblitt 的手中,也有著完全不同的質地,因此 Bramblitt 能夠利用手指的觸感,控制混合的比例和顏色的深淺,達到他所想要的效果。

john_bramblitt_2.jpg?itok=0c8P5nXp
john_bramblitt_3.jpg?itok=WuRhKOvr
john_bramblitt_4.jpg?itok=9KzU7N4C
john_bramblitt_5.jpg?itok=jBrtrluu
john_bramblitt_6.jpg?itok=gHZQkDJU
john_bramblitt_7.jpg?itok=yqYJCENQ
john_bramblitt_8.jpg?itok=BmhRPVuV
john_bramblitt_9.jpg?itok=1HUBXDfC
john_bramblitt_10.jpg?itok=dBGqnAgA
在 Bramblitt 的首次個展上,他並沒有告訴大家他的視力問題,這並不是因為他羞於啟齒,而是不希望他的視力問題,影響大家對他作品的觀感。如果沒有先告訴大家 Bramblitt 是個盲人,大家應該也無法想像,這一幅幅畫作是出自於盲人之手吧!

 

《資料來源:大人物

藝文伯
藝文伯身兼胖編,南藝網關心您~

〈柬埔寨好好拆〉紀錄片暨映後座談

“這是關於後共產主義國家中權力失衡的慘痛故事。—IDFA”2007年柬埔寨政府決定填湖造鎮,將新生地租給企業建設豪宅與商城,造成數百個家庭頓時流離失所。小蝦米敵不過大鯨魚,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園被怪手摧毀,棲身之處夷為平地,卻得不到分毫補償。本片揭露了社會的不公不義,少數人享受政治與經濟的權力遊戲,無情地掠食貧窮不及備載、人權不斷被踐踏的市井小民。抗議的人們則不斷遭鎮壓、放逐或囚禁,卻也在抗爭過程中顯露出他們對正義的渴望以及無法撼動的勇氣,宛如近年來都更亂象的柬埔寨版。   影片簡介: 《柬埔寨好好拆 Even A Bird Needs A Nest》 克里斯汀.強索、文生.楚堤Christine CHANSOU & Vincent TRINTIGNANT 2012|法國、柬埔寨France & Cambodia|紀錄片Documentary|Color|DigiBeta|70 min 2012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影展 2013法國女性影展最佳紀錄片 2013荷蘭電影影響力影展   【影片】《柬埔寨好好拆》紀錄片暨映後座談【時間】2014年7月15日(二)19:30 – 21:30【地點】HO覓藝文實驗研究所(2F)

斯洛維尼亞的吉他狂想

活動展演者 (斯洛維尼亞) 米赫爾胡斯特Mihael Hrustelj 活動時間 2019/03/16 17:00 ~ 2019/03/16 18:00 詳細日期時間 活動場地 無場地資訊 場地地址 高雄市鳳山區017鄰光遠路161號 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戶外舞台 聯絡電話 07-7430011 票價 不售票 參與單位 主辦︰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簡介 米赫爾胡斯特Mihael Hrustelj吉他獨奏會 週末假日的午後時分,讓暖暖微風、夕陽餘暉、伴您在美學建築的藝術園區共享一場美好的藝文盛宴,邀請您攜好友、伴家人 親子同行,共度悠閒的樂活時光。 演出地點:大東藝術文化中心園區戶外舞台 (高雄市鳳山區光遠路161號,橘線大東站2號出口)

台劇復興!專訪電視劇《做工的人》、電影《聽說》導演鄭芬芬:「戲劇帶來的療癒是最吸引我的事。」

「如果做夢會過得比較快活,多做點夢又何妨?」2020 年母親節,由大慕影藝、凱擘影藝、台灣大哥大及華研國際音樂聯合出品的《做工的人》開播,觀眾也開始跟著主角「噗嚨共三人組」經歷了一場包裹了糖衣的發財夢。 《做工的人》改編自作家林立青的同名暢銷書,是導演鄭芬芬睽違七年之後,再度執導的台劇,在短短六集的篇幅中,她打破了主流與非主流、國語和台語、還有對社會階級的刻板印象,不但在 IMDb 獲得 8.4 高分評價,更為近年來的「台劇復興」再創新局。 有一種療癒叫「戲劇」 2009 年以電影《聽說》在台灣打開知名度,2018 年以《快把我哥帶走》在中國創下了 3.7 億人民幣票房;鄭芬芬不是個多產的導演,但她的作品題材多元、敘事巧妙、情感刻劃細膩,總是能帶給觀眾特別的體驗。 儘管已躋身億萬導演之列,鄭芬芬仍不改低調個性。從小喜歡看故事書、漫畫、電視、電影的她,是政大廣電系的第一屆畢業生,當時台灣電影正處於低谷,想朝影視界發展的鄭芬芬畢業後選擇先到製作公司拍攝廣告片,接著跳槽廣告公司擔任創意總監,雖然收入還不錯,卻覺得心裡空空的,唯一的慰藉就是埋首書寫故事。直到 2004 年,鄭芬芬受邀擔任公視單元劇《手機有鬼》的編導,一舉拿下金鐘獎「戲劇類編劇獎」,在電視界闖出知名度後,她才正式脫離了廣告圈。 2007 年,鄭芬芬憑藉著《沉睡的青春》獲得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佳作,終於爭取到執導第一部劇情長片的機會。《沉睡的青春》從一對小情侶的故事展開,慢慢揭曉藏在清純愛戀之下,關於青春早夭、死黨情誼的秘密,電影在平溪、菁桐車站和樂生療養樂等地取景,影像風格獨特、敘事步調徐緩清淡,作為一個新銳導演,鄭芬芬展現在這部電影處女作上的編導功力是有目共睹的。《沉睡的青春》先後入選韓國富川奇幻影展、香港亞洲電影節、法國杜維爾亞洲影展,並獲得了新加坡亞洲新人影展最佳劇本獎。 其後,鄭芬芬重新回歸電視,繼續打磨自己。「戲劇帶來的療癒,是最吸引我的一件事。」在鄭芬芬心中,一齣戲等於一段人生,每個人會看到的面向都不同,觀眾不管是因為經歷過類似的人生經驗而被觸動,或是從旁觀者的角度領會他人的人生,都是一段愉悅且充滿收穫的旅程,這也是著迷於戲劇,至今從未倦膩的原因。   讀別人的故事 找自己的靈感 鄭芬芬通常自己寫劇本,2009 年國片賣座冠軍《聽說》,是她的第二部劇情長片,這部與當年聽障奧運會結合的電影,構想來自報紙上刊載的一篇讀者投書,投書者用文字描述自己愛上一位聽障朋友的心情,「我當下就被感動了,靈感馬上湧現出來。」大學輔修心理系的鄭芬芬笑說自己喜歡看報紙,聽別人說自己的故事,更喜歡觀察人,只要有某一段情節、或是心情觸動到她,就會忍不住想發展成一個完整的故事。鄭芬芬寫劇本,有時候從一個角色開始,有時候也會單純從某種幽微的情緒出發,只要有了想說的情緒,她就會用盡全力去豐富這個故事。 近年來,台灣觀眾對於社會寫實題材的影視作品接受度越來越高,但這類的劇本其實很難寫,編劇本身除了要有豐富的閱歷、敏銳的社會觀察能力之外,更需要紮實的田野調查、及議題整合能力,才能舖排出豐厚且具說服力的故事背景,寫出深刻動人的劇情。 鄭芬芬的每一部劇本都經過長時間的田野調查,決定改編《做工的人》這本散文集後,她足足花了兩年時間走訪工地,為了完全進入工人的世界,還拜託林立青帶她去認識工人,從蓋房子的過程、不同工種的技術細節、到工人的文化、互動與溝通、還有他們看待自己及世界的方式,鄭芬芬都想知道。 透過這樣的觀察和親身感受,鄭芬芬在劇本中重新塑造了許多原著中沒有的角色,「《做工的人》要講的不只是工人,而是一種小人物的精神,我只是透過工人將這樣的精神展現出來。」而且從一開始,鄭芬芬就決定以喜劇的方式帶著觀眾進入工人的世界,不做尖銳的階級控訴,「觀眾要先認識他們、理解他們,才會在意他們的權益。」 鄭芬芬會透過考究的田野調查,把自己喜歡、受感動的故事寫成劇本 (圖片提供/鄭芬芬) 《做工的人》笑中帶淚,從喜歡、理解到認同 在《做工的人》當中,不管是想發財想瘋了的哥哥阿祈、鬱鬱寡歡的弟弟阿欽、或是整天嘻皮笑臉苦中作樂的怪手司機阿全,鄭芬芬塑造出的角色飽滿立體,各有各的可愛和可恨之處,看似荒誕的劇情裡藏的全是扎心的現實,讓觀眾笑著笑著就哭了。 《做工的人》播出之後,鄭芬芬意外發現,身邊其實就有許多工人的子女,他們因為這部影集,而主動與她分享自己的故事。「其實工人子女真的很多,但他們沒有習慣去說父執輩的工作內容,也許是覺得別人沒興趣知道,所以從未主動提及。」但《做工的人》做出了口碑與收視之後,大家開始注意到這沉默的一群人,工人的子女也願意主動開口談論,並進一步關心自己的父執輩,「這真的是做一齣劇最棒的地方了!」鄭芬芬笑說。 《做工的人》是台灣首部在大型工地實景拍攝的電視劇集 (圖片提供/大慕影藝) 噗嚨共三人組在工地偷養鱷魚,鄭芬芬魔幻生猛地呈現出工人的發財夢 (圖片提供/大慕影藝) 編導換位思考 作品充滿創意生活感 愛看書、電影,也喜歡跟朋友出門吃美食、旅遊,鄭芬芬其實是低度社群媒體使用者,除非是為了田調蒐集資料,她不會讓自己成天掛在網路上。幾年前中國的機會找上門,向來不給自己設限的鄭芬芬到了當地,原以為很快就有戲拍,沒想到因為種種磨合,十年都沒有產出。在這段段長長的低潮中,鄭芬芬依然靠著寫故事調劑、療癒自己。「雖然完成後又會遇到同樣的挫折輪迴,」她無奈地說,「但可能因為我太愛這份工作了,也知道自己只有做這件事情才快樂,所以就一直堅持下來了。」 至於編劇與導演在角色上的分野,鄭芬芬並不視之為衝突,認為比較像是角色的換位思考。她會在過程中隨時切換,並再三地詢問與提醒自己,有沒有被編劇的文字限制了想像?或是在完成劇本後,站在導演的角度思考,同一段文字有沒有另一種更好的詮釋方式? 靠著換位思考的彈性,鄭芬芬的作品裡是沒有「老哏」這種東西的;一來她不喜歡做別人做過的東西,二來是她總是在挑戰,要將故事說得跟別人不一樣,「我常常花很多時間看同樣題材的影片,確認是不是有雷同的部分。」只要發現有類似之處,鄭芬芬一定會修改,「培養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想法很重要。」她正色說,急於成功或佔據某個位置,對創作是沒有幫助的。 未來,鄭芬芬還想嘗試科幻片、藝術片,挑戰更多複雜的議題,並且更深刻去探討人性,嘗試多元影像創作的模式,《做工的人》為台劇開拓出一片新視野之後,鄭芬芬的創作之路還很長,不知下一次,她還會去過誰的人生? 透過換位思考,鄭芬芬在導演與編劇的角色中找到平衡。(圖片提供/鄭芬芬) ------本文經授權引用自友站 臺北文創 — 天空創意節 ------ 

神奇的香料筆「CinniBird」讓你也能在餐點上作畫

咖啡拉花很難?西餐盤飾很難?小編告訴各位…事實上真的很難!(笑) 不過設計源自於人性,總是會有設計師幫大家想到讓事情變簡單的方法,雖然沒有辦法跟苦練多年的專業師傅相比,不過相對基本的花樣或許可以靠它來幫上大忙。前陣子設計師Balazs Oltvai在知名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上推出「CinniBird」募資專案,這支神奇的香料筆受到許多媒體的關注,許多網友的分享,雖然有點可惜的是專案已經結束,不過知道好設計永遠不嫌晚,或許多加注意它的消息,在未來還是有機會把它給帶回家。     正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CinniBird所扮演的角色就有如專業的噴槍一樣,可以提供流暢的且穩定的供給,讓使用者可以輕鬆的在食物與餐盤上作畫。能有如此神奇的功力,是因為設計師把小巧的電子機構放進了香料筆裡頭,按下開關就可以控制開口的大小,藉此控制份末流下的速度。 不管是肉桂粉、可可粉、紅甜菜粉、胡椒粉、辣椒粉、巴西利粉都可以放進香料筆裡頭,原則上只要顆粒夠細的乾燥粉末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產生。因此咖啡、甜點、鹹塔、濃湯…等等料理都可以靠香料筆來點綴。 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香料筆所扮演的角色是一支好用的工具,想要創作看起來美麗又美味的盤飾,還是得考驗使用者的基本畫功。因此香料筆的定位應該是讓專家創作更輕鬆,讓初學者的失敗機率變得更低的好畫筆。如果還想了解更多關於CinniBird香料筆的相關資訊,可以在<這裡>找到,希望募資結束後能趕緊量產上市,小編也很想親自拿來把玩看看啊~   《資料來源:大人物》

【高美館】合而不流:FLUXUS五十周年紀念特展

合而不流:FLUXUS五十周年紀念特展 ■ 沒有FLUXUS,當代藝術將全然改觀 FLUXUS是1960年代盛行在歐美的前衛藝術運動。FLUXUS 之於當代藝術的重要性,正如羅柏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所述,如果沒有FLUXUS,也許就不會出現觀念藝術(Conceptual art)、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或身體藝術(body art),而極限藝術(Minimal art)及普普藝術(Pop)可能因此產生本質上的改變。FLUXUS雖然是藝術史上最重要的藝術運動之一,卻非常難以定義。因為FLUXUS是一個集合名詞,承襲了戰爭及戰後顛覆藝術、反對權威等「ANTI--ART」觀念,但卻並非止步於此,而是在堅決的反對之後,提出了另一種對於藝術的解答。 FLUXUS發起人喬治.馬修那斯在一篇宣言式的文章〈在音樂戲劇詩歌與藝術中的新達達〉(Neo-Dada in Music, Theater, Poetry, Art)中提到了許多影響當代藝術至深的概念,綜合分析可歸納:一為打破藝術的界線,反對精緻藝術中傳統的藝術分類,並認為各種門類藝術之間的界線正在逐漸模糊,這個概念不但擴大了藝術的領域更可謂開啟了當代多媒體藝術之濫觴。二為質疑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相對關係,這種打破主被動關係的概念,為許多當代行為藝術或偶發藝術者所發揚光大。三為將藝術與生活的界限模糊化,認為生命的一切就是藝術。在此大理念下容納藝術的各種可能性,包含音樂、語言、環境、社會等議題,擴大了藝術的定義。■ 凡事皆藝術,藝術即生活 FLUXUS源於拉丁文,意為流動之流。FLUXUS作為當代藝術運動之名則源於立陶宛籍的美國藝術家馬修納斯於1961年在他的紐約AG畫廊組織的一系列音樂會,以及他出版名為《FLUXUS》的藝術雜誌計畫。1962年馬修納斯在德國的威斯巴登為了籌措雜誌出版基金而辦了一場音樂會,在「凡事皆藝術,藝術即生活」(Everything is art and art is life)的理念號召下,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詩人、音樂家、建築是甚至科學家。紐約的出版計畫雖然並未按時實施,從此後各種以FLUXUS為名的藝術創作、行為,或事件在世界各地蔓延開來。FLUXUS藝術家主張生活中的各種聲響可以是音樂、一個由藝術家設計美金5元的盒子可以是藝術、一張擺滿吃過餐具的木板可以是作品。馬修納斯曾說:「反藝術就是回到生活、回歸自然,就是全心關注與體會具體的現實。下雨是反藝術、人聲嘈雜是反藝術、打噴嚏是反藝術、蝴蝶打架是反藝術…,所有如此的事何嘗會不美麗?何嘗不能當作藝術欣賞?一個人若能像感受和欣賞藝術那般地去感受到周遭的現實,那麼藝術沒有必要再存在,藝術家沒有必要再存在。」FLUXUS把藝術從美術館帶回了家裡、帶回了街上、帶回了人類腦子的皺褶裡。當藝術與生活之間的界線不再存在,生活的本身取代了藝術;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藝術便無所不在亦無所不是。FLUXUS可謂將藝術的範疇擴大到前所未達的限度。 ■ 亞洲首次最完整呈現 本次展覽可謂亞洲首次最完整呈現FLUXUS運動的特展,本館與義大利收藏當代藝術知名之「帕利收藏」(The Palli Collection)合作展出逾300組件的展品,其中包含 FLUXUS運動重要人物如喬治.馬修納斯、白南準、小野洋子、約翰.凱吉、喬瑟夫.波伊斯、喬治.布雷希特……等等超過50位FLUXUS藝術家的作品、相關出版品、照片檔案、表演紀錄文件、音樂錄音等反映FLUXUS運動本質的展品,涵蓋多樣的FLUXUS藝術表現。此外,為讓觀眾能藉由觀展更深入體會當時的FLUXUS運動,本次亦將展出義大利知名攝影家法布里奇歐‧加爾蓋提(Fabrizio...

當bulao遇見社計實踐 – 臺荷青銀設計共創分享會

【當BULAO遇見社計實踐】臺荷青銀設計共創分享會 Taiwan-Netherland NIEUW/OUD Social Design Talk NIEUW/OUD 新與舊的荷蘭文 當銀髮長者遇見青年創意工作者 從荷蘭Eindhoven到臺中,橫跨兩個城市9,500公里 社會設計、代間共創的花火撞擊,各有不同的精彩 荷蘭奶奶從自身面對手足生命終結的歷程出發 結合具有平面設計專業的青年工作者 共創出一本撫慰人心的書籍 台灣阿嬤將傳統常民的碗粿、肉燥料理 用青年人的視角與飲食潮流 轉譯成一道道BULAO好滋味 由不老夢想125號主辦的「當BULAO遇見社計實踐-臺荷青銀設計共創分享會」,以社會設計與青銀共創為題,邀請長期深耕臺中的社會設計團隊—好伴社計,將分享台灣的社會設計及在地行動案例,Bron van Doen社會設計實驗室,將帶來以自行研發的設計思考流程與工具,分享過去三年在荷蘭恩和芬市所推動的NIEUW/OUD青銀設計共創計畫,如何結合在地青年創意工作者與Vitalis Berckelhof銀髮公寓銀齡長者,在產品設計、書籍創作、藝術攝影、料理傳承…等共同創作,營運甫滿一年的不老夢想125號,也將深度分享非營利組織在「銀髮就業」議題的社會實踐歷程,歡迎民眾踴躍報名參加。 ◆ 時間:2018年1月13日(六)下午3:00-5:00 ◆ 地點:不老夢想125號 (臺中市雙十路一段125號) ◆ 主辦單位:不老夢想125號、Bron van Doen ◆ 協辦單位:好伴社計、玖樓 ◆ 活動流程:請來賓2:30前抵達 2:30 開場 2:35 從地方出發的社會設計 / 好伴社計 / 共同創辦人 張珮綺 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