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城尋路》新書發表會

左營舊城是台灣史上少數由「官倡民捐」並動用全台募資而築的石城,無論是建造規模或是興築的歷史,在當時皆為非常獨特難得的案例,然而卻在風光落成的同時,也迎來蕭條沒落的命運。
究竟,什麼原因導致區域發展重心移轉,讓左營新城崛起與舊城沒落?這座號稱台灣第一石城,承載了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舊城尋路:探訪左營舊城,重現近代台灣歷史記憶》一書,橫越古今百餘年,見證不同政權移轉的左營舊城,並隨著城牆的修建與殘跡的出土,揭開隱沒在時光中的近代台灣發展歷史。
高史博邀請所有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歷史充滿好奇的讀者,一同於紙上暢遊這座全台保存最完整的清代城池。

○地點:高雄市左營區蓮潭路400號(左營孔子廟西廡-芒果咖秋)
●時間:106年12月28日(四) 10:30-11:30
○免費入場,歡迎有興趣的各位參加

 

source:舊城尋路》新書發表會

之間的距離‬-田定豐攝影展

◙展覽概念◙ 鼻子,在混雜各種不熟悉的氣味,失去了判斷;耳朵,則已讓潮雜人聲喇叭聲掌握。空氣的分子在濕熱竄動中,沁入了皮膚的毛孔,而雙手緊握的觀景窗,也從所知的理解裏自動繳械。從德里(Delhi),到瓦拉納西(Varanasi)到菩提迦耶( Bodh Gaya),慣性的感官運作,卻隨著靈魂的震動而漸緩。原來,是一幕生命與死亡的距離在眼前的啟示,揭櫫了自身理解的侷限,才明白距離不是科學上的數字。連快門與光圈的公式也與數字無關,真正有關的只有內心的衡量;在生與死,在愛與慾,在動與靜之間。 ◙展覽概述◙ 印度、街道上永遠停不下來的喇叭聲,濕熱的空氣裡充滿香料的色彩和味道,吵雜、衝突,卻也同時是印度教、佛教、回教三大宗教交織發展的靈性之地;田定豐、種子音樂創辦人,在演藝圈這五光十色的塵囂之地,為台灣流行音樂譜下一頁驚奇,前年他選擇隱身進入相機裡幽暗的觀景窗,看著他成長的土地,拍下一幕幕的豐和日麗;回首光鮮背後的不堪過去,一字字道出激勵人心的趨光歲月。藝術家總是在作品中尋找自已,這一次田定豐踏上了印度這靈性之地,這一次的展覽 以三組系列作品交錯探索在「生、死之間」;「靜、囂之間」;「情、慾之間」的距離,不同過往,走出了記錄式、圖文對照的呈現手法,單純以影像呈現他對人的敏銳觀察,用我們不熟悉的人物、場景,呈現他在這一段旅程中、對自我的挖掘與反視,時而調皮、時而沉靜、既直白又隱晦,讓觀者從臆測中感受藝術家和作品之間的距離,量測出你我既熟悉又陌生的田定豐。 ◙策展人◙‪ 談献華,出生於七O年代的雕塑藝術家,台北藝術大學 美術創作碩士。 談献華的藝術作品反映對社會議題的關懷,從學生時代即透過策展行為,以地下美術館的命名對校有官方美術館的進行反動,早期以幽默的表現手法嘲諷政治,到後來結合神佛形象的勞工雕塑。擅長以藝術手段對固化的社會印象進行鬆動。 ◙藝術家◙ 田定豐,出生於台灣台北。是台灣流行樂壇史上最年輕的經營者,也是許多天王天后的幕後重要推手。 2013年成為橫跨音樂、文學、攝影領域的藝術家。 官方網站:http://lancastertien.com/ 文學著作:豐和日麗(愛情與土地的對話)。豐台灣(簡體版)。趨光歲月等書 攝影作品:豐和日麗系列 。如影隨行。說謊系列 。之間的距離印度系列。 版畫作品:鎏金歲月 ◙藝術家簡歷◙ 2012年11月  《豐和日麗/愛情與土地的對話》田定豐個人攝影展台北場          台北華山1914文創園區果酒禮堂 2012年12月  《豐和日麗/愛情與土地的對話》田定豐個人攝影展台中場          台中二十號倉庫藝術村驛空間 2013年01月  《豐和日麗/愛情與土地的對話》田定豐個人攝影展台南場    ...

2017時光之書:活版印刷小誌節(台中場)

2017時光之書:活版印刷小誌節(台中場) 台中.2017.12.2-2018.1.7 佔空間Artqpie(台中市西區中美街135號) 開放時間:週三至週六(15:00-20:00),週日(15:00-18:00),週一週二休 主辦單位:台灣活版印刷文化保存協會、日星鑄字行、活印工坊 協辦單位:佔空間Artqpie 策展人:余素慧 贊助單位:台北市政府文化局 ■台中場展期活動 12/2(六)14:00-16:00開幕茶會暨導覽 12/2(六)16:00-17:00講座:古騰夢溪---活版印刷時空的相遇(洋蔥設計/黃家賢) 12/3(日)14:00-15:00工作坊:小恐龍到台中印活印(諶怡蓉+張臻) 12/23(六)14:30-15:30講座:老派月曆同鄉會-鉛字篇(佔空間/張宗舜) 太初無物,在幽深蔚藍的宇宙裡,雙手碰觸洪荒,漫漫長夜中,碎片散落,創作者撿拾珍愛的寂光片羽,小心翼翼銘印那名為時光篩留下的結晶,在心裡熠熠發光。時光可以是你/妳/祢各自解讀,在別人到不了的地方。 邁入第四年日星鑄字行的自辦展覽「2017時光之書:活版印刷小誌節」,邀請八組創作者,以「時光」為主軸,分別從設計、排版、圖文創作、zine、詩等不同的呈現方式,挑戰傳統活版與現代美學的差異,從數位設計與傳統工序的碰撞與磨合之中,產出了形式各異的活版印刷作品。 由三位排版老師傅、三位年輕學徒排版;與三家活版印刷廠合作印製;活印工坊的學徒實驗使用海德堡印刷機、自動打樣印刷機印製;兩件作品由創作者自行排版、使用圓盤機印製。還有幾件作品考驗著新式設計與傳統排版邏輯之間的衝突與和諧。最終的作品呈現,在2017的秋日時光,活版印刷以嶄新的可能性,呈現在你的眼前。 ■創作者/作品名稱 ◎林欣誼《女孩與蛙》 ◎李翊綺《清晨微光》 ◎張宗舜+陳妮均《老派月曆之必要》 ◎高鵬翔《詩田植字》 ◎葉覓覓+劉宜芬《當指尖把詩點亮……》 ◎諶怡蓉+張臻《小恐龍的秘密任務:活版印刷入門秘笈》 ◎蔡宛璇+阿萌《我想欲踮海內面醒過來/子與母最初的詩》 ◎洋蔥設計(黃家賢+蔡佳倫)《古騰夢溪》     source:日星鑄字行 Ri Xing Type Foundry‎

【台南藝點】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

介紹: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 National Tainan Living Art Center 隸屬文化部,是藝術博物館 ,也是表演藝術劇場 廣南部七縣市生活美學、社區營造、文化藝術展演、文化創意產業及社會教育等。   ◎網站: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FB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中華西路2段34號 ◎電話: 06 298 4990 ◎電郵: tncsec@mail.tncsec.gov.tw ◎營業時間: 周一~日9:00-17:00   【註】 (文章來源: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FB) (圖片來源: 國立臺南生活美學館FB)

東京現代都市叢林設計住宅!以鷹架和塑膠浪板打造的特色家屋

以往在建築工地施工現場看到的鷹架鋼管,拿來當作房屋建築設計的主要外觀結構裝置,會是什麼模樣?日本建築師山田鈴子在日本東京住宅區打造一間由鷹架鋼管、塑膠浪板、木結構建構而成的叢林房屋「Daita2019」,從外部看彷彿被層層縱橫交錯的鋼管和木梁包圍,充滿現代工業風住宅的率性裸露感,設計師將其提出的設計理念刊登上網路平台,卻意外引起網友的廣泛討論。 多數人的反應大多對於這麼「露骨」的建築樣貌不能接受,甚至會以傳統房屋建築學的空間構造設計標準來嚴格審視,他們認為這些人工搭建出來的鋼管結構,是一種視覺美學的缺陷、像極了實境的建築工地。但也有人表態欣賞該建築具備重組實驗性質的趣味性。面對眾人源自於本我性格的意見,山田鈴子表示虛心接受,但也針對其設計理念做進一步補充說明。 談及這幢叢林房屋的設計靈感,山田鈴子表示在一次前往中非東部的盧安達共和國旅程經驗當中,她看到了大猩猩家族在自然棲息地的茂密叢林裡以手腦搭建的家屋,為了每天在廣闊的森林中自由生活,猩猩們為自己打造臨時卻又舒適的庇護所,少了牆壁與屋頂的遮蔽,卻依然能在崎嶇地形上保持穩固的平衡狀態。 崇尚與自然共處的猩猩家屋,在森林樹木與草叢、藤蔓纏繞在一起的面貌,讓山田鈴子感到印象深刻,這也觸發她去思考:「難道房屋就該是原本的面貌,如果在東京住宅區出現這樣一幢房子,會是什麼樣的景象?」於是她使用鷹架鋼管當作房屋的主體結構,再結合自然植物花卉做出與室內空間連結的戶外花園造景,用來作為房屋被叢林包覆的概念延伸,有著以建材剛性結構包覆居家生活柔軟的象徵意味。 原本由家屋延伸的建築空間設計,理當也要符合實際居住的日常生活需求。山田鈴子將整幢叢林房屋所使用的鷹架結構,以組合的方式讓鋼管與格局配置相搭配,平時能依據日常生活的需求輕鬆拆卸組裝調整。符合多功能用途的鷹架結構,除了用來當作支撐行動的扶手或者曬晾衣物的吊架,也適合作為自宅栽種的植物或果樹,生長攀爬的外力支撐。設計規劃中亦在鷹架內設置方便行走的樓梯設置,修剪不同高度枝葉因此也變得輕鬆許多。 除了引人注目的房屋外觀,山田鈴子也將屋外叢林包圍的概念延伸進室內設計。她利用鋼管和松木梁柱作為基礎構建的立柱與橫梁,並以此裸露、縱橫交錯的結構樣態,做出明顯的空間區隔性。 由內而外,善用裝置結構的多功能,不需要牆壁,也能創造出不同樓層和獨特空間的多元性使用。原本屋主用來作為影像剪輯工作室的空間,在疫情期間歷經巧手改造成家庭共享辦公室,在屋內活動,亦能同時保有對外的開放性和隱私性需求,多扇門窗組合的設計,提升了陽光的進屋量,而能夠輕鬆上下樓、由屋內走向室外的動線規劃,更為平凡的日子營造出自由移動的豐富生活景象。設計師透過對於叢林房屋的建構與想像,為繁忙的城市創造一處得以隔絕紛擾的放鬆角落。 原文出處:https://www.wowlavie.com/Article/AE2001454?utm_source=facebook_lavie&utm_medium=referral&fbclid=IwAR0gO5dX9I3rgPPVOt9X7VSw1bKmRtPXTfodmqUnV1ah-7feqepv-4CEr6c

2017iedt國際編輯人聚會在台南-編輯大未來年會講者分享

2017IEDT - 國際編輯人聚會在台南 12/16 - 編輯人年會/刊物市集/團隊短講/刊物辦桌 12/17 - 編輯人年會 外場市集免費 內場年會售票 凡購票者皆可憑票參加刊物辦桌 (無購票者可在市集現場購買辦桌票) (歡迎大家集資合買全場票,核票時認票不認人) 購票請進 市集招募 招募手冊 「你的未來,在你的手上!不要弄丟了。」 這次我們是IEDT 「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即使跌倒了,姿勢也很豪邁。」-九把刀 IEDT全名「International Editor Day Tainan」,是一場不自量力的挑戰,如同許多沒有資源沒有錢只有滿腔熱血以及剝開這世界無比衝動的團隊夥伴一樣,我們悶著頭嘗試許多我們認為該做的事情,即使在這商業市場上沒有大眾的認同。 IEDT原生於EDT,而EDT原生於WuTalk!台南在地誌,在製刊的過程中,我們看見了無奈的現在,我們意識到資訊被壟斷,意識到許多編輯青年的熱血無法暢流。 我們也體會到,編輯人的孤寒! 而我們在這麼孤寒的現在,我們的選擇是嘗試帶著大家看見未來;國際是我們拿來說嘴的言語 ,但我們也希望這說嘴說一說說成了現實。 所以在這次的跨出一步之中,與其一小步一小步的前進,終究我們還是選擇了豪邁的踏出 這不知道會不會踩空的一大步。 #年會講者介紹 ☆編輯線☆ ▍何榮幸-財團法人報導者文化基金會創辦人、執行長、報導者總編輯。 ▍黃威融-小日子編輯顧問、曾任《Shopping Design》雙月刊總編輯、《數位時代》編輯顧問 ☆設計線☆ ▍彭星凱-學學文創講師,《小日子》特約美術、空白地區工作室負責人 ▍簡國庭-justfont 金萱字體設計師、TEDxDaanPark 2017 年會講者 ☆發行線☆ ▍陳夏民-逗點文創結社創辦人暨總編輯、讀字書店創辦人 ▍賴可謙-佔空間本冊共同創辦人,咱誌Let’s Zine建築書系編輯 (原定張宗舜講者因為12/17臨時有行程,所以講者更替為其共同創辦人賴可謙) ☆國際線☆ ▍廖芸婕-跨國自由報導工作者、《獨行在邊境》作者 ▍姚銘偉-《薰風》發行人、書店喫茶一二三亭創辦人 ▶活動時間:2017.12.16(六)~2017.12.17 ▶活動地點:台南市百達文教中心   source:IEDT 國際編輯人聚會在台南

執事牌的字體為什麼是扁的呢?

by Winston posted on 2015/06/15 姚伯勳製作的執事牌。圖|姚伯勳提供 「執事牌」上的字體為什麼是扁扁的呢?字嗨上常常有社員很好奇。有人說是因為在一個很有限的空間內,要扁扁的字才滿、才顯眼;也有人說,是為了要讓字體看起來平靜、有威嚴,所以才會變成這種造型的。但這些說法有太多想當然耳的成分。對文字好奇的人,仍然為此爭辯不休。 今年六月初登載於自由電子報的一則消息,又引起了眾人討論。聯合大學建築系講師姚伯勳先生,為了答謝神明庇佑,自己發願做了一整套執事牌,送給台南的佳里青龍宫,還慎重的請來有名望的資深師傅,為這套執事牌「安金」,安上金箔的意思。看到這則消息,好多人除了讚嘆姚先生的誠意之外,也都說這些字體真是美翻了。同時,「為什麼會扁扁的呢?」又成為討論的主要話題。 或許這樣的問題,還是要請教專業的匠師吧!所以我就特地跑了一趟苗栗,到聯合大學的「木作工坊」,訪問姚伯勳老師,希望可以解決這個懸案。 材質的影響,非常巨大 「你對木頭的瞭解有多少?」 咦?一開頭就被問了這個問題,頓時彷彿瞭解了什麼。看來過去的思考一直都忽略了最基本的材質問題。不過,我對木頭是一竅不通啊。於是,姚伯勳老師拿出鑿子,對著一小塊木材敲了幾下。垂直於木紋敲鑿子的時候,比較吃力,木頭上會有鑿痕,但不至於馬上斷裂;不過,如果與木紋平行的敲,輕易地就裂開了。 木材的纖維方向使然,若垂直於木紋下刀,則不易斷裂。 木材的質地,並不是均質的,而是有方向性的。垂直於木紋的結構比較堅固,與木紋平行的結構比較脆弱。這就是為什麼執事牌的字體要扁平的原因。 慢著為什麼這樣就可以推到結論呢!老師拜託一定要示範啊! 後來老師果然很熱心地取出一塊更完整的木材,切割、整平之後開始在上面描字。對!描字!這並不是書法,這是字體設計啊!。而且在製作執事牌的過程中,姚伯勳老師堅持不用數位方式打稿。數位的曲線,他不喜歡。老方法才有感情。 執事牌字體本質上是一種 lettering 這個字體造型寬扁,豎筆非常粗。而且繪製過程中,非常小心的在筆畫尖端保持圓潤的造型,只有在尾端的勾,可以出現尖銳的構造。 難道這是什麼傳統的習俗嗎?要表現神明的親和嗎?儒家的溫柔敦厚嗎? 「不,這些都是倒果為因的說法。」其實字體樣貌給人的感覺,都是我們的情感投射。字體最初為什麼會長得是一個樣子,往往是因為工具、技術與材質所決定的。如果執事牌字體在某些地方收尖、收細,那麼就可能會斷裂。 如果鉛字時代的「龍明」用於執事牌字體上,因為木材質地的關係, 粉紅色標示處很有可能會斷裂。 木材是很脆弱的,要想辦法讓它不會折斷 老師熟練地用切割機從完整的木材上割出了一個「字」。他指著「字」最主要的豎筆說,「這個厚度才可以確保橫筆不會折斷啊!」 「哇!真沒想到⋯⋯」 原來,我們過去都只有用平面的角度思考,卻忽略了執事牌字體不只有輪廓的問題,還有結構的問題:很多傳統執事牌上的字體都是立體的,而不是平面的。 豎筆粗,為橫筆提供較大支撐力 執事牌上的字,木紋方向是水平的。如果木紋是垂直的,只要輕輕碰一下,就會斷開了。文字的木紋方向水平,垂直的支撐力道才會穩固。而中文字的豎筆量較少而顯眼,正好在立體結構上,就發揮了關鍵性的支撐功能。筆畫要夠粗,才有辦法支撐橫筆而不斷裂。 如果字的木紋方向是垂直的,很容易折斷 根據這個木材特性,姚伯勳老師推論,因為豎筆沒得商量,勢必要粗的關係,所以整個字體造型要反過來遷就。 只有一個豎筆的字,這個情況還沒那麼明顯。但如果像保生大帝的「保」、「帝」,還有「瘟醫」這樣的字,豎筆勢必都要很粗的情況下,扁平的佈局比正方體、長方體的佈局都容易許多。 而且,還要從執事牌的器具面思考:它是由三片木板構成的,其中一塊特別長,當作握把。自然而然,這三塊板子的木紋方向都是垂直的。水平的紋路與垂直的紋路交疊,結構較穩固。粗而厚的豎筆不僅穩穩固定了木板,也穩穩支撐了所有的橫筆,扁平的造型更有把三片木板固定起來的功用。 文字還發揮了聚合木板的功用 尺寸、比例也有影響:傳統工匠會對照魯班尺紅字吉數製作廟裡的器物,包含執事牌在內。雖然沒有固定形制,但有傳統習慣,會做成比例接近的直立的長方形。或許在結構、尺寸、比例的影響下,執事牌字體就演變成扁平的樣子了。 註:雖然廟宇器具會盡量參考魯班尺紅字,但姚伯勳說,自己製作時還是以結構上可行的實務考量為主 執事牌的背面構造 扁平的字體發揮了固定木板的功能 為什麼古人要把這種字體做成扁平的?我們或許永遠無法完全了解。而且,不只執事牌,扁平的字體同時也出現在燈籠、旗幟等物品上,就與木材結構無關了。但是,透過匠師實地製作,提供了非常值得參考的說法。畢竟製作技術、工具與媒介材質,一直影響著字體的樣貌。 後記 雖然,執事牌上面的文字是畫出來的,也受到前面說的,若干物理條件的影響,但厲害的匠師,還是可以在裡面注入自己的想法。姚伯勳老師說,這些執事牌上的字體,仿自台南頂茄苳保生大帝廟。他第一次看到這些字體,就深受感動。因為這些執事牌上的工匠字,在結構上可行的前提下,表現了書法的筆觸與味道,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另外,為什麼執事牌字體會有黑底白字的「迴避」、「肅靜」,與金字紅底的名號呢?原來,作為出巡前導隊伍告示的執事牌,是要給路上行人看的。一般人要「肅靜」,而身份低下的「賤民」,例如挑糞的、撿餿水的,則要「迴避」。 想一想,這還真是封建時代穩固社會的產物啊。不過時代不同了,這些封建社會的產物到了今天,是珍貴的文物資產。木材在其中的角色很關鍵。木材是易損的、容易腐敗的、不均質的,與現代各種工業材料迥然不同。在速成、精密、均質、數位化的時代,木材更顯得珍貴。 再次,特別感謝姚伯勳老師熱心的示範與解惑。 姚伯勳老師的木作品 姚伯勳老師為佳里青龍宮製作的執事牌 文章轉貼來源: http://blog.justfont.com/2015/06/why-jishipailettering-is-fl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