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軒新藝空間:【文化擬態-國寶篇】盧明德2015個展

0
711

展期:2015-01-01 – 2015-02-25

地點:荷軒新藝空間(高雄市鳳山區文衡路457號)

 

 

藝術家 簡歷連結
盧明德.Lu Ming-Te
【文化擬態-國寶篇】展前自話
盧明德口述.崔綵珊筆飾

冬日午後,與盧老大相約在文化中心旁的春水堂見面,騎車赴約途中,沿路景色一如過往對南部冬季的認識,暖黃透灰的色調,乾燥舒適的氣溫,略刺眼的陽光,以及悠閒散步的行人。若說早已習慣盧老大的銀灰髮配著淺卻暖的微笑為照面的開場白,我想這樣的情景,應是羨煞許多盧粉…。

葉翡翠上了身
菜根白銜於後
象擬態,列陣國寶中
赭紅自象群往後渲染
色煨著豬肉,烹
香氣示藝!

  熱觀音奶茶,翡翠檸檬上桌後,配著四季豆、蘿蔔糕、腐皮捲等小菜,盧老大啜了口飲料,對我說,就當閒聊吧,輕鬆些。看著盧老師認真的臉,我雖回應:「好。」但卻不免振筆疾書,怕遺漏了些什麼。

「回想過去創作的經驗,應該就是一種擬態的過程,不論是媒材的擬態,環境的擬態或是藝術的擬態,到現在的文化擬態,其實都是一種相似的創作思維。」盧老大認真對我說著,而後夾起一塊蘿蔔糕放進嘴裡。

「擬態,在生物界應該是一種保衛或侵略的機制。」我回應,也夾了條四季豆塞口裡。

「我說的擬態在文化上是一種展現的方式。」吸了口翡翠檸檬,盧老師接著往下說:「文化擬態的擬態,非複製,非模仿,更非模擬。藝術裡它保留模稜的狀態,藝術家不一語道盡,觀者也沒法立即一眼看清。兩可的交會界域,話語無法精準的闡釋歸類,透出的玩味氣息,這是我認為的擬態。」

植物山水落款五行
昆蟲翅蜻蜓眼楫上樹藤編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擬像行空
嵌入二維想像三度空間
莞爾了軍
拓視界

我接著:「如同變色龍的色,隨著所依附的場景,恣意變換,生物界是生存,藝術觀看生活中觸發的媒介,則是種創作的啟發。」不知為什麼,在論及擬態與創作間的關聯時,腦中的畫面是樹枝上的變色龍,盔甲似的皮轉變成褐色,與植物結為一體。

「我小時候很喜歡吃這個。」夾了塊炸銀絲卷沾煉乳,盧老大開心地將美食一口吃掉。咀嚼間,我也喝了口熱鐵觀音奶茶。

「創作常是種掩飾,觀眾也常在猜測與推論中閱讀作品。作品及觀眾兩者的關係其實跟保護色的原理很像,又或者說,這就是種文化擬態的互動過程,套用在偽裝與發現的循環上,如此,文化擬態才有樂趣。」盧老大吸了口翡翠檸檬,停頓了一會兒。

「再直接點說,文化工作中有很多部分是藝術的擬態,日常生活中許多所見,也是擬態的延伸,在社會結構中所建構的任何形式的擬態,也都需放在知識論的架構中,才能體會擬態的樂趣。好比『墨相知』畫中的玉石章,就是國寶擬態;『似曾相似』在作品裡也有著過渡的影像。創作上的擬態非單純模擬,而是就藝術的型態、態勢、狀態來延伸或傳遞訊息。在作品上,我常會留些空間給觀眾發想,偶爾也會想知道這些人心裡頭在想些什麼,但如果觀眾能產生跟過去不一樣的想法,這就是好事。」言畢,盧老大夾了塊腐皮捲放進碗裡,對我督促道:「多吃點。」

「好。」我回應,口裡嘟嚷著好吃及變胖之類的話語。

色蘊了接合
化石座托著瞳孔
星象多了蛙牛蟹兔
凝神那灑了一地的亙古

  國曆春節,這「冬」的質感在南國的經驗裡總有些不真切,它扯著秋的暖,偶爾還混合夏季熱。時節催促百貨商家賣上羽絨衣與厚靴,女孩或男孩們偶在城市擬態成「冬」的概念,混淆視覺與體感間之界線。午後的春水堂,人聲不至鼎沸,與盧老師的話家常就在口腹滿足間落了個逗點。我想,光下的透亮白之於盧老師銀灰髮,就如同鐵觀音茶香之於日常生活的回韻,此時,或許時光會對我們暗示:「且讓藝術替冬日唱首序曲…。」

荷軒敬邀您參展
07-767-7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