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過度偏激,這世界萬物並存,沒有絕對只有相對

台灣一直都有許多神靈鬼怪的故事影集或者書,這次的公視影集因該是引起最多話題,跟外國合作,讓更多國家看見台灣文化,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開端,公視扮演著討論、建構平台的媒體,本來就是他因該扮演的角色,期待有更多的作品來討論反映台灣的現狀與紀錄。

在這裡面被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通靈這個議題吧!

先來談一下空間與環境的部分,地球就像是個試煉場,每個人就像是登入遊戲般地來到這裡,透過在這試煉場的經驗值累積,而有不一樣的等級與地位,而在這個試煉場外,則有不同試煉場的場域,也就是所謂的次元空間,我不認為這一切都如此單一,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絕對有其他的生物或者空間的存在,有交錯有平行也有共存。

用平常的方式看待,通靈就是溝通的一種管道,就像是說話一樣的媒介,而對話的對象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用眼睛看得見,如此而已,我們有許多感受接受器,最基本的就是六感:眼(視覺)、耳(聽覺)、鼻(嗅覺)、舌(味覺)、手(觸覺)、心(直覺),我們與生俱來有許多感受的設備,但我們這一輩子是否真的全面啟動,這就不一定了,加上許多的污染與蒙蔽,這些感受往往都不一定可以有所接收。

我們對看不見的總是有一種未知與好奇,因此而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索菲亞所提到的宮廟故事以及他對宮廟的論點,我認為過度偏激,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讓他覺得不舒服的過程,但不該以偏概全的讓整個戲劇不斷在呈現廟宇用盡辦法要賺錢的這種負面狀態,讓信仰與廟宇建立在功利之上,因影片大紅,而有更多發聲舞台機會的此時,已全面否定的狀態來論述,頂著通靈譯者的角色,我認為因該更全面性的去看待與論述才妥當。

我大概爬了一下索菲亞大部分的影片,都在談論宮廟內鬥,或者針對靈與神的論述,我有幾個看法是這樣,對我來說從小在各大廟宇走動,對於這些傳統信仰有著一定程度的好奇,進而讓我在這些年來也對此有一些田調與研究,我的觀察是廟宇大致上就是人&神兩種主要的元素,而是否能夠協調的合作與共存,那就要看這兩者的互動了,有許多的儀式或者禁忌基本上都是針對人居多,很多時候我到廟裡基本上都直接透過擲筊的方式與祂們來對話,有趣的事有時候我得到的答案並不一定是廟裡人跟我說的答案,然而有太多人的因素干擾著實際的資訊傳遞。

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

有一著新聞寫著,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文中寫著拍攝時因為是七月而有所擔心顧忌,但我倒覺得是劇中呈現的狀態我相信不會是媽祖想看到的樣子,並透過廣大的宣傳真的是正向的傳遞?還是負面放送呢?真的如新聞所說的可以將媽祖文化傳遞還是讓更多人誤以為台灣廟宇就是如此?甚至也呈現了台灣政治黑暗的那一面,我認為這才是不想借的原因。

神祇與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有實體而神祇與靈是屬於靈體罷了,我曾經問過他們那麼多的分靈如果都是由同一個靈而不斷的分再分,那不就越來越小了,而在我的理解裡,每一個神祇就像是一所學校,透過同一個系統學習,而被分派到不同的地方成為分靈,在同一個系統裡就像我們有雲端彙整資訊庫一樣,透過大數據資料與通報,來資訊傳遞與對話溝通,而這當然是在大廟系統的狀態,所以,我相信媽祖十分猶豫。

沒有領牌?硬著頭皮辦事

在影片中大部分對話的對象似乎都是死去的靈魂,在這浩瀚的萬物之中,有著不同的界與範圍,而與我們的世界中也有一個平行的時空而在這些多元的環境裡,皆有一定程度的範圍與限制,簡單來說每一個人可接觸的範圍有限,而跨越每一個界需要透過一些媒介,曾經救過一棵樹,透過對話的管道告訴我們樹根已經泡水,沒有打透不透水層,他命在旦夕,而後來透過樹醫生的判斷與拯救,也講一樣的話,雖然我們沒有成功拯救這棵樹,但讓我了解這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而有一次,在台東突然無法起床,全身冒汗,打電話給認識的老師來幫忙,我明顯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覺被電話的那一端給引流,慢慢的舒緩而正常的出動去辦活動,影片裡只是幫一個老師超渡,就好像耗盡體力,這我看起來比較像是沒好好練功學習,硬著頭皮上的狀態,然而超度不就是協助他去對的地方,或者跟他溝通或者找人帶她離開,這不就是一種引導師的概念,如果照故事描述,專門處理的師傅老師們不就得做一休三?

實際的台灣廟宇,禁止儀式做法辦事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媽祖廟,因為整個故事除了宮廟的黑暗面跟廟有關外,整個故事與媽祖以及廟裡的神祉完全沒有關係,雖然說是宣揚台灣信仰文化,但我看到比較多是宣揚個人偏頗論點居多,而台灣大部分具有規模的廟宇其實都靜止作法辦事,這跟事實也不符,有也只是神明的代言者,除非是小廟或私人神壇,這跟實際信仰狀態也完全不符合。

通靈少女,我每一集都準時收看,因為我覺得可以透過這樣來傳遞令人好奇的世界的故事,非常令人期待,但看完,坦白說非常無言且失望,雖然整體上以傳遞台灣文化被國際看見,我倒覺得是把許多黑暗面與不健康的面相,公諸於世而已,每一件事都有他好與不好的面相,然而我沒有看見廟宇信仰的價值以及它值得被保存的那一面,我不是說要全面的讚揚,但六集看完整個也太偏激了吧!

後續的媒體操作,整個造神索菲亞,打造一個平台讓他不斷的說這一切有多不堪,呈現台灣宮廟黑暗面、政治黑暗面甚至最後還呈現迷信到要死了還在廟裡拜拜,當然裡面放了許多橋段看似要平衡這一切,但我倒認為整個腳本對於台灣廟宇文化的瞭解與考察我認為有待加強,甚至傳遞許多誤解,整個故事的核心我看不到推廣台灣文化的這個宣傳口號的真實性,並加入為了讓戲劇有爆點的偶像劇風格,我覺得這並沒有加分,反而讓整體失去主體性,而也讓更多外國人有所誤解。

信仰,人心依歸

任何一個信仰都是一種依歸,而所存在的價值也有許多面向,除了一種寄託外,往往也是藝術殿堂,更是在此生活的人一種共同記憶,在過去更是大廟學堂的精神與價值,廟前的學習與社區的凝聚,三不五時的廟前夜市小吃,而廟宇除了神像、雕刻、歷史與記憶外,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各個教派,都是一種安定人心,凝聚力量的基地與環境,只是各自用不一樣的方式呈現與運作,這都跟世代的狀態與需求有著極大的關聯。

可惜,可以看見演員的努力,也看見導演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因該再多點探索

打造可以「逛」的劇場!牯嶺街小劇場百年老建築修復重啟,《打開-再打開》募資計畫打造創意基地

自 2018 年 1 月 1 日起,牯嶺街小劇場歷史建物外觀進行修復,也希望可以根治長年以來漏水、水電管線老舊等問題。小劇場在 1905 年左右坐落於台北城南,是早期的日本官舍,戰後國民黨政府將其改為警察局,終於在 1998 年,在當時藝文人士不斷奔走下,象徵威權的歷史建築被規劃為藝文劇場,先後由「小劇場聯盟」、「如果兒童劇團」經營,直到 2005 年轉交由「身體氣象館」營運至今。

第二屆南方食農育願景論壇

近年來,國際上城市生活者的意識覺醒,重新思考城市生活者的生活權力與環境責任,成為一股浪潮,因此城市農耕、無車日、找回人的行路權…等運動,日漸活躍。台灣南部城市,雖然擁有城鄉內容的區域生活,但在人口密集度高的城市核心區,不可免地也逐步步入城市發展的高峰,城市治理政策在發展與市民價值間游移與擺盪。又因緣於食物安全與低碳議題,城市農耕首先成為國際大都市回應生活者處境與環境責任的顯學,這種共通的城市生活處境,台灣的南方城市自然無法置身其外。 因此,三年前,南臺灣一群自發性的關注南方食農教育發展的民間組織,共同籌組南方食農教育聯盟,希望能促成南部城市回應城市生活者處境落實食農教育,並進一步訂定相關食農政策,將食安跟綠色生活連結起來,並融合食物、農業、土地,透過教育逐步推廣實踐綠活城市。 首屆南方食農育願景論壇在前年舉辦,以城市發展觀點的食農教育願景宣言為主要訴求,當時獲得高雄與台南兩市首長簽署,並得到各界熱烈迴響。今年延續此願景持續舉辦,我們將於2017年12月16日於高雄舉辦「第二屆南方食農育願景論壇」。本次論壇邀請韓國首爾市與台灣台北市推動城市農耕轉化城市處境的案例分享,邀請高雄市下屆市長參選人表達政策觀點,並與民眾交流;另一方面由於台灣逐漸邁向高齡化社會,我們期待透過此論壇關懷城市高齡者的生活處境,除了民間案例分享之外,亦邀請兩市局處首長及市議員,進一步討論食農議題在高齡族群著力的可能。透過民間組織的串連與發聲,希望以此凝聚共識,提出具體的政策實踐訴求,並督促政府盡速推動此一願景。 主辦單位:南方食農教育聯盟 合辦單位:社團法人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社團法人高雄市社區大學促進會、財團法人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社團法人高雄市微風市集志業協會、國立高雄餐旅大學發展典範科技大學計畫辦公室、國立成功大學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格外農品股份有限公司、友善大地社會企業股份有限公司、社團法人高雄市社區大學促進會食農教育發展中心、公民旅社股份有限公司(塩旅社)、高雄市第一社區大學、高雄市鳳山社區大學、社團法人高雄市教師會、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社團法人臺灣環境教育協會、高屏區環境教育中心 參與對象: 1. 南方食農教育聯盟組織成員 2. 對食農教育、高齡生活、綠活城市等議題有興趣之民眾,150人。 11/10開放報名、12/8截止 時間地點: 1.論壇時間:2017年12月16日(星期六)09:00-16:30 2.論壇地點:高雄市國際會議中心603階梯教室(高雄市鹽埕區中正四路274號六樓) 備註:為響應環保,與會者請自備餐具 (若忘記攜帶,現場可租借,一套30元)。 會議議程   via:南國明日餐桌-南食盟

希望之國電影免費觀賞

2013/05/07 PM7:00 萬年溪聚會-希望之國放映 地點:屏東市自立路166號(天公廟對面-萬年溪保育協會) 台灣有許多人不曾忘記311日本福島a核災發生後,日本上演過的逃命潮,309的廢核大遊行,就是許多台灣人的反省與行動。問題是一旦核災發生:我們還能能逃向何方?20?50?80公里逃命圈,誰說得準?是台電?是政府?還是上帝? 日本導演園子溫執導的《希望之國》適合在311日本福島核災紀念日時,重新檢閱審視。   《希望之國》的故事取材自福島核災事件,只是把福島改成了長島,一個虛構的城市,一個標榜「原發之町」(核電城市),坐享諸多核電利益回饋的城市,卻上演了一則從真實翻模的悲劇,潛藏在真實與虛構間的人性戲劇,噴發出比紀錄片更耐人尋思的力量。   《希望之國》描寫日本長島的酪農家族小野一家人在遇上強震後,核電廠氣爆後的際遇。政府緊急劃出二十公里警戒區,但是「立入禁止(禁止進入)」的柵欄與警告牌,就直接拉到小野家的花園口,左鄰右舍都被強制撤遷,只有小野一家不必遷搬。但是20公里與20.001公里,有多大差別?呼吸一樣的空氣,喝一樣的水,真有輻射外洩,誰能倖免?20公里逃命區的「學理」,能夠說服誰呢?(5公里或50公里的人為界定,同樣可笑),那一條拉在家門口的黃線,道盡了官僚照數字辦事的荒謬。   小野家族面對核災有兩種態度,留下或出走。但是不管你做了那一種選擇,都是無所逃於天地間的淒然。   老爸老媽屬於留下的一族,一方面是年歲已高,去日無多,也無處可去;另一方面則是老媽得了失智症,唯一會唸的事是:「核電廠蓋好了嗎?真可怕!」渾然不知,不但核電廠早已蓋好,也在營運後遇上地震與海嘯,爆炸了,記憶一直停在昨日的老媽,就用著看似喃喃自語的複誦,透露出早已深埋在基因底層的恐懼。也正因為老媽渾然不知今日核變,穿上和服,要去參加以盂蘭勝會時,才會闖入禁區,才帶出故鄉殘破的末日光景。   鄰居都撤光了,逃命圈外的小野家族就好似遺世獨立的孤兒,沒有了朋友,也沒有了未來,連曾經花開繽紛的花園都已逐漸荒蕪枯毀,小野老爸面臨的是要不要射殺他曾經用心畜養的牛隻?又如何用自己的身體再一次帶給妻子溫暖的擁抱?他的每一個選擇都是無奈,園子溫用「毀滅」來塗寫「絕望」,淡淡一筆,即已夠讓人眩泣落淚。   村上淳和神樂坂惠飾演的小野家族第二代,則是懷抱著香火傳承的信念,遠走他鄉。懷有身孕的神樂坂惠卻陷入核災焦慮症,深怕自己感染輻射,傷及腹中孩子,於是進出都要穿全罩式防護衣,新家門窗也都封得密麻不透風,深怕輻射穿透...在其他孕婦眼中,她簡直就是被核災嚇怕了的瘋子,陽光如此明亮,空氣如此清新,政府都保証核災和核輻射都已經控制住了,何必要自己嚇自己呢?   村上淳和神樂坂惠最後選擇一路南行,感覺上像是來到了天涯海角,面對著陽光和海水,神樂坂惠終於脫衣了防護衣,與其他天真無邪的孩子一起在海邊戲水,此時村上淳隨身攜帶的輻射感應器卻開始叫響了起來,指數快速從零畫過中線,超標破表了,都已經到了海角了,還能往哪兒逃?感應器的嗶叫聲,成了最絕望的控訴......   不是發生了福島核災,園子溫不會想要拍攝《希望之國》,他花了六個月時間深入災區做入無數訪問與功課,才把酪農自殺的新聞事件融入這個「看似虛構,實則句句血淚」的故事,園子溫放棄了灑狗血的災變重現(沒有海嘯,地震也只是劇動之後的室內全黑),改採了「孤寂」詩情來對照絕境下的人生。   《希望之國》其實是新聞事件與未來寓言的混血論述,園子溫特意採用了馬勒(Gustav Mahler)的第十號交響曲貫穿全片,因為這首交響曲,討論了生之煎熬,有如「煉獄」的人間苦難,亦有著來自消防員喪禮中的鼓聲靈感,音樂面臨「死亡/幻滅」主題,其實更有悲憫世人,盼能從苦難中得著啟示重生的籲求,是的,一旦核災降臨,人生何只沈重?正因為如此沈重,有多少人選擇了逃避?又有多少人願意直視問題,尋求解決之道?《希望之國》是一首反核抒情詩,獻給天涯知音。

讓光線成為最迷幻的裝飾,稜鏡反射藝術

散發奇幻的霓虹光,當兩片放在一起時,還會交互作用出現新的驚喜,光是一片就能擁有讓人如癡如醉的魅力,更何況是一整牆了,藝術家 Chris Wood 以稜鏡為素材排列出或圓或方的幾何圖陣,大量稜鏡交互反射出超迷幻的霓虹光,透過巧妙的位置安排,還能玩出不同的光塊變化,像是另類的光影魔術師!                                                                       在 Chris Wood 的創作中,稜鏡只是媒介,由稜鏡反射出來的霓虹光才是最終呈現的作品,所以他用了各種類型的玻璃,從普通有色玻璃到單價較高的雙色玻璃(dichroic glass)都有,隨著不同的排列邏輯,會散射出的不同性質的光線,不管是螺旋狀、棋盤格、或者只是隨性排列成一個圓,都有相對應反射效果,再加上光源強弱角度的變因,就能玩出更多變化。                                                                                                                                                                                                             藝術家的名字雖然叫做 Chris "Wood"(Wood=木頭),卻喜歡以玻璃來創作,也是個有趣的插曲。 如果手邊沒有玻璃,也可以買幾片壓克力板自己在家 DIY 一下,相信咱台灣強烈的午後艷陽一定會讓你家牆面炫亮有如神靈降臨、天天艷光照人!Chris Wood's website 《資料來源:大人物》

【高雄藝文】終戰73周年紀念-戰爭歷史的銘刻與建碑

撇除政治的議題,死亡一直以來是親人最痛的事件,此次在高雄文化中心舉辦了一天性的講座,對此有興趣的都可以去聽看看喔。 ─────────────────────────────────────────────────────以下為活動原文 終戰73周年紀念-戰爭歷史的銘刻與建碑 自1930年代起,台灣接連牽涉的戰爭有二戰、國共內戰、韓戰等。根據日本官方統計,台灣有20萬7183人投入太平洋戰爭,戰亡、失蹤3萬304人。此外尚有盟軍空襲台灣,及被徵、騙為慰安婦的女性等,皆造成大量的死傷和不可抹去的創傷。 戰後,國民黨更將1萬5千名以上的台灣青年送至中國參與國共內戰,身亡者過萬,僅少數台籍國軍倖存返台。約3千人被俘、投降改編為共軍,其中部分更在韓戰爆發後投入戰場,而後更受限於兩岸分治,台籍共軍大多滯留中國,於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受批鬥、折磨。 本會長期關注台灣的戰爭受難者,推動此議題的轉型正義。今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終戰73週年,我們將邀請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及相關團體,帶動民眾參與活動。以戰爭相關景點踏查作為認識戰爭歷史的媒介;以專家、學者的主題講座促使民眾反思,進而催生國家級戰爭與和平紀念館以及全台各地的戰爭紀念碑。 ------------------------------------------------------------------------------------ 指導單位: 文化部、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主辦單位: 許昭榮-關懷台籍老兵文化協會 補助單位: 臺灣民主基金會 Taiwan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 時間:2018年8月12日(星期日)09:00~17:00 講座地點: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3F 第二會議室(高雄市苓雅區五福一路67號) 踏查地點: 左營軍區故事館、 舊打狗驛故事館、 戰爭與和平紀念公園 主題館 洽詢專線:07-5719973 / E-mail:tw.war.what@gmail.com 報名網址:https://goo.gl/hqZhvJ

坎城影展採購經驗與趣聞分享

演者:張全琛Mike CHANG 東昊影業負責人) 時間:2018-1-6(六) 15:00 地點:高雄電影館1樓 好奇過我們在電影院看到國外的片子都是怎麼來到台灣放映的嗎? 又是經過什麼樣的考量才選擇這些片的呢? 1/6號下午3點,東昊影業負責人Mike大解密! 高雄搶先首映場 ⚠1/7 14:00《抓狂美術館》 ⚠1/28 14:00《完美結局》   source:坎城影展採購經驗與趣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