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少女-過度偏激,這世界萬物並存,沒有絕對只有相對

0
4303

台灣一直都有許多神靈鬼怪的故事影集或者書,這次的公視影集因該是引起最多話題,跟外國合作,讓更多國家看見台灣文化,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開端,公視扮演著討論、建構平台的媒體,本來就是他因該扮演的角色,期待有更多的作品來討論反映台灣的現狀與紀錄。

在這裡面被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通靈這個議題吧!

先來談一下空間與環境的部分,地球就像是個試煉場,每個人就像是登入遊戲般地來到這裡,透過在這試煉場的經驗值累積,而有不一樣的等級與地位,而在這個試煉場外,則有不同試煉場的場域,也就是所謂的次元空間,我不認為這一切都如此單一,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絕對有其他的生物或者空間的存在,有交錯有平行也有共存。

用平常的方式看待,通靈就是溝通的一種管道,就像是說話一樣的媒介,而對話的對象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用眼睛看得見,如此而已,我們有許多感受接受器,最基本的就是六感:眼(視覺)、耳(聽覺)、鼻(嗅覺)、舌(味覺)、手(觸覺)、心(直覺),我們與生俱來有許多感受的設備,但我們這一輩子是否真的全面啟動,這就不一定了,加上許多的污染與蒙蔽,這些感受往往都不一定可以有所接收。

我們對看不見的總是有一種未知與好奇,因此而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索菲亞所提到的宮廟故事以及他對宮廟的論點,我認為過度偏激,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讓他覺得不舒服的過程,但不該以偏概全的讓整個戲劇不斷在呈現廟宇用盡辦法要賺錢的這種負面狀態,讓信仰與廟宇建立在功利之上,因影片大紅,而有更多發聲舞台機會的此時,已全面否定的狀態來論述,頂著通靈譯者的角色,我認為因該更全面性的去看待與論述才妥當。

我大概爬了一下索菲亞大部分的影片,都在談論宮廟內鬥,或者針對靈與神的論述,我有幾個看法是這樣,對我來說從小在各大廟宇走動,對於這些傳統信仰有著一定程度的好奇,進而讓我在這些年來也對此有一些田調與研究,我的觀察是廟宇大致上就是人&神兩種主要的元素,而是否能夠協調的合作與共存,那就要看這兩者的互動了,有許多的儀式或者禁忌基本上都是針對人居多,很多時候我到廟裡基本上都直接透過擲筊的方式與祂們來對話,有趣的事有時候我得到的答案並不一定是廟裡人跟我說的答案,然而有太多人的因素干擾著實際的資訊傳遞。

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

有一著新聞寫著,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文中寫著拍攝時因為是七月而有所擔心顧忌,但我倒覺得是劇中呈現的狀態我相信不會是媽祖想看到的樣子,並透過廣大的宣傳真的是正向的傳遞?還是負面放送呢?真的如新聞所說的可以將媽祖文化傳遞還是讓更多人誤以為台灣廟宇就是如此?甚至也呈現了台灣政治黑暗的那一面,我認為這才是不想借的原因。

神祇與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有實體而神祇與靈是屬於靈體罷了,我曾經問過他們那麼多的分靈如果都是由同一個靈而不斷的分再分,那不就越來越小了,而在我的理解裡,每一個神祇就像是一所學校,透過同一個系統學習,而被分派到不同的地方成為分靈,在同一個系統裡就像我們有雲端彙整資訊庫一樣,透過大數據資料與通報,來資訊傳遞與對話溝通,而這當然是在大廟系統的狀態,所以,我相信媽祖十分猶豫。

沒有領牌?硬著頭皮辦事

在影片中大部分對話的對象似乎都是死去的靈魂,在這浩瀚的萬物之中,有著不同的界與範圍,而與我們的世界中也有一個平行的時空而在這些多元的環境裡,皆有一定程度的範圍與限制,簡單來說每一個人可接觸的範圍有限,而跨越每一個界需要透過一些媒介,曾經救過一棵樹,透過對話的管道告訴我們樹根已經泡水,沒有打透不透水層,他命在旦夕,而後來透過樹醫生的判斷與拯救,也講一樣的話,雖然我們沒有成功拯救這棵樹,但讓我了解這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而有一次,在台東突然無法起床,全身冒汗,打電話給認識的老師來幫忙,我明顯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覺被電話的那一端給引流,慢慢的舒緩而正常的出動去辦活動,影片裡只是幫一個老師超渡,就好像耗盡體力,這我看起來比較像是沒好好練功學習,硬著頭皮上的狀態,然而超度不就是協助他去對的地方,或者跟他溝通或者找人帶她離開,這不就是一種引導師的概念,如果照故事描述,專門處理的師傅老師們不就得做一休三?

實際的台灣廟宇,禁止儀式做法辦事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媽祖廟,因為整個故事除了宮廟的黑暗面跟廟有關外,整個故事與媽祖以及廟裡的神祉完全沒有關係,雖然說是宣揚台灣信仰文化,但我看到比較多是宣揚個人偏頗論點居多,而台灣大部分具有規模的廟宇其實都靜止作法辦事,這跟事實也不符,有也只是神明的代言者,除非是小廟或私人神壇,這跟實際信仰狀態也完全不符合。

通靈少女,我每一集都準時收看,因為我覺得可以透過這樣來傳遞令人好奇的世界的故事,非常令人期待,但看完,坦白說非常無言且失望,雖然整體上以傳遞台灣文化被國際看見,我倒覺得是把許多黑暗面與不健康的面相,公諸於世而已,每一件事都有他好與不好的面相,然而我沒有看見廟宇信仰的價值以及它值得被保存的那一面,我不是說要全面的讚揚,但六集看完整個也太偏激了吧!

後續的媒體操作,整個造神索菲亞,打造一個平台讓他不斷的說這一切有多不堪,呈現台灣宮廟黑暗面、政治黑暗面甚至最後還呈現迷信到要死了還在廟裡拜拜,當然裡面放了許多橋段看似要平衡這一切,但我倒認為整個腳本對於台灣廟宇文化的瞭解與考察我認為有待加強,甚至傳遞許多誤解,整個故事的核心我看不到推廣台灣文化的這個宣傳口號的真實性,並加入為了讓戲劇有爆點的偶像劇風格,我覺得這並沒有加分,反而讓整體失去主體性,而也讓更多外國人有所誤解。

信仰,人心依歸

任何一個信仰都是一種依歸,而所存在的價值也有許多面向,除了一種寄託外,往往也是藝術殿堂,更是在此生活的人一種共同記憶,在過去更是大廟學堂的精神與價值,廟前的學習與社區的凝聚,三不五時的廟前夜市小吃,而廟宇除了神像、雕刻、歷史與記憶外,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各個教派,都是一種安定人心,凝聚力量的基地與環境,只是各自用不一樣的方式呈現與運作,這都跟世代的狀態與需求有著極大的關聯。

可惜,可以看見演員的努力,也看見導演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因該再多點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