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常喜文物館展出『粗獷與溫柔的衝突美學 戴秀雄的刀劍創作展』

粗獷與溫柔的衝突美學

戴秀雄的刀劍創作展

 

2009年放下二十幾年的現代藝術創作, 

回歸初始由傳統工藝再出發成立【鐵味工房】工作室,
從事台灣原住民刀創作與研究工作,
近期又以現代及傳統圖騰,運用雕刻手法於刀劍裝飾中,
為刀劍粗獷豪邁身影加注了溫柔圓和的意象,
或是以純粹表現材料自然質感方式,
詮釋作者對刀劍創作的另一種思維。

此次展覽將展出兩個主題刀劍作品,

為「原住民刀具類」與「新意象創作刀類」。

 為歡慶518國際博物館日,5/17和18日開館期間免費參觀.

展覽時間 103/05/03~08/31

開館時間 禮拜二~日09:00~12:00;13:30~18:00

展覽地點     高雄市茄萣區民生路226號

連絡電話 07-6989090,歡迎各機關團體預約參觀

文物館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shingdah6989595

門票資訊 全票/50元

優待票/30元 (學生及60歲以上長者)

免費對象/65歲以上國小以下兒童(需由家長陪伴) 茄萣區區民(需帶身分證) 文化方面志工(需帶志工證) 高雄市古兵器藝術協會/台灣刀藝發展協會(需帶證件)

故事劇場創作研習課程

2017年雲林故事館「故事劇場創作研習課程」 一、計畫名稱:106年「故事無國界」整合協作平臺計畫 二、指導單位:文化部 三、主辦單位:雲林縣政府 四、承辦單位:社團法人雲林縣雲林故事人協會 五、活動主旨:雲林故事人協會致力推動社區繪本故事創作多年,鼓勵素人創作有感動的故事,2011年全國故事人年會in Yunlin更吸引來自馬來西亞的教師群來台參與,透過故事這條看不見的線,建立兩國交流的橋梁,陸續透過文化部翡翠計畫,與馬國有更深入的文化交流。馬國李順榮來台進修期間,也參與雲林社區繪本創作課程,以一個外國人的角度記錄雲林,因此「走讀雲林」一書誔生了,而雲林這顆故事種子伴隨著他回到馬國,他創辦了「長頸鹿故事館」,透過故事無國界的計畫,今年特邀作者及致力馬國藝術造村的「戲劇之母-孫春美」來雲林帶領社區大小朋友,將故事從平面,轉化為故事劇場,豐富故事多元呈現的樣貌,期待雲林故事文化能更加豐厚、有深度。 六、活動期間:106年11月15日~11月19日 七、活動地點:雲林故事館(雲林縣虎尾鎮林森路一段528號) 八、活動對象: 系列一、開放對聽說讀寫故事有興趣的大小朋友。 系列二、說故事志工或劇場專業人士。 九、活動費用:免費 十、報名方式:即日起至額滿截止。預計招收25人,達10人即開課。 1. 線上報名 2. 現場報名:雲林故事館(雲林縣虎尾鎮林森路一段528號) 3. 電話:05-631-1436/0911-101-338 (黃秀香/梁芸齊) 4. E-mail:home@ylstoryhouse.org.tw 講師簡介 孫春美 學歷:馬來七亞文學院表演藝術計畫碩士 臺灣私立中國文化大學戲劇系影劇組 現任:戲劇聯盟主席 新紀元學院戲劇與影像系兼任講師 教學/工作: 馬來西亞新紀元學院戲劇與影像系主任 馬來西亞新紀元學院中國語言文學系專任講師 馬來西亞藝術學院戲劇系專任講師/副主任 HVD電視節目製作公司演員培訓課程主任兼表演導師 李順榮 學歷:雲林科技大學-建築與室內設計系 相信設計的形體是用於解決問題而產生的,而形體是用來服務空間內容的。留臺期間因雲林故事館開始接觸故事創作,也因此展開創作繪本與故事人之路。 現任:蕉賴十一哩長頸鹿故事館館長、草根工作室創辦人、 ROJAKWAN CAFÉ合夥人 新紀元大學學院兼職講師,繪本作家,說書人,街舞團 PROJECT ELEMENTZ 團員。 著作:走讀雲林,最美麗的地方,最美麗的禮物。     via:雲林故事館粉絲專頁

馬蘭菜市場 – 智偉葛格創作分享

時間:2017/1/7 19:30~21:00 地點:暮色森林(高雄市前金區市中一路2-2號) 生活在台東,他的歌與話都漫著海、山,與村落的氣息 鹹鹹的,是海風與生醃山豬肉的氣味 暖暖的,是村民與阿美伊那的人情味 請聽他用音樂,跟大家交換日記 🙂 --- 馬蘭菜市場的裡外兩樣情是一場定目劇 觀眾隨著時代演進流動 天井下的喧囂迴響、沖洗肉腥味的磁磚檯子 路邊的阿美族婦女、辣椒喜烙哼哼唱唱的日常 這是從小長大的社區 記憶裡的景象點醒我對它的陌生 於是在大小調裡徘徊 走在局外人的邊界上 --- 智偉葛格,練習獨立歌手,喜歡DIY,扭扭捏捏捨不得丟棄舊物,從學生到出社會這幾年的生活累積,慢慢整理成歌,持續探索與創作。 --- *活動為低消入場(現場自由打賞) *演出時間為19:30,入場時間為19:00 *本場地禁帶外食   source:馬蘭菜市場 - 智偉葛格創作分享

「清風微光」林莉酈 膠彩・楊振華 版畫2014.7.19~8.17

關於林莉酈作品 和多數人相同,經西方洗禮之後才開始反省自身的文化。 比如,當人們漫不在乎地喝上一紙杯的手搖茶,不會想起茶葉如何在全球旅行,更不會想到陸羽烹茶、神農嚐茶……的歷史。“手搖珍珠奶茶”無意間搭載了古今中外的衝突。 回到原本直觀且不落言詮的東方繪畫,是否也和“茶文化”有類似之處? 因之(膠彩)創作之於我,也承載了諸般文化的激盪。 在靜定省思之後,沒有使用繁複精麗的手法, 而是經由記憶和遺忘構築畫面, 在反覆烘染中,平實的記錄了生命中的困頓、荒謬和諧謔。 關於楊振華作品 我常以一種收藏的方式,直覺的拾撿在生活中所巧遇的各類物件,如石、枯木、文件、老舊玩具、容器、植物等,這些在生活軌跡中收集的「物」,有些具有生命過程聯繫和情感記憶;有些則具有自然精神、特殊姿態等不凡氣質。 我想以這種單純的態度來描繪靜物,並利用版畫創作來表現物體本身散發的氣質,以及其獨特的生命痕跡。這些物件因為是日常收集而來的,一面描繪,同時也紀錄了自己的生活。紙版經過撕貼,其肌理具有韌度又富含變化,我企圖藉此提煉出心中最具詩意的靜物樣貌,最後透過版畫的印製,映照成形。而這些靜物,有時是姿態的掌握、表情的刻畫;有時則是集結擺放,利用物件之間的疏與密、藏與露、虛與實等關係,展現一種寧靜的故事性,並依照這樣的心境來造景…。   小畫廊 show gallery ●展期:2014.7.19~8.17 ●地點:高雄市前金區市中一路166號一樓

一體兩面的詮釋,鏡中的油畫肖像創作

許多人事物都是「一體兩面」,甚至是一體多面,不要光從外表去判斷,必須得仔細觀察,用心感受才行。日本藝術家谷口真人的油畫創作完整了詮釋一體兩面的概念,而且一反藝術創作的思維,他把美好的一面藏在裡頭,顯現出的畫面是粗糙且未經修飾的,必須得透過鏡面的反射,才得以見到最棒的面貌。                                   喜愛動漫的谷口常以漫畫與動畫裡的角色為靈感來發想創作,畫出許多淡雅清新的人物肖像,但他的畫作最具特色的地方不在於可愛的角色,而是特殊的繪畫手法。他的油畫作品捨棄了一般的畫布,選擇畫在透明的玻璃上,更奇妙的是畫作從正面看起來不甚美觀,看起來生日派對上被抹過奶油的壽星一樣。                       但當這些作品背後擺上一面鏡子後,經過反射就完全變了一個樣貌,若以剛才的比喻來說,應該是已經把臉上的奶油洗乾淨了~(笑)。谷口的作品常呈現出一種奇妙的「距離感」,看似在眼前的畫作,卻又讓人摸不著、看不清,必須得透過不同的角度才能仔細欣賞,他也用這樣的方式來形容每個人與事物。                                                                                                   藝術家繪畫的角色雙眼似乎都帶有點憂鬱、空洞,彷彿有些話想對你訴說一般,看久了會讓人有點感到悲傷。看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欣賞畫作之餘還可以反思生活中的道理,雖然不太具有療癒效果,但還是很容易就愛上這些作品啊~   《資料來源:大人物》

【屏東青創】竹科夫妻檔 傳承日曬製麵老店重新飄香

【屏東青創】竹科夫妻檔 傳承日曬製麵老店重新飄香 -------------------------------------------------------------------------------以下原文出處-天下雜誌 2014年,一通媽媽病重的電話,讓原本在竹科工作的吳冠翬夫妻二人急奔回家,安慰家人、照顧母親,也準備慢慢結束家裏做了幾十年的傳統手工製麵生意,沒想到卻是人生的轉彎點。 吳家製麵從爺爺輩開始傳下來,若乍然要收攤,長輩捨不得,為了寬宥老人家心,吳冠翬夫妻嚐試接手製麵。「真的接觸了之後才發現,這一行真的不簡單」,吳冠翬說,因為日曬式的手工製麵太辛苦,從小家人只叫他念書,他未曾了解手工製麵的細節,深入之後才發覺,利用屏東充足日曬完成的手工製麵,是最融合在地光、風、水的獨特產業,卻因為傳統的觀念與製作方式,快速凋零中。 原本同一條街上有5、6家日曬製麵廠,整街滿滿的掛麵是吳冠翬童年印象,卻一家家結束營業,「在我回來的半年內,另一家就因為沒有繼承人而關掉」,吳冠翬開始猶豫是否該照著原訂計畫,結束日曬製麵的生意。 保存傳產的方法-轉型 吳冠翬夫妻討論後,決定承接起家業,同時認知到「必需改變才能延續」。吳家原本製麵的方式十分傳統,做法師徒口耳相傳,利用長年的經驗來保持品質,為減少開支,所有工作由家人負擔,吳冠翬依據過去在竹科工作的經驗,認為必需要改為標準量化製程、招募員工來分工、制定管理辦法,傳產老店轉型,才能持續走下去。 一開始,二代之間對於該如何傳承家業、觀念、做法水火不融,但吳冠翬堅持規格化、具像化製麵的作法與流程,才有辦法讓其他人也能進入日曬製麵的領域,延續產業。經過不斷折衝,長安製麵在吳冠翬夫妻的改革下,開設公司、找到團隊,保存技藝、傳承家業、養家的同時,也讓其他的屏東青年有在地工作的一技之長。 談起創業與夢想,吳冠翬認為再崇高的理想都該建立在能養活自己的前提下,所幸屏東縣政府近幾年積極幫忙青年創業,提到青年學院他非常有感,認為政府不需要幫青創找生意,而是提供一個交流的平台,讓有同樣想法的青創業者可以建立關係、討論、合作,讓產業共融取代獨賣或競爭的關係。 長安製麵一開始創立品牌時,吳冠翬不擅長行銷與包裝,也是透過青年學院的朋友幫忙來建立品牌定位,老酒新裝,令人耳目一新。

希望之國電影免費觀賞

2013/05/07 PM7:00 萬年溪聚會-希望之國放映 地點:屏東市自立路166號(天公廟對面-萬年溪保育協會) 台灣有許多人不曾忘記311日本福島a核災發生後,日本上演過的逃命潮,309的廢核大遊行,就是許多台灣人的反省與行動。問題是一旦核災發生:我們還能能逃向何方?20?50?80公里逃命圈,誰說得準?是台電?是政府?還是上帝? 日本導演園子溫執導的《希望之國》適合在311日本福島核災紀念日時,重新檢閱審視。   《希望之國》的故事取材自福島核災事件,只是把福島改成了長島,一個虛構的城市,一個標榜「原發之町」(核電城市),坐享諸多核電利益回饋的城市,卻上演了一則從真實翻模的悲劇,潛藏在真實與虛構間的人性戲劇,噴發出比紀錄片更耐人尋思的力量。   《希望之國》描寫日本長島的酪農家族小野一家人在遇上強震後,核電廠氣爆後的際遇。政府緊急劃出二十公里警戒區,但是「立入禁止(禁止進入)」的柵欄與警告牌,就直接拉到小野家的花園口,左鄰右舍都被強制撤遷,只有小野一家不必遷搬。但是20公里與20.001公里,有多大差別?呼吸一樣的空氣,喝一樣的水,真有輻射外洩,誰能倖免?20公里逃命區的「學理」,能夠說服誰呢?(5公里或50公里的人為界定,同樣可笑),那一條拉在家門口的黃線,道盡了官僚照數字辦事的荒謬。   小野家族面對核災有兩種態度,留下或出走。但是不管你做了那一種選擇,都是無所逃於天地間的淒然。   老爸老媽屬於留下的一族,一方面是年歲已高,去日無多,也無處可去;另一方面則是老媽得了失智症,唯一會唸的事是:「核電廠蓋好了嗎?真可怕!」渾然不知,不但核電廠早已蓋好,也在營運後遇上地震與海嘯,爆炸了,記憶一直停在昨日的老媽,就用著看似喃喃自語的複誦,透露出早已深埋在基因底層的恐懼。也正因為老媽渾然不知今日核變,穿上和服,要去參加以盂蘭勝會時,才會闖入禁區,才帶出故鄉殘破的末日光景。   鄰居都撤光了,逃命圈外的小野家族就好似遺世獨立的孤兒,沒有了朋友,也沒有了未來,連曾經花開繽紛的花園都已逐漸荒蕪枯毀,小野老爸面臨的是要不要射殺他曾經用心畜養的牛隻?又如何用自己的身體再一次帶給妻子溫暖的擁抱?他的每一個選擇都是無奈,園子溫用「毀滅」來塗寫「絕望」,淡淡一筆,即已夠讓人眩泣落淚。   村上淳和神樂坂惠飾演的小野家族第二代,則是懷抱著香火傳承的信念,遠走他鄉。懷有身孕的神樂坂惠卻陷入核災焦慮症,深怕自己感染輻射,傷及腹中孩子,於是進出都要穿全罩式防護衣,新家門窗也都封得密麻不透風,深怕輻射穿透...在其他孕婦眼中,她簡直就是被核災嚇怕了的瘋子,陽光如此明亮,空氣如此清新,政府都保証核災和核輻射都已經控制住了,何必要自己嚇自己呢?   村上淳和神樂坂惠最後選擇一路南行,感覺上像是來到了天涯海角,面對著陽光和海水,神樂坂惠終於脫衣了防護衣,與其他天真無邪的孩子一起在海邊戲水,此時村上淳隨身攜帶的輻射感應器卻開始叫響了起來,指數快速從零畫過中線,超標破表了,都已經到了海角了,還能往哪兒逃?感應器的嗶叫聲,成了最絕望的控訴......   不是發生了福島核災,園子溫不會想要拍攝《希望之國》,他花了六個月時間深入災區做入無數訪問與功課,才把酪農自殺的新聞事件融入這個「看似虛構,實則句句血淚」的故事,園子溫放棄了灑狗血的災變重現(沒有海嘯,地震也只是劇動之後的室內全黑),改採了「孤寂」詩情來對照絕境下的人生。   《希望之國》其實是新聞事件與未來寓言的混血論述,園子溫特意採用了馬勒(Gustav Mahler)的第十號交響曲貫穿全片,因為這首交響曲,討論了生之煎熬,有如「煉獄」的人間苦難,亦有著來自消防員喪禮中的鼓聲靈感,音樂面臨「死亡/幻滅」主題,其實更有悲憫世人,盼能從苦難中得著啟示重生的籲求,是的,一旦核災降臨,人生何只沈重?正因為如此沈重,有多少人選擇了逃避?又有多少人願意直視問題,尋求解決之道?《希望之國》是一首反核抒情詩,獻給天涯知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