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s Posts by 東一週

東一週

6 POSTS 0 COMMENTS

順著山路,勇闖三地門

0
排灣族有三個珍貴的寶物,分別是琉璃珠、陶壺及青銅刀,凡頭目家嫁娶聘禮,必須有此三寶為媒介尤其陶壼是傳說中排灣族始祖出生或孵化的地方,更將其視為珍品,也只有頭目才能擁有。所以在三地門的道路巷弄中能會以此三寶作為裝飾,色彩鮮豔絢麗,一路上都能感受到濃濃的排灣風情而石板雖不在三寶的行列裡,可卻是排灣族不可或缺的生活工具,不論是房舍、煮食都會用到石板排灣族的祖先就地取材,將這些頁岩建造石板屋或是將石板當成烤盤,也就成為現今大家耳熟能詳的石板烤肉接下來,穿梭在三地門棋盤式的部落裡,有個招牌上的名子特別吸引我們的眼睛就是一間名為"答給發力美食工坊"

霧台- 雲霧中的舞台,單純且美好。

0
今天,霧台「樂得蘭民宿」包家齊與我分享了關於他眼中的霧台 以下:霧台,是很單純且美好的,保守且有紀律的 也是魯凱族Drekay,也就是人的意思,也有在雲霧中的人 在之前的祖先們流傳最適合人們居住的地方即是約標高800公尺的地方 在這區即是「霧台」了。 百合花象徵女子的純潔與男子的狩獵豐碩。敬重百步蛇與雲豹,今天聽包家齊與我們分享真的是對於魯凱族的文化有更深層的感受。在前一篇「慢下腳步,禮納里的異國風情」中,原來好茶部落即是魯凱族的部落之一,在其中「saabaw」就是他們最常用的問候語:謝謝、你好、再見!今天有人來就可以說P:誒,saabaw;當朋友要離開的時候,有可以說:誒你要走了,saabaw!對於saabaw放在不同的地方就會有不同的意思。 除了問候語外,他也分享了要如何看魯凱族的頭飾來看階級,其中「百合花」、「山豬牙」、「老鷹羽毛」都可以看出不同的階級及位分。原住民的生活所需一向與大自然契合,魯凱族也不例外。據嚴新富博士資料稱:魯凱族霧台部落傳統的榮耀頭飾主要使用「台灣百合」,魯凱族語稱為「力鼓(Irigu)」,百合,含意是「榮耀的百合」,用以表示一生最高榮耀。配戴百合花是台灣原住民魯凱族(分佈於屏東縣、台東縣和高雄縣)另一標誌,象徵女子純潔與男子狩獵豐碩,族花代表,百合圖騰也用於魯凱族各種工藝創作中。 百合花是魯凱族的族花,他象徵智慧、榮譽、高貴、分享,甚至身份、地位,更象徵族人所追求的純淨與美善。女子佩戴百合花飾為貞潔的表示;男子佩戴百合花飾,則是決定個人英勇的獵績,獵過五隻以上的山豬,才有資格戴上百合花。族人對百合花的敬愛提昇至精神意義,甚至代表社會秩序與倫理,百合花的神聖與崇高性非他花可比,視為花中之神。 所以,頭上有一隻百合花就是曾經獵過五頭山豬,包家齊表示在他們霧台曾有一位獵王,頭上有四隻百合花,就可以知道他是獵了多少頭山豬。並且,他們只獵公的山豬,獵山豬的時間也有分時節。不獵母山豬,母山豬需要讓他繼續生育繁殖。 在霧台的701雜貨小舖也是包家齊家所經營,特別的是可以去嘗試當當魯凱公主,包家齊常常用心的和遊客介紹魯凱族的服飾以及故事。小編也曾去過一次,很幸運的當了魯凱公主一次 當天與朋友去樂得蘭民宿住了一晚,霧台是很名副其實的名字,當天是傍晚到達的,霧台的教會上有好多星星,晚上並在霧中散發著光芒與希望。 沿著路邊經過701雜貨小舖繼續往上走就可以看到樂得蘭民宿 登愣,很特別的石板外觀,裡面也很溫馨。霧台的晚上偏涼,看到裡面暖色調的搭配,讓人有種驅走寒冷的感覺。    進門換完行李,外面就開始起大霧了。 是不是有一種神秘的感覺呢?而在魯凱族的神話又屬巴冷公主大家最常聽過,他就是當地父母告誡孩子的故事。包家齊說:巴冷公主並不是淒美的愛情故事,而是當時告誡孩子們該出門保護自己,並戴上草圈(在山上作為掩護所用,也有不讓邪靈干擾)但這就大自然啊,大自然的力量,浩大無邊,人類是如此渺小呢。 大家有空可以來霧台走走,這個單純、美好的地方,與大自然共生、把百步蛇當朋友、長幼尊卑有序。雲霧中有他們美,這就是霧台。歡迎大家來走走!!!   樂得蘭民宿(霧台鄉岩板巷) 電話:0981 689 428

慢下腳步,在禮納里的異國風情

0
禮納里部落-----三地門原住民文化園區-----屏東市區 果然,路上的風景讓我們完全的驚艷(請看下圖) 這種風景以及街道超級像是國外小村莊啊,讓小編以及小編朋友都讚嘆不已 彷彿又來了一次沖繩的感覺,步調緩慢氣溫也讓人感到非常舒服。

成形中的形成 -「吳采儒-成形與形成」

0
全作品皆沒有名稱或簡介,是東編對於這展覽最特別的地方,對於一個作品的呈現若連創作者都沒給一個真正的答案,那連答案最後也留給觀者自我填空了 ■展覽日期:2016/03/01 (二) – 2016/05/31 (二) 咖啡鳥咖啡館1樓 ■展覽名稱:成形與形成 ( 繪畫 ) ■創作者:吳采儒 ■展覽簡介:透過簡化呈現方式、持續建立起描繪線條與光影的習慣,將繪畫內化成日常生活中,如同喝水走路的慣性行為,被動地讓時間去改變繪畫的質地。 當繪畫的行為成為一種習性,留下的似乎是潛意識的痕跡,朦朦朧朧地,不去述說故事。 我想在剛落筆的當下,就如創作者的繪畫也開始一了段起程。 咖啡鳥位於在高雄文藝氣息非凡的文化中心附近 吳采儒的畫作展出在咖啡鳥裡讓整個咖啡館呈現了不同的氛圍 整個展覽完全沒有對於作品多做定義 倒是在主視覺牆下放了一本給大家可以回饋給展覽話語的書冊 書冊字裡行間透露觀者給創作者的話語,不管是給創作者的鼓勵或看展感受,都可以回饋給創作者 咖啡館每個小角落都猶如變成獨立空間,用畫作述說著故事 每個畫作皆由點與線來描繪及連結 每個點和點;線與線之間的連結 讓東編聯想對於這些作品的展出,對於觀者是個成形的呈現 但對於創作者來說,可能每件作品還是可以無限的形成吧。   讓東編來提供有關創作者的創作網站,有空大家可以抽個平日的午後 享受一個人的美好吧。   ihttp://cargocollective.com/tsaijuwu/drawings

如果時間的淬煉能讓我們更美 – MID台鋁【過去。現在 Mechanman實踐展】

0
MID台鋁【過去。現在 Mechanman實踐展】 時間焠鍊的美,是經得起考驗的 或許你不知道當下按快門時的感受,但你卻能感覺到它是賦予你溫度的。 一個熱情的攝影師,一個內斂的工業設計師,一個中年身體裝著不老靈魂的事業主,三人一拍即合,Mechanman就此誕生。 【過去。現在 Mechanman實踐展】現正於MLD Reading展出,作品底片多來自1940~1950年代,從兩千多格的底片裡產生出20多幀影像,老底片的黴菌絲與殘膠,經手工沖洗、放大後,變成獨一的迷幻色澤與線條,數位技巧也難以模仿。 Mechanman在年紀足足大上一倍的老舊機殼裡,找到新的靈魂、新的色彩,這種穿越時空的熟悉感,如同正走在MLD台鋁的空間一樣,過去現在,看見老廠房的新生。 你可以拍下它,繼續帶著它前往下一個旅程。  

掌握在掌心的小巧畫面 – 餅乾盒展覽i send you this short note.

0
展覽資訊 展覽時間|2016.01.30~2016.03.13 展覽地點|WINWIN ART未藝術空間 位址|高雄市鹽埕區大義街2-2號|駁二藝術特區|大義倉庫C8-1 營業時間|週二~週日 13:00 -19:00 連絡資訊|07-5210014 展覽介紹 關於展覽 About Exhibition|黃華真 2013年踏上旅途之前收到P從巴黎寄來的小包裹。普通信封的大小,稍微鼓一些。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七張不同尺寸的迷你畫布:比她留的信紙還小、比0號還小,簡直像餅乾一般,能夠收在口袋裡的尺寸。於是它們成為這個系列的起始。我找了一個漂亮的餅乾盒把它們收集起來(倒是很快就滿了),一邊擴充一邊想像帶著它們在任何時刻任何地方都可以發生的各種展覽樣態。 或者不如說是分享:它可以是有趣地溫情地,有時候又容許帶點寂寞的強迫——而不管是哪一種,大概都能說是最接近做作品的人對「展覽」的原初趨力吧。 除了「可愛」這個不怎麼可愛的形容外,它們於我有一種信物的意義:那麼輕盈,卻滿載一切條件與一個在他鄉的時刻。這種輕盈同時帶來一種很好的平衡,作為一個隨時可以預備好的展覽,或者偶遇之人的禮物,都可以是得體的。深刻不致沈重,有趣不致失禮——這大概也是一種浪漫吧。 藝術家自述 文|黃華真 將在路上受到的祝福帶回家,然後成為別人的祝福,就是旅行的意義。我們時時刻刻經歷着生而為人這件特別的事。每個人身處不同成分卻都在相同結構的關係中,這些關係交織成為了我們及我們的時代。為與世界中所有世代的所有人相遇,我一次又一次將那些欲言又止的時刻輕輕篩落。每個無特徵的五官與背影、嘎然即止的手勢、自然所帶來的震懾都使我們與另一個時刻的自己迫近,於是每個名為「我們」和「這裡」的彼此在此相遇,形成了所有無可取代的體驗;而當中那些相同的結構之下,各自包含著作為纖細骨架的真實與深刻,微微發亮——恰巧便是亙古以來不能或缺的向善(goodness)前進的鑰匙。 於是我試著更多感謝與珍惜生活,更多認識自己與這個世界;與更多人交談,搜集與傳遞更多故事,交換更多意見。無論生在何處我們努力着,在小事上忠心,在真理中站立。最終他們會說,這人一生由天父厚恩對待。 藝術家自述 文|黃品玲 我創作的衝動多來自於想要傳達無法用文字或語言描述的抽象感知與意像。我常覺得自己被困在現實與想像空間,這種狀態使我渴望可以將這樣的場景描繪出來,讓我的兩個維度(現實/想像)可以連接。我的創作是比較依靠直覺與感性的,對我而言,繪畫是ㄧ個最能直接傳遞想法的媒介,透過手與畫筆將感性輸出於畫布上,是個可以直接描繪感受與想像的方法。作品再現了存在於腦中不可經由語言或文字敘述的感知,此感知對我而言以風景或地景的形式存在。一個「場所」(place)、「空間」(space)對我們來說俱有的意義:除了空間性質的可描述性、可認識性、身處其中的感受等,還包括過往記憶的內容。這種回憶可能在舊地重遊、或是某些似曾相似的場景中被喚醒,我們因而獲得於相異時空中往返的經驗。當我處於獨處狀態時,當對外的聯繫關閉後,進入了深沈的思考維度,我所稱之為:心靈結構,一個得以安頓潛意識的空間,這樣的空間意向朝著兩個方向運動:它在我裡面以及我在它裡面。在我的作品中,我屏除場景之外的線索,排除過多的象徵與指涉,例如人物、建築、物件等等⋯⋯把場景獨立出來,所形成的畫面通常呈現著一種孤寂的氛圍,呈現出在思考上人是絕對的孤獨這個現象。在繪畫時回想起某個景色,我回想起的並不全然是視覺本身,其實,對我而言最能操控畫面的其實是當下面對風景的感受、氣氛、濕度、溫度。我把風景作為可以承載想像的場景,並在其中設法標的自己/安置(place)自己。 整個展場散發出許多創作者想訴說的濃濃話語。一進去,讓東編覺得這絕對是一個文青小去處。 每一幅畫不管尺寸或形狀都奇異的可愛,近看更像告訴著你一句這幅畫當下的心情。 黃華真與黃品玲將各自的小畫與大畫(相對於小畫而言)做了排列組合,在每一組作品當中安排了各自或大或小的作品,這不僅屬於設計美感上的趣味(極大與極小的對比差異),更是由於藉由這樣的差異安排,得以讓兩人的作品產生出視覺或意義上的連結關係。 另一方面,她們也將眾多的小畫整齊地安置在同一牆面上,這樣的設計,顯示出兩位藝術家試圖降低眾多物件數量的繁瑣所可能造成的過多裝飾的意義,好讓觀看者更能專心地進入她們為觀看者所做的觀看動線脈絡當中。   每一件展品並沒有多附注作品名稱或創作理念,用觀者最直接的感覺去描繪這副話傳遞給你的訊息,是東編最直接感受到意念。最適合平日的下午,比較少的時間去觀賞,讓內心也可以好好沈浸在這小小的創作國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