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0 1 月, 2022
spot_img

台語台灣史

Vision 影像舞蹈放映展

Infinite Load Articles

【 紀錄|愛笑豬姊姊 蘇莞婷】用表演打開孩子的心流,透過手語傳遞千言萬語

0
陽光照映的午後我們在推開日式的大門,印入眼簾的是一位就連打招呼,也能感受到她是一位全身充滿能量的人,淺淺見過一次面,這是初次深入談話並真正認識「愛笑豬姊姊 莞婷」,除了是兩位孩子的媽媽同時也身兼多個角色,穿梭在圖書館或學校中斜槓並做著她樂此不疲的興趣與職業。 一步一步去嘗試累積,人生脈絡與歷程 當時考量到家庭原因,選擇離開了熟悉的電信產業,並與老公一起賣紅豆餅來兼顧孩子與家庭,在經濟維持下還是有想要達成與自我實踐的目標,在不同行業中嘗試走跳,從中累積經驗與精準自己的選擇,本身就對故事表演有興趣的莞婷,因為參與說故事培訓並開啟了她全然不同的人生篇幅與故事。 平常在重大活動、節慶、政見發表上,依稀在電視右下角會看到一個小圓框,手上比劃著許多人不熟悉的語言,在茫茫人海中或許就在身邊,就有許多人們用著這項熟悉的語言對話、溝通、訴說著。 撕掉既有標籤,從認識開始 在2009年接觸到「手語」這項溝通語言,一開始只是興趣並沒有想要考證照,也沒有想把這份興趣當成一份職業,後來因緣際會去考取手語翻譯員證照,突破及格率僅百分之幾的機率,成為聽人與聾人之間成為彼此的溝通橋樑。侃侃而談許多聾人平權的議題,都是在大大小小的個案中所看見的,並且需要讓更多人去理解的,或許個人僅是一個微小的錨點,但透過不停的傳遞與一己之力,未來如果這些微小的點連貫起來將會是一個廣大的面,也是每個人需要去關注與理解的。 莞婷說到,有一幕印象很深刻的畫面是在學校宣導手語的課程中,全班都是聽人的孩子,僅有一位小女孩是耳朵需要帶輔助器的孩子,在她開口問說:有誰想要上台與老師示範這樣情境手語時,這位小女孩很勇敢的舉手,並上台跟她一起示範給台下的小朋友看,在這樣一個沒有既定認知的環境中學習,用開闊的心胸去認識彼此,讓這些從小聽力條件薄弱的孩子們能更加有自信,並認可與真實的面對自己,我們本身就是獨特的個體,只是需要另一種溝通方式去交流與學習。 文化結合臺語說故事,傳遞對表演的滿滿能量 平時擔任手語翻譯員、兼任家教之餘,喜歡表演的她也有另一項斜槓身份是臺語說故事繪本工作者的角色,將「臺語」融入繪本故事,結合手偶布袋戲開展出一種新的表演形式,這項台灣人的母語在時代的轉變也逐漸在流失,在家中以國語為主的生長環境中的孩子,對於這項語言已經漸漸陌生或是已經出現斷層的現象都有,傳統文化與語言是密不可分的。 每個人是不是可以透過一些自己擅長的方式,將一些自己在意且覺得需要保留的文化傳承下去,讓下一代可以接棒並透過新一輩的巧思去轉譯這些別具意義的記憶。 貓頭鷹劇團集結地方說故事媽媽,石獅爺爺大戲即將登場! 莞婷在忙碌之餘積極參與培訓課程,精進自己的表演能力與經驗累積,在近期也加入屏東貓頭鷹劇團,「貓頭鷹劇團」是一群愛好說故事的媽媽集結而成,透過偶戲與劇場陪伴參與的孩子,特別的是她們是將在地的故事,結合劇團表演傳遞給地方上的孩子,在今年五月份有一齣戲劇「石獅爺爺」也正在籌備,詳情請大家密切關注「愛笑豬姊姊x寶寶手語故事」「貓頭鷹劇聚-貓頭鷹兒童劇團」粉絲專頁,屆時一起作伙來聽故事看演出! 【蘇菀婷】愛笑豬姊姊x寶寶手語故事 粉絲專頁:愛笑豬姊姊x寶寶手語故事 聯繫電話:0983-528-966 【貓頭鷹劇聚-貓頭鷹兒童劇團】 粉絲專頁:貓頭鷹劇聚-貓頭鷹兒童劇團 聯繫電話:08-766-2116 Email:ptstory2100@gmail.com 地址:屏東市青島街116號 文字撰寫:南方青年培力工作站  圖片來源:南方青年培力工作站 |愛笑豬姊姊x寶寶手語故事 文章更新2021/1/13 本文章持續更新最新消息,推薦分享都是最直接的支持!
客委會客家文化發展中心以母語傳承為主題,運用客家繪本故事結合多媒體動畫及遊戲,在台灣客家文化館舉辦「惜,阿姆話」特展,歡迎大小朋友一同探索客語之美,並了解母語重要性。(客委會客家文化發展中心提供)中央社記者管瑞平傳真 111年1月4日

結合繪本、多媒體 台灣客家文化館推親子特展

0
客委會客家文化發展中心以母語傳承為主題,運用客家繪本故事結合多媒體動畫及遊戲,在台灣客家文化館舉辦「惜,阿姆話」特展,歡迎大小朋友一同探索客語之美,並了解母語重要性。(客委會客家文化發展中心提供)中央社記者管瑞平傳真 111年1月4日 (中央社記者管瑞平苗栗縣4日電)客委會客家文化發展中心以母語傳承為主題,運用客家繪本故事結合多媒體動畫及遊戲,在台灣客家文化館舉辦「惜,阿姆話」特展,適合親子共賞、探索客語之美,展期至1月17日。 客委會客發中心主任何金樑透過新聞稿表示,「惜,阿姆話」特展是以客發中心近年出版的「恁久好無?安娜!」客家主題繪本,結合遊戲、音樂、多媒體動畫等沉浸式體驗的展示方法,讓觀眾了解客語的美,以及母語傳承的重要性。 何金樑指出,繪本故事充滿童趣,而透過繪本中祖孫親切可愛的對話,傳達出「語言是文化學習、交流的鑰匙」,相當適合親子共同觀賞,期待能讓大小朋友在家說母語,營造說母語的友善環境,並從中瞭解自身文化。 客發中心表示,「惜,阿姆話」特展即日起在台灣客家文化館文化藝廊展出,展期至1月17日止,民眾在展場中「客語小學堂」找尋客語翻翻牌,錄製講客語影片,上傳到台灣客家文化館的臉書(facebook)粉絲專頁,每日前30名完成任務者,有機會獲得特展限量小禮物1份。(編輯:張銘坤)1110104 原文 / https://www.cna.com.tw/news/aloc/202201040300.aspx
南投信義鄉久美國小,啟用消失70多年的鄒族傳統聚會所「赫夫」,其中結構未用釘子,僅以黃藤綑紮,展現獨特傳統技法。(記者劉濱銓攝)

傳承無釘工法 久美國小重建鄒族「赫夫」

0
南投信義鄉久美國小,啟用消失70多年的鄒族傳統聚會所「赫夫」,其中結構未用釘子,僅以黃藤綑紮,展現獨特傳統技法。(記者劉濱銓攝) 2022/01/05 05:30 〔記者劉濱銓/南投報導〕南投信義鄉以布農族為大宗,但在久美部落仍有少數的鄒族,在地久美國小為推動原民教育,搭建消失七十多年的鄒族傳統聚會所「赫夫」(hʉfʉ),不僅建築結構以黃藤綑紮,不用任何釘子,也讓學童參與搭建,校方昨舉辦「赫夫」揭牌啟用,重現傳統建築,傳承鄒族文化。 久美國小昨以鄒族古謠拉開啟用典禮序幕,先由鄒族長老鑽木取火,將火種傳遞給參與學童,並進入「赫夫」點燃火塘,象徵薪火相傳,隨後揭牌並圍著「赫夫」跳起圍舞。 鄒族長老安孝明表示,信義鄉鄒族相當少,為協助校方傳承鄒族文化,便運用傳統的綑綁工法搭建「赫夫」,結構未用釘子,以柳杉、孟宗竹、桂竹、茅草搭建,並讓學童參與簡單的建築工作,如夯土、堆砌火塘及搭梁等,更能加深對鄒族傳統建築的認同。 提供建物木材的林務局與台大林管處表示,近年為回復原住民自然資源權利,持續推動共管機制,盼與原住民共同守護山林、共享山林資源,尤其運用國產木、竹材建置的「赫夫」,還能作為鄒族傳統文化教育場域,相當有意義。 校方則感謝各界提供材料與資源構建聚會所,讓鄒族延續傳統文化,也使布農與鄒族能和諧共處,促進族群繁榮。 黑貓姐李美玲中年改種洋菇,種出一片天。(記者顏宏駿攝)
土葬儀式瀕臨失傳 你所不知道的傳統喪禮習俗全紀錄

影/職人揭「瀕臨失傳的土葬儀式」 網讚:文化需要傳承

0
國人自古以來有「入土為安」的傳統,過去以土葬為主,由於世代沿襲至今,增加了土葬的面積,讓許多土地不能使用來開發。近年來,除了人口膨脹,還有環保意識抬頭,加上政府鼓勵樹葬、花葬、海葬、植存等環保葬儀方式,更加速了土葬儀式失傳的速度,YouTube頻道「目映台北」紀載了瀕臨失傳的土葬儀式,指出現今有許多專門置辦土葬的師傅們苦找不到接班人,讓許多網友感嘆文化的傳承正在瀕臨消失之外,也表達對於這份傳統的尊敬之意。 有些人希望能用土葬的方式,來完成人生的最後一哩路,才能展現對死者的尊敬。隨著時代變遷,喪葬的儀式與場所也產生了變化,土葬在執行面上耗時、也耗力,每一個流程都不容馬虎,從接板、小殮、勘輿地理風水、開光解結辭神、敬祖、拜門口(小施)、跑赦馬、過金橋、牽亡陣、永靖弄鎦、哭路頭等,之中包含了許多即將失傳的喪葬陣頭與儀式,如今更是少見於世。 片中收錄了許多資深禮儀工作者的訪談,龍福禮儀公司的職人林奕華表示,自己本身從事殯葬業已經20幾年了,他的爺爺在生前交代過他們,如果他走了,一定要將他「土葬」,如果將他「火葬」,大可不必去祭拜他了。由此可見,老一輩的人,對於「土葬」喪儀還是有一定程度的重視,以表達對於往生者莊重的儀式感。 有許多網友看完影片後,紛紛表示「把喪禮拍得如此有質感」、「文化需要保留」、「學到很多傳統知識」,不過現在人普遍追求簡單的方式來舉辦喪儀,環保葬也成了如今的趨勢,在傳統和新世代之間的改變歷程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選擇和考量,在社會上也有不少人堅持要用土葬來圓滿人生的最後一程,縱使土葬瀕臨消失,仍有許多老師傅期盼能傳承給下一代,讓這項習俗能夠繼續存在著。 《民視新聞網》提醒您 :民俗傳說僅供參考,請勿過度迷信。
台東縣35歲的排灣族林司降,傳承原民文化給部落年輕人。記者尤聰光/攝影

廚師變祭師 林司降返鄉傳承文化

0
「傳承部落文化這條路,我走得心甘情願!」台東縣大武鄉大鳥部落35歲的林司降是排灣族人,20歲放棄北部飯店廚師工作,返鄉向長者學習傳統歌謠、母語及編織,最後成為祭師,他不僅帶著部落青年振興傳統文化,也在學校教導孩子認識自己的根,成為推動部落文化的實踐者。 500多戶近千人的大鳥部落,街道上不時會看到林司降背著手編背袋,騎著機車穿梭,有時與老人家閒聊、唱歌,有時在田裡除草耕作,更多時間在大鳥國小及鄉立托兒所教母語。 林司降說,他選擇的是一條比較沒人願意走的路。20歲時,長老對他說「再沒有人學,部落文化就真的會消失了」,他毅然辭掉飯店的廚師工作,返回台東故鄉。 「推動傳統文化這條路,真的不好走!」林司降語重心長說,家人及親友質疑他,年紀輕輕不好好工作。「愈是不看好,我愈要證明走的路是對的」,他苦笑,相信總有一天,大家能理解。 過去15年來,接受部落長老教育,並透過「笆札筏青年會」臉書及個人臉書分享部落文化,逐漸凝聚部落青年的心,紛紛開始學習。林司降充實自我,通過母語認證,在學校教母語。 他的理念終被肯定,不僅重新建立中斷30幾年的青年會組織,愈來愈多部落青年陸續返鄉,參與部落事務。 林司降說,去年剛協助鄉公所完成部落傳統歌謠蒐集及錄製、典藏,今年計畫將長輩們的智慧寫成書並搭配有聲書,希望代代傳承。 原文 / https://udn.com/news/story/7328/6009652

米莎的客語歌曲創作如何帶她回家

0
客家創作歌手米莎。(圖/山下民謠提供) Text by 米莎|苗粟三灣人,2006年開始音樂創作。發行專輯《戇仔船》、《百夜生》、《在路項》、《河壩》。2020年獲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最佳客語歌手獎。 我想從一條河說起。 河流輾側,從山間到平原、從清晨到黃昏,迂繞流過苗栗縣北部六個鄉鎮:南庄、三灣、頭份、造橋、竹南與後龍。設若它是聲音的載體,那麼它實實地錄下了賽夏、海陸與四縣腔的客家,以及閩南的歌謠與故事,當然也有華語,而早期在其中以客語為大宗。 河流在我未有記憶的很久很久以前就存在了,祖輩的生命與死亡像許多微細血管支流溶入其中;它也像一條話語的河,款款擺擺,流入我的童年與往後離家的歲月。 找到自己的聲音 大學時代,與好友組成樂團並初試創作,由於彼此年紀相仿、生活經驗雷同,當時總覺得自己的華語作品並沒有屬於自己的形貌。因為某個契機,開始嘗試用客語寫歌詞,離家在外求學數年,始終待在聽不見客語的環境下,這語言直接跳越時空,連結家鄉的人事物,歌曲也因此有了記憶的厚度與重量,有了與他者不同之處。 這首關於家鄉河流的歌,讓我找到自己的聲音與樣貌。我的母語並不只客語。父親是苗栗三灣客家人,母親是雲林斗六閩南人,因為從小徙居客庄,客語是我最早熟悉的方言。 方言具有一種活跳的特質。早期客家以務農為眾,語言裡龐大的區塊和天時、節氣、耕種收穫、自然環境相關,當我將父親說過的老古人言諸如「 驚蟄先響雷,七七四十九日烏」【註1】、「河溪直,芋仔好食」【註2】放進作品中,這些歌曲一下子落地生根,不再面容模糊。 因為上頭堆疊了數十數百年的生活經驗,連結到不同季節的風與光線、水井與河流、水稻田與茶園、祭祀與生死儀禮,連結到一個集體的「原鄉」,不再只是單一個人的生命經驗。 在這個時期,我大量聆聽許多以客語創作的現代作品。從美濃反水庫運動【註3】開始合作的鍾永豐與林生祥,陳述農村與現代社會碰撞的情態,草根、直白卻又蘊含深意,極耐嚼的語言裡同時包容個人困境與一種通盤的、跨越時空維度的思考。 在天地山水人情間不著意畫出失落樂園,卻始終展現人的自由與悠然的陳永淘;羅思容細緻的歌詩吟詠,在巫的神祕呼吸之間,女兒、母親、與大地媽媽一起歡愉舞踊;反骨帶勁滿滿實驗性的劉劭希、用山的大器唱著都會氣息的謝宇威,還有黃連煜、顏志文⋯⋯。 前輩們像是一座座崇高山嶺,各有精采的風姿與路徑。那麼縱有河流的血脈,它要引我流向何方?才藉著方言書寫固著了根,我就意識到這很可能成為往下一步前進的阻礙,如果我的目光始終停駐在水田與茶園。 像河流那樣流動 起初是一個建立原點的過程,透過作品量測與他者、與家鄉的距離,找到自己的原點,是為了能有一個觀看世界、發出聲音的視角,而那個「世界」,無疑在外頭、在路上。 離家之後,我一直在移動,從台北到台南、台東,甚或遠至中南美洲,在路上的時間遠多於靜止不動的時間,遇見的人事物不斷累積,成為作品的材料及養分。如果我不是山,那就自由地當一條流動的河,經過許多地方、看見許多風景;如果無法像山那樣唱歌,那就像河流那樣唱歌、唱一直在路上的歌。 這其後有幾年,除了繼續輕盈地在路上移動,因緣際會有了一些為孩子寫歌的機會,離開自己相對熟悉的領域,為不同年齡層的聽者與歌者創作。當時鮮少與小孩相處的經驗,創作小孩的歌起初是個大難題,除了回想自己的兒時往事,也嘗試把自己拉回孩提時光,用孩子的視角看世界。 小孩的世界沒有成人的許多框架,在創作時,我找到一塊全新的領域,驚喜發現向來過於工整的書寫習慣被拆解了,句子的長短、換氣呼吸、節奏都與自己原先的作品有明顯的區別。 在錄音時,我發現小孩的學習能力很令人驚奇。參與製作的音樂人有南北腔調差異,聆聽錄製完成的作品,發現同一群孩子竟能維妙維肖地模仿各個音樂人的腔調,分毫不差。發音、咬字、用詞這些過去我在自己的創作領域裡並不特別講究的東西,透過孩子放大之後,讓我意識到各種形式的創作都必須「精準地傳達正確的事物」。 除了作為一個學習的契機,這也促使我開始思索每一世代獨有的養成與氣質。在客語創作的路上,清晰可見前輩音樂人的軌跡,他們的養成環境是相對閉鎖的,他們的腳真切地踩在土壤裡,他們的客語是深根的,在那樣的縱向基礎之上,往上生長發枝展葉。 我的世代更多的是橫向擴展,網路帶來資訊流,讓同一世代的創作者可以接觸到幾乎相同的訊息,快速且幅員廣闊,但除非刻意挖掘,幾乎沒有縱深,更遑論這個世代的長成,客語的生活環境與使用機會少了太多。 那之後我離開一直以來「在路上」的狀態,從台南搬回北部山區靠近老家的地方。十年的創作過程,越到後期越感覺到:儘管在南部住了十幾年,我的作品就是沒有永豐與生祥歌曲裡那種南方溫潤的大氣,就是沒有銘祐老師那種來自400年繁華古都的「市」的氣味。後來從朋友那邊聽到甘耀明老師的說法,我就懂了。 甘老師說,北部的山很魔幻。 向魔幻的山洄游 丘陵地帶多山、天黑得早而瀰漫著魔幻感,那些在黑暗中看不見的東西,從小浸潤著我的成長,已經內化不可磨滅,簡言之是一種「鬼氣」。我所寫的每個文字,鋪成軌跡指向我離開已久的山,原來我的每首歌,都跑回北部的山裡去了。 2016年,我在峨眉山區,農曆7月半前後,用11天完成新專輯11首詞曲,每日每夜寫作的時候,屋前屋後的生靈與氣息圍繞著我,這些歌曲吵鬧著說它們想被寫出來,那個狀態用起乩形容也不為過。 寫歌十年,這個時刻我突然感覺到真正進入客語的創作裡了,彷彿初次感受到用客語寫作歌詞的樂趣,像是諧音字的使用、語言的美感、畫面到語言的轉換、語言到曲風的融合,都是自然而然。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對這個創作工具是稍稍能夠掌握的。從沒想過我選擇的創作語言會真正帶領我回家,簡直就像是這個語言要求我給它一個它想要的生長環境。它是活生生的。 在那之後,2019年我製作以傅柯「愚人船」(Narrenschiff) 概念【註4】為主題的專輯,傅柯以流行疫病探討文明與瘋癲、同質與異質、主流與邊緣之間的人類心理與哲學,要用或許屬性更為農業、更為生活化的客語傳遞哲學思想似乎難為,卻反而讓一切皆是可能性。 方言的活跳性質讓我可以更無框架、更自由地使用字句去創造隱喻、創造超現實的空間、找到潛意識與意識、夢境與現實之間的通道,它本身具有的質樸也讓一個字詞更可能帶有多層涵義與色彩,更富詩意與想像力。 沒有人告訴我這可行,但也從來沒有人說這不可行。我想起家鄉的河流,它有時氾濫,有時平靜,從不懼怕陌生的流向與嶄新的面貌。 我夢見一條河流。它從很久以前就存在,許多人的話語和夢境、生命與死亡成為支流灌注到河水裡,河流流過許多崇高的山嶺,流過平原蜿蜒向前。河流漂送我離家,向陌生之地探索,隨後又牽引我回來尋找它,現在它輕輕承托起靈感與思想的船楫,一如昨天和先前的每一天,穩定又豐沛地前進著。 【註1】老古人言是客家對俗諺的稱呼,此句意指若還沒到驚蟄節氣就聽見雷響,將連下多日雨水。 【註2】秋天銀河呈現南北向的時候,芋頭就可以收成了。 【註3】1992年10月,美濃獲報消息,得知政府預備興建美濃水庫以提供高雄地區用水,於美濃水庫壩址位在斷層之上,建設有安全疑慮,且會嚴重破壞黃蝶翠谷熱帶母樹林之生態,以及衝擊村落內維持已久的傳統客家文化等因素,由曾貴海、鍾永豐等人籌組美濃愛鄉協進會,並在1993年率美濃客家鄉親搭乘夜行巴士,遠赴臺北抗議。 【註4】法國哲學家傅柯於1965年出版哲學書籍《瘋癲與文明:理性時代的瘋癲史》中提出的概念,藉由中古世紀歐洲於黑死病與痲瘋病流行之際發展出來將病患隔離的船隻,探討文明社會對異質人事物的排拒。 插畫/Cecil Tang   原文 / verse / https://www.verse.com.tw/article/misa-musician 文字 /米莎 圖片 /山下民謠提供 編輯 /游千慧 核稿 /蘇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