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一直都有許多神靈鬼怪的故事影集或者書,這次的公視影集因該是引起最多話題,跟外國合作,讓更多國家看見台灣文化,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開端,公視扮演著討論、建構平台的媒體,本來就是他因該扮演的角色,期待有更多的作品來討論反映台灣的現狀與紀錄。 在這裡面被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通靈這個議題吧! 先來談一下空間與環境的部分,地球就像是個試煉場,每個人就像是登入遊戲般地來到這裡,透過在這試煉場的經驗值累積,而有不一樣的等級與地位,而在這個試煉場外,則有不同試煉場的場域,也就是所謂的次元空間,我不認為這一切都如此單一,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絕對有其他的生物或者空間的存在,有交錯有平行也有共存。 用平常的方式看待,通靈就是溝通的一種管道,就像是說話一樣的媒介,而對話的對象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用眼睛看得見,如此而已,我們有許多感受接受器,最基本的就是六感:眼(視覺)、耳(聽覺)、鼻(嗅覺)、舌(味覺)、手(觸覺)、心(直覺),我們與生俱來有許多感受的設備,但我們這一輩子是否真的全面啟動,這就不一定了,加上許多的污染與蒙蔽,這些感受往往都不一定可以有所接收。 我們對看不見的總是有一種未知與好奇,因此而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索菲亞所提到的宮廟故事以及他對宮廟的論點,我認為過度偏激,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讓他覺得不舒服的過程,但不該以偏概全的讓整個戲劇不斷在呈現廟宇用盡辦法要賺錢的這種負面狀態,讓信仰與廟宇建立在功利之上,因影片大紅,而有更多發聲舞台機會的此時,已全面否定的狀態來論述,頂著通靈譯者的角色,我認為因該更全面性的去看待與論述才妥當。 我大概爬了一下索菲亞大部分的影片,都在談論宮廟內鬥,或者針對靈與神的論述,我有幾個看法是這樣,對我來說從小在各大廟宇走動,對於這些傳統信仰有著一定程度的好奇,進而讓我在這些年來也對此有一些田調與研究,我的觀察是廟宇大致上就是人&神兩種主要的元素,而是否能夠協調的合作與共存,那就要看這兩者的互動了,有許多的儀式或者禁忌基本上都是針對人居多,很多時候我到廟裡基本上都直接透過擲筊的方式與祂們來對話,有趣的事有時候我得到的答案並不一定是廟裡人跟我說的答案,然而有太多人的因素干擾著實際的資訊傳遞。 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 有一著新聞寫著,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文中寫著拍攝時因為是七月而有所擔心顧忌,但我倒覺得是劇中呈現的狀態我相信不會是媽祖想看到的樣子,並透過廣大的宣傳真的是正向的傳遞?還是負面放送呢?真的如新聞所說的可以將媽祖文化傳遞還是讓更多人誤以為台灣廟宇就是如此?甚至也呈現了台灣政治黑暗的那一面,我認為這才是不想借的原因。 神祇與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有實體而神祇與靈是屬於靈體罷了,我曾經問過他們那麼多的分靈如果都是由同一個靈而不斷的分再分,那不就越來越小了,而在我的理解裡,每一個神祇就像是一所學校,透過同一個系統學習,而被分派到不同的地方成為分靈,在同一個系統裡就像我們有雲端彙整資訊庫一樣,透過大數據資料與通報,來資訊傳遞與對話溝通,而這當然是在大廟系統的狀態,所以,我相信媽祖十分猶豫。 沒有領牌?硬著頭皮辦事 在影片中大部分對話的對象似乎都是死去的靈魂,在這浩瀚的萬物之中,有著不同的界與範圍,而與我們的世界中也有一個平行的時空而在這些多元的環境裡,皆有一定程度的範圍與限制,簡單來說每一個人可接觸的範圍有限,而跨越每一個界需要透過一些媒介,曾經救過一棵樹,透過對話的管道告訴我們樹根已經泡水,沒有打透不透水層,他命在旦夕,而後來透過樹醫生的判斷與拯救,也講一樣的話,雖然我們沒有成功拯救這棵樹,但讓我了解這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而有一次,在台東突然無法起床,全身冒汗,打電話給認識的老師來幫忙,我明顯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覺被電話的那一端給引流,慢慢的舒緩而正常的出動去辦活動,影片裡只是幫一個老師超渡,就好像耗盡體力,這我看起來比較像是沒好好練功學習,硬著頭皮上的狀態,然而超度不就是協助他去對的地方,或者跟他溝通或者找人帶她離開,這不就是一種引導師的概念,如果照故事描述,專門處理的師傅老師們不就得做一休三? 實際的台灣廟宇,禁止儀式做法辦事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媽祖廟,因為整個故事除了宮廟的黑暗面跟廟有關外,整個故事與媽祖以及廟裡的神祉完全沒有關係,雖然說是宣揚台灣信仰文化,但我看到比較多是宣揚個人偏頗論點居多,而台灣大部分具有規模的廟宇其實都靜止作法辦事,這跟事實也不符,有也只是神明的代言者,除非是小廟或私人神壇,這跟實際信仰狀態也完全不符合。 通靈少女,我每一集都準時收看,因為我覺得可以透過這樣來傳遞令人好奇的世界的故事,非常令人期待,但看完,坦白說非常無言且失望,雖然整體上以傳遞台灣文化被國際看見,我倒覺得是把許多黑暗面與不健康的面相,公諸於世而已,每一件事都有他好與不好的面相,然而我沒有看見廟宇信仰的價值以及它值得被保存的那一面,我不是說要全面的讚揚,但六集看完整個也太偏激了吧! 後續的媒體操作,整個造神索菲亞,打造一個平台讓他不斷的說這一切有多不堪,呈現台灣宮廟黑暗面、政治黑暗面甚至最後還呈現迷信到要死了還在廟裡拜拜,當然裡面放了許多橋段看似要平衡這一切,但我倒認為整個腳本對於台灣廟宇文化的瞭解與考察我認為有待加強,甚至傳遞許多誤解,整個故事的核心我看不到推廣台灣文化的這個宣傳口號的真實性,並加入為了讓戲劇有爆點的偶像劇風格,我覺得這並沒有加分,反而讓整體失去主體性,而也讓更多外國人有所誤解。 信仰,人心依歸 任何一個信仰都是一種依歸,而所存在的價值也有許多面向,除了一種寄託外,往往也是藝術殿堂,更是在此生活的人一種共同記憶,在過去更是大廟學堂的精神與價值,廟前的學習與社區的凝聚,三不五時的廟前夜市小吃,而廟宇除了神像、雕刻、歷史與記憶外,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各個教派,都是一種安定人心,凝聚力量的基地與環境,只是各自用不一樣的方式呈現與運作,這都跟世代的狀態與需求有著極大的關聯。 可惜,可以看見演員的努力,也看見導演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因該再多點探索
【時事新聞】時薪只有65元 劇團團長怒寫信給文化部長 最近吵得很火熱的這則新聞,其實我也有看到這個標案,就如同單位說的其實已經行之有年,只是沒有被講出來而已,台灣的公部門採購機制運用到現在可以說是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模式機制,我相信看過他們標案合約的人大概都可以了解我說的意思。 這個事件大概可以分為幾個部分討論,一個就是行政邏輯另一個就是實際狀態,這也是每一個標案目前遇到最大的問題與牴觸的地方,對公務人員來說他就是把上級給的經費跟單位期待的東西做連結然後搞出一個標案需求,然後進入願者上鉤的模式中,因為預算非常少,好一點的單位跟承辦就會比較體諒的幫忙思考可滿足現狀,又可以核銷的方式,慘一點的就是等簽了合約,就等著被予取予求,一切依法行政,不行就拿合約中的條文來要求你認帳。
【拆與不拆】屏東是最近拆掉許多建築,相對勢必有許多聲音,而在台灣因為文化部的歷史場域重現的計畫,讓保留與不保留掀起論戰,我的看法是因該去評估整體的狀態,才去思考保留與否。 喊出全區保留,那就要拿出後續配套的策略,看到大聲疾呼的保留論述,卻往往沒有保留後該如何是好的精闢解讀,看見拆就大聲抗議,我認為建物的拆與不拆需要有幾個層面的綜合評估: 歷史價值 用時間長短、工法、材料等來作為評估,是否夠久遠,又是否有具代表性的工法或者可以呈現當代的紀錄與痕跡,這個部分大概是最沒有爭議的部分,是否具有歷史價值,因為有歷史價值而被保留,這因該是毫無爭議的。 下面這兩個是最少被拿出來綜合評估的,尤其是『是否適用於當代』以及『保留後後續的使用方式與策略』,許多淪於為了保留而保留以屏東縣勝利眷村保留為例,七十一棟歷史建築保留,至今多年仍有超過三分之二的空間閒置,直到最近才因軍方移交完畢而拆除違建,讓建築解放看見原貌,看似歷史保存模範生,但實際上保留後的使用與後續狀態缺於整體規劃,文史工作者大聲疾呼的除了七十一棟包含旁邊的日式建物一共一百多棟都因該被保留,在這些聲音背後,更令人期待的是提出相對應的後續對策,否將只是一個錢窟以及讓政府成為包租公婆而已,保留後花大筆的預算整修,再轉租做商業使用,打造一條”咖啡街“?一條同值性極高的小型內部競爭區? 高喊保留的人,是否提出健全的方案與策略?而非把此當作炒作議題爭取資源的元素?辦辦活動短線運作? 修一棟房子大約五百到七百萬預算,請問七十一棟需要花多少納稅人的錢?三四億預算,如果這些房子都看成櫃子,我們有足夠的元素或材料來置入這些櫃子?我認為歷史保留與教育運用,絕對不只是把實體硬生生地留在那邊,全台灣有多處眷村保留,大多遇到類似的問題,因為歷史建築法而造成為了保留而不符合現在使用需求限制,又為了讓場域活化,在投注更多活動、活化經費,這真的是好的模式嗎?當然也會有為何是此地保留,他地拆除呢? 以下我提出我的一些看法: 歷史建築保留調整,當被提出歷史建築保留認定完成後,應有後續配套計畫,提出保留者應該相對提出後續整理、運作機制,並於一年內提出方案並執行,由政府協助其中相關行政程序,建立公基金模式並視整體規模成立合作社或者社團,來持續運作與堆動,甚至透過商業合作成立商會,由共同企業認養,若無法在一年內提出相對應階段配套方案,地方政府亦無意介入者, 將取消其文資身份,由地方政府啟動數位保存,而後拆除。 另外此建物認定為歷史建築,為私人所有,往往有持分的土地問題,由法院來協助協商,超過二分之一同意者,將亦同辦理成立基金管理,並提出後續營運推動方案,總言之,提出保留者應相對提出營運以及資源挹注之方法,而不是高喊後全都政府的責任,這將成為地方運作財政的一大問題。 區域廣闊者採區域保留方式,透過現代科技來呈現當時的情景,亦可達到其目的,空間使用跟人的生活有極大的關係,其實把眷村保留後,變成商店這中間對於歷史的呼應,我想就只剩下殼與一種口號! 所謂的文史工作者,是否將此地調查公共化,強化其整體公共性?還是成為組織團體或個人的財產?
如果你家的地毯超髒,但是客人就要到了,你可能有幾種處理方式:買一個地毯清潔機、請清潔公司專員來處理,或是到專業機具店裡租個地毯清潔機。但如果你住在倫敦南部的西諾伍德(West Norwood),現在還可以有個新選擇——你只要花個 9 英鎊(約新台幣360元)到附近的「借物館 」(Library of Things)借一台地毯清潔機來用就可以了。
擅長將人物繪畫結合進建築攝影的天空區塊間,著名的「天空藝術」藝術家THOMAS LAMADIEU來到高雄駁二,將人物繪畫結合進建築攝影,勾勒出屬於高雄的天空插畫。除了THOMAS LAMADIEU之外,高雄市政府文化局共邀請國內外共8位藝術家參與《指尖的重量》插畫攝影展,11月5日將於駁二藝術特區展出!
昨晚『又』收到貴單位的來信,內容如下圖。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收到貴單位這樣白目、不要臉、自以為是的『來信邀約』。過去一直選擇當作沒看見,一直以為大環境會慢慢變好,直到昨晚才深刻體認到,自己是多麼的無知 信件內容簡單來說,就是我們親愛的政府單位又想要辦活動了、又沒預算了,怎麼辦呢? 對了!貴單位有超廣大的街頭藝人DATA,各種類型,大量、免費、自備音響、自備表演器材,連交通費都省了,開始發通知吧! -野人 李威慶
7,899FansLike
0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