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三〉夜遊

0
635

Pbike站點,在政治考量之下,高密度的分布於萬年溪畔,好得以彰顯縣政府為屏東市民作的政績的關愛,不過說實在的,延著河岸騎車,沿途的風景其實挺美的,前幾個禮拜,剛通車時,與媽媽興高采烈的從文化中心沿著溪流下游順著騎去,目的地暫定為萬年公園的小翅膀景觀橋,有些路段的單車廊道並無做好銜接,還發生要逆向騎入來車道的危險窘境,都是因為商家霸占人行道的原因,不過這在南方地景而言,應該是司空見慣,和諧的容忍不對等的制度與霸道也算是種南台灣的人情味吧。

沿途經過的玉皇宮、小提琴故居旁的仁愛路音樂光雕橋,五光十色,自由路川流著機車轎車,隨著光與影的移動黏成了一脈光水,反倒比真正的萬年溪還動感逐流,抵達目的地發現萬年公園上方橫跨的光橋已熄燈,滑了一下手機,十點十分,只好安慰自己屏東縣府很環保、結能減碳,但一想到隔壁的城市─萬惡的海洋首都因為跟中央政府借貸了好幾千億元所以一定整座都市都白閃通明,便不自覺的比較性的碎嘴滴咕出,沒辦法誰叫屏東就是窮類似這樣的無奈心理話,神奇的是,冥冥之中,似乎有甚麼東西感應到我身上的負面磁場,決定要處罰我,就在我要還車後重新在借車時,系統竟然故障了,隨即撥了站點上的客服專線,還好是24小時的心理在快要流出感恩淚水的片刻,客服電話硬是打了好幾分鐘才終於連上,一想到還有人跟我一樣在屏客已經打烊市民都在準備刷牙的時刻還守困在冷風中的PBIKE電腦前,才稍為得到自嘲式的寬慰。

得到的結果是「請到鄰近的租車站在試一遍」只好先請媽媽騎到台糖量販店,我在狼狽的在寒風中從忠烈祠步行到鄰近車站借車,試了一遍,發現卡片被鎖住後,默默的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幫老爸辦的新卡,心裡慶幸還好有多這張卡不然就要在寒風中夜跑回家了,沿路苦笑著沿著廣東路騎回家,一對母子,兒子感到無奈,母親則是皺著眉頭不斷的說著還是機車比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