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s Posts by 【HO覓實習生】柯學宇

【HO覓實習生】柯學宇

10 POSTS 0 COMMENTS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十〉青島街

0
  朋友趁著寒假放風,暫時脫離知識剝削的學店,來屏東避冬。   我們是大學很要好的同學,在大一就彼此相約要到彼此的家裡作客,幾乎一起修課、一起搬宿舍,這個冬天,離那個興奮洋溢、口沫橫飛比劃著你一定要來巷口的麵店點一盤招牌小菜的約定,已是五年前了,一個畢業了半年等當兵暫時的自由著,一個碩士二年級。 轉角的麵店收攤了,但是巷口的紅茶店還開著,五年前,沒有小P,沒有現在已成畢德麥雅氣候的青島街,就著溫熱的水果茶,揀了個露天餐桌,些微光害的星空下,漫聊著一些無關緊要的十八十九歲,看著他懷著新奇且帶點滿足的眼光,我知道,對他而言,這座第一次來訪的城市,是段非常有趣的記憶,我自己也很開心,我的朋友認同並喜歡這座城市,撇開騎著小P朝著落日追向鐵橋後,雙腳的乳酸堆積,還有只差了三分鐘就多扣了的十塊錢小P,應該是下一次星空的茶餘了吧。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九〉東─火車站─礦協新村

0
  我是個古怪的屏東市民,因為我愛搭公車,尤其是在市區裡移動。 好幾年前聽說市公車停駛了,東線公車,從火車站發往礦協新村的公車。 空空的巴士,些微剝落但還算整潔的綠色皮椅,可自由打開的車窗是我對屏東客運的初次印象,某一年小學的暑假過後,站牌從巷口遷走了,站名也改了,鼎台大樓成為千禧公園。   公車的迷人之處,在於你只消將所有的目光注意放在車窗外的景緻,覽進沿路的市井與花草,就抵達了目標的,兩個差異與不相干的地名與村城因為這趟賞遊的眼光,連成了一氣美麗的旅途。   507公車,去年暑假開始,是這班公車的新名字。 我搭公車,在屏東。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八〉復古摩登

0
  午后三點,屏東女中站,晴朗溫暖。 停好小P,往林森路、中央市場的方向步行走去,這一帶是適合打牙祭的好地方,壽司、包蛋黃的黑輪、日本料亭,隨便一間店舖都是老屏東人的回憶堆疊         。 末廣町,是這一帶日本時代的總稱,末廣是日本漢字,逐漸興起繁盛的意思,貿易交流頻繁,商號布行聚集,因此這裡也胃納了不少疲困的遊客與商賈,所以得以有不少摩登的旅社,當然,時間魔術的催化,昔日的摩登已被復古的辭彙取代重定義,附近小巷穿插,適宜步行或小折巡禮。 舊與新。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七〉秘密基地

0
    〈秘密基地〉 探險/捉迷藏的樂趣/ 在於逃避追捕時帶來的刺激/時間到/不許動/脈搏跳動的聲息/ 和別人留下的涔涔汗珠從耳後流淌至頸脖的/游離   眼角底瞥見的風景是一道未曾注目過的/驚奇 通常是一條約約隱隱的窄巷/通常是一方背光的窟窿 這片景緻是屬於/哥倫布的望遠鏡。   天空/五育樓十F的窗櫺/上面貼著禁止進去 噓/推開/這片雲彩是屬於/哥倫布的望遠鏡。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六〉城與郊

0
  駕訓班,屬於鄰避設施,通常會位於城市的邊緣,或鄰近鄉野的過渡帶。   最近在學開車,我的上課地點在農野鄉間小巷中迂迴間,從家裡到海豐通常要依賴機車,腳踏車也行,但是......大概也已經是火車站到麟洛的距離,是一段值得發懶的移動,直到有一天,從軍隊放假出來的家弟要透透自由的風,將車子無預警騎走後,我立刻想起了亮黃黃的小P好朋友,但是現實總是殘酷的,像一桶冷氣團來襲時還無故潑灑下來的冷水,「海豐,是不是沒有小P?」 仔細一看,會發現小P只在都市計畫範圍內發現蹤跡,同樣屬於屏東市範圍的大型聚落─海豐、公館、頭前溪、歸來、大湖、和興,完全沒有小P的蹤跡 ,同樣是市民,但是為什麼沒有設點?雖然腦海裡已經有答案(很多沒有頭緒的事情只要將之歸咎於政治─這種大人們的遊戲就會立刻有解答歐齁齁) ,但此時此刻真的覺得美中不足,很不方便 ,本來浪漫的風景想像,騎著小P徜徉在風和稻穗與竹葉林之間,沒有車,沒有點,怎麼玩?   究竟也只是同一座城市,資源的分配與享用,也跟地景一般,城與郊,多與寡,值得玩味。 據悉第二波站點已經要公布了,我要開始禱告。 圖片轉載至PBIKE官網以及http://gemvg.com/ Google Earth my Virtual Globe , 一位Google Earth 玩家的部落格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五〉暗暝時陣的香客

0
  玉皇宮,是道家系統裡的神職組織,猶如總統府一般,各個職位都有應對負責、專管的神祇,身為阿緱街頭在地夜貓子,也是大學剛畢業作息還沒調整,除了屏東夜市之外,進香求神拜佛也是可以在這個時段進行的,恰巧小P在這也有站點,若是早上來訪,隔壁的宗盛公祠也可順道一覽。 晚上十點就要關門了,還有四十幾分鐘可拜,拿了三炷清香點了香芯就開始參訪了,其實沒有甚麼特別請求,應該是說,家人的身體健康或自己的未來,有需要幫忙就來廟裡一趟,是一種人之常情,但就是覺得還挺現實的;有時拿著香端在胸前,就只是心裡默念著「你好,好久不見,我來看你了」,也確實是因為過了晚上九點,整座城市的遊逛空間紛紛打烊或沒甚麼行人,想湊湊點人氣覺得無聊想看看人,就來廟裡走走,果然和我跟我弟一樣暗冥來訪的香客也不少。 一樓主供的是甚麼神明也有點忘了,不過二樓的孔子桌前到是擺了不少複製的准考證影本,玉皇大帝在二樓建築的中間堂,空間整體挑高快兩層樓,神像頗為龐巨,不過沒有上三地門前的三教寶宮裡的七爺八爺懾人,本來還想上三四樓繼續參拜,但看到廟方人員已開始在關小門及收香火,只好加快進程,跟玉皇大帝請完安後,才佈下階梯離去。 眼前的小P站點是位於加蓋的河道上,屏東人都知道的黑金黃帝,伍先生,代表作,不過也是因缺乏廟前廣場才加以保留的,算是一種政治歷史的實體遺跡吧;看一看手機的日曆,也快過年了,大年初九,是玉皇宮最為熱鬧輝煌的日子,到時可能要提早卡位才能繞過磨肩的人群,一嘗好吃的素麵。 懷念以前高中步出K書中心後騎著單車在市區漫無目的的晃逛,所見到玉皇宮夜晚姿色的驚嘆,真的是一片燈火闌珊,橘紅色的一片,幽微但又亮晃晃的,現在是更明亮了,說不出來的惋嘆,增添了好多顆白色的高瓦數燈泡,總覺得沒有以前那樣美了,神秘感突然,曝曬在陽光下,不見了,有些東西跟有些事情。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四〉太平洋百貨是屏東市民的Best Ftriend

0
星期一,騎著小P買新衣,說到要往哪兒去,不要懷疑,請直覺屏東好朋友,太平洋百貨。 其實不只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都可以來這裡,尤其是對有潔癖的市民,例如我,根本是迦南福地,怎麼說呢? PBIKE屏東美術館站是屏東市區公廁密度最高的地方,中山公園、太百本館加二館、屏美館、屏東旅遊中心,重點是量多質還優,當然公廁密度第二高的熱區─屏東女中站,環球購中心、旅遊文學館、加油站,也是同一條公園路上,就算號稱是全屏東縣最乾淨的路段也不為過,其中以太平洋百貨,最深得我心,除了免費的廁紙跟、hand dryer這種基本款以外,還有提供音樂、館內廣播(順便知道有沒有錯過吉利卡優惠還有誰家的小孩又走失了)、舒適的空調(夏天很重要),重點重點,太百的芳香劑,最好聞(環球只輸在芳香劑太淡了),是繽紛糖果口味,會讓人在上完廁所後以為自己的排遺物聞起來有清新蘋果香,產生自己很乾淨的恍惚錯覺,還有太平洋百貨的日系裝潢,在從一踏進去東側門後會感到自己的每一個動作或姿勢甚至是意圖(例如上廁所)是朝著時髦邁進,而屏美館的廁所則是贏在採用自然光,走日和俐落風格路線,在使用的同時甚會不經意的哼唱出風尚都會感的長假主題曲而不自知。 不過小叮嚀,情況是在您還忍受的住便意且能夠步行前往家裡附近站點租車並騎至太百對面的PBIKE站點為主的狀態下,若是符合以上條件,請享受一趟資本主義難得提供免費的公共空間的使用與正義之旅。   情報─太平洋百貨廁所開放時間:一至五 11:00~22:00    六日10:30~22:00 屏美館廁所開放時間:二至日 8:30~17:00    五 8:30~21:30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三〉夜遊

0
Pbike站點,在政治考量之下,高密度的分布於萬年溪畔,好得以彰顯縣政府為屏東市民作的政績的關愛,不過說實在的,延著河岸騎車,沿途的風景其實挺美的,前幾個禮拜,剛通車時,與媽媽興高采烈的從文化中心沿著溪流下游順著騎去,目的地暫定為萬年公園的小翅膀景觀橋,有些路段的單車廊道並無做好銜接,還發生要逆向騎入來車道的危險窘境,都是因為商家霸占人行道的原因,不過這在南方地景而言,應該是司空見慣,和諧的容忍不對等的制度與霸道也算是種南台灣的人情味吧。 沿途經過的玉皇宮、小提琴故居旁的仁愛路音樂光雕橋,五光十色,自由路川流著機車轎車,隨著光與影的移動黏成了一脈光水,反倒比真正的萬年溪還動感逐流,抵達目的地發現萬年公園上方橫跨的光橋已熄燈,滑了一下手機,十點十分,只好安慰自己屏東縣府很環保、結能減碳,但一想到隔壁的城市─萬惡的海洋首都因為跟中央政府借貸了好幾千億元所以一定整座都市都白閃通明,便不自覺的比較性的碎嘴滴咕出,沒辦法誰叫屏東就是窮類似這樣的無奈心理話,神奇的是,冥冥之中,似乎有甚麼東西感應到我身上的負面磁場,決定要處罰我,就在我要還車後重新在借車時,系統竟然故障了,隨即撥了站點上的客服專線,還好是24小時的心理在快要流出感恩淚水的片刻,客服電話硬是打了好幾分鐘才終於連上,一想到還有人跟我一樣在屏客已經打烊市民都在準備刷牙的時刻還守困在冷風中的PBIKE電腦前,才稍為得到自嘲式的寬慰。 得到的結果是「請到鄰近的租車站在試一遍」只好先請媽媽騎到台糖量販店,我在狼狽的在寒風中從忠烈祠步行到鄰近車站借車,試了一遍,發現卡片被鎖住後,默默的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幫老爸辦的新卡,心裡慶幸還好有多這張卡不然就要在寒風中夜跑回家了,沿路苦笑著沿著廣東路騎回家,一對母子,兒子感到無奈,母親則是皺著眉頭不斷的說著還是機車比較方便。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二〉騎著小P去趕集

0
  如果想要擠身屏東的藝文圈,追蹤小陽春日子的粉絲專頁是最基本,三位各具才藝的女主人,分別負責並專長於園藝、攝影、歲月飾物,用光影與美感將日式眷舍妝點的頗有姿色,但位在不到5米的巷道裡,不要小看這座美輪美奐的小院落,它可是頗大牌,平均每兩個月才開放2~3天,身為藝文愛好者的我,只要一發現小陽有公告,一定是要不計萬難排除一切,將其它繁瑣的行程排開去探望這個傲嬌的院子。 今天果然沒讓我失望,小字輩市集,躬逢其盛,穿越前庭凹折的花圃,後院小草地已擠滿攤販跟準備灑錢的市民,還搭配某個音樂教室的小朋友樂團的樂器演奏,頗有文雅但不失庶民的小熱鬧感,而觀賞攤販的商品展示也是一種享受,手做的肥皂石台,質樸的棉麻繩、故意童趣的商品標示字跡、喜氣且惡搞的小春聯,每一個攤位都是對生活不同的美好想望,當然,受到資本主義擺弄得我們,挖寶是一定要的例行。 套一句讀社會學做的一句筆記重點,「我們通常以為只要消費就能夠解決所有事情。」買一個美好生活的同時,又替返鄉創業青年們多支持一份夢想,不是很好嗎?    

【南國冬日●屏東街頭X公共自行車踏察日誌】〈一〉談:為甚麼我們要騎PBIKE

0
身邊的朋友,不管是朋友還是長輩親戚,似乎沒有因為Pbike在屏東開通而感到開心,多的是一些擔憂,其實也叫做冷諷;「有人騎嗎?」「都有機車了騎那個幹嘛?」「屏東這種小地方有需要嗎?」「遲早會倒吧?」 除了缺乏城市認同感以及相關都市地理學背景以外,我找不到有別的理由能夠說服自己為何會有這等市民想法的存在,真要說,或許是在傳播媒體的社會結構破害下,讓非台北市民以外的中華民國國民認為詆毀自己的家鄉城市是為一種有智慧的表現,這是人之常情吧! 我想,一座城市,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它創造了一個通融與匯聚的空間,除了正常人(抱歉直接大白眼一遍,因為這個詞本身不存在,但為了方便就不負責任的使用,通常二元區隔能讓閱讀者能快速掌握文意,但很不負責任再次強調)以外,還容納了鄉村所排斥的人群,思想言談怪異偏激之徒、身障人士、流浪漢、妓戶、非異性戀人士等,一切機會重新開始在這裡激盪或發生,一些體制與結構開始在這裡鬆動與被挑戰,創意像高處往低處流的水源源不絕,那個這裡叫作文明,那個這裡叫作城市,城市之所以偉大或可貴,在文藝復興時期多所被詩歌讚頌就不多提了。(其實也離原題很偏了)   城市作為一個思想大容器,之間的橫向連結是很重要的血管,這個血管交通了想法、思考、人,城市的血管說穿了就是促成人與人會面的方式─運輸工具,腳、獸力、機車、汽車、火車、公車,種類繁多以確保城市循環系統的暢通,如果說能多一條淋巴伸入血管所不及而感到冰冷的部位,身體是不是會更健康活絡;而公共自行車系統,恰巧就是這條多的微微血管或淋巴腺,破落社區的住戶,缺乏政治資源關愛的街坊鄰居,能夠因為多一種能動性的選擇,而多取得階級流動的籌碼,外地來屏東讀書的遊子、家窮沒錢沒機車的貧戶,不會騎機車或開車的人(小孩、老人,尤其老嫗),能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會受到交通工具的拘束限制,聊天購物消費打牌都是讓文明向前推進的方式,尤其屏東市區公車站點已萬年不改,班次還逐年減班甚至因不明原因(就是不堪虧損)而停駛,更顯得Pbike系統的珍貴,或許有人會說隨著數位時代,網際網路來臨,地球村建立,社群軟體出現,距離已不是距離,不必要靠著交通來實現交流,但是傳播工具究竟只是一種工具,我們無法確認資訊與想法在虛擬平台上建構的真實與虛構性,最簡單屬於人類本能的溝通能力被工具取代,不是很荒唐、很異化嗎? 謝謝你讀到這裡,一篇小牢騷,私人見解,關於Pbike的存與反,我支持前者,但Pbike的站址與維護也不是都沒有問題的,當然不是在今天要討論的範圍。 觀察,體會、看見,如果想讓整座城市更好,這是身為一個屏東市民的基礎技能,不要放著已經點開了還沒用,可惜掉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