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青創】竹科夫妻檔 傳承日曬製麵老店重新飄香

【屏東青創】竹科夫妻檔 傳承日曬製麵老店重新飄香

——————————————————————————-以下原文出處-天下雜誌

2014年,一通媽媽病重的電話,讓原本在竹科工作的吳冠翬夫妻二人急奔回家,安慰家人、照顧母親,也準備慢慢結束家裏做了幾十年的傳統手工製麵生意,沒想到卻是人生的轉彎點。

吳家製麵從爺爺輩開始傳下來,若乍然要收攤,長輩捨不得,為了寬宥老人家心,吳冠翬夫妻嚐試接手製麵。「真的接觸了之後才發現,這一行真的不簡單」,吳冠翬說,因為日曬式的手工製麵太辛苦,從小家人只叫他念書,他未曾了解手工製麵的細節,深入之後才發覺,利用屏東充足日曬完成的手工製麵,是最融合在地光、風、水的獨特產業,卻因為傳統的觀念與製作方式,快速凋零中。

原本同一條街上有5、6家日曬製麵廠,整街滿滿的掛麵是吳冠翬童年印象,卻一家家結束營業,「在我回來的半年內,另一家就因為沒有繼承人而關掉」,吳冠翬開始猶豫是否該照著原訂計畫,結束日曬製麵的生意。

保存傳產的方法-轉型

吳冠翬夫妻討論後,決定承接起家業,同時認知到「必需改變才能延續」。吳家原本製麵的方式十分傳統,做法師徒口耳相傳,利用長年的經驗來保持品質,為減少開支,所有工作由家人負擔,吳冠翬依據過去在竹科工作的經驗,認為必需要改為標準量化製程、招募員工來分工、制定管理辦法,傳產老店轉型,才能持續走下去。

一開始,二代之間對於該如何傳承家業、觀念、做法水火不融,但吳冠翬堅持規格化、具像化製麵的作法與流程,才有辦法讓其他人也能進入日曬製麵的領域,延續產業。經過不斷折衝,長安製麵在吳冠翬夫妻的改革下,開設公司、找到團隊,保存技藝、傳承家業、養家的同時,也讓其他的屏東青年有在地工作的一技之長。

談起創業與夢想,吳冠翬認為再崇高的理想都該建立在能養活自己的前提下,所幸屏東縣政府近幾年積極幫忙青年創業,提到青年學院他非常有感,認為政府不需要幫青創找生意,而是提供一個交流的平台,讓有同樣想法的青創業者可以建立關係、討論、合作,讓產業共融取代獨賣或競爭的關係。

長安製麵一開始創立品牌時,吳冠翬不擅長行銷與包裝,也是透過青年學院的朋友幫忙來建立品牌定位,老酒新裝,令人耳目一新。

畫譜 RE EXHIBITING

畫譜 RE EXHIBITING 日期 Term:2014/10/11~11/09 時間 Time:周一至周四 10:00~18:00 周五至周日暨國定假日 10:00~20:00 開幕 Opening:2014/10/11 15:00 地點 Venue:駁二藝術特區 P3 倉庫 The Pier-2 Art Center P3 Warehouse 悍圖社 Hantoo Art Group (楊茂林 YANG Mao-Lin、吳天章...

無縫接軌的真實vs超現實,由上百張照片合成的反轉世界

在眼睛所見都未必是真實的現在,更何況是照相機所拍下來的圖像呢?瑞典攝影師 Erik Johansson 就發揮超精湛的後製技巧,將一幅幅攝影作品變成眼不見為憑的超現實視覺效果,果然令人震撼。 Johansson 的作品厲害之處,是現實與非現實之間的結合,無縫接軌的程度,讓人摸不清究竟是自己眼花,還是世界上又出現什麼我們不了解的事情。 要拍出這樣的神作,準備工作可不少,每張照片其實是由幾百張不同的影像所組成,然而透過後製作業,每張照片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就連澳洲的運輸事故委員會 (Transportation Accident Commission),都使用 Johansson 的照片作為宣導照片,提醒大家嗑藥後開車,眼前所見就如同照片一樣,可是分不清楚上下左右、顛倒逆向的危險駕駛行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rxXsKgenos erikjohanssonphoto.com   《資料來源:大人物》  

【屏東藝文】美術館展覽—織.女-武玉玲、林介文聯展

以「種子」的核心概念呈現「芽/土地、子宮/身體、部落/女性的鏈結力量」,邀請排灣族藝術家武玉玲及太魯閣族藝術家林介文以聯展的方式進行對話,從女性的生命觀點出發,詮釋部落的美學與哲思。 展覽藉由兩位不同族群、不同創作脈絡的原住民女性藝術家,以織、纏、勾、繞生命故事、女性經驗及族群意識,進行對自我、傳統文化的反思,以及其娓娓地敘述日常的、微觀的生命片刻,如同一顆落地種子的生長過程,所釋放的生命覺醒、療癒與延續的脈動力量。 展覽期間:107年6月8日(五)至9月16日(日) 展出地點:屏東美術館202展覽室 source

畢拉密影展Pyramid Film Festival|觀漁 About the maritime drifters

播放電影| 觀漁 About the maritime drifters 活動時間|2017/10/29(日)18:30~20:00 播放地點| 東協廣場金字塔前(台中市中區綠川西街135號) 與  談| 粘媺婕製片 主辦單位| 1095文史工作室、 SEAT南方時驗室 預告連結 台灣│2016│紀錄片│Color│HDcam│23min 台灣漁業勞動人口短缺,引進外籍漁工填補缺口。有別於傳統漁業分紅制,外籍漁工採取月薪制,海上不穩定的工作型態,引發勞健保、工時及加班費的爭議。勞基法作為最低勞動基準,面對海上特殊的勞動環境,要如何做適當的調整規範,才能真正保障漁工與僱主的權益? 洪雅治,身為一名女性導演,母親是印尼華僑的特殊身分,讓導演對外籍移工、外籍配偶以及性別的議題都極為關注。這次導演將眼光放在台灣較少人關注的外籍漁工身上,希望讓更多人能夠關切到漁業以及外籍移工的議題。   via:1095,粉絲專頁

[ 當士兵遇見卡門 ]2013薪傳打擊樂團擊樂劇場音樂會

薪傳打擊樂團成立至今近二十年,以立足在地傳統文化出發,創作新概念擊樂劇場演出形式,近年多有不同概念方向的製作呈現,如文學導向結合書法之美的『九歌』;以RAP為骨幹暗諷社會亂象的『RAP嘻哈擊』;以地方陣頭角度新詮釋的創作『陣頭』;饒富童趣的『明暗之間』等。 此次將突破以往的方式,以打擊樂團結合小提琴家演奏家葉翘任、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以及光鹽紙影戲團,改編著名的古典音樂『士兵的故事』、『卡門』,隨著新編古典音樂的律動,帶來樂、音、影的炫技演出!此次展演將以絕佳的聲光展現,突破台灣觀眾視覺與聽覺的美感經驗,並以輕鬆活潑的紙影戲故事導聆,引導觀眾進入不同凡響的表演藝術殿堂! 1. 士兵的故事-------------------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 2. 卡門組曲----------------------比才(Georges Bizet) 演出內容簡介 1. 『大兵的故事』 史特拉汶斯基在1918年為巡迴劇場寫的舞劇音樂,劇本是由卡謬所寫,由於一次大戰後,因應經濟的蕭條,他特別精簡編制,這齣劇只需要三位演員、一位旁白跟七位音樂家就能演出。出場的人物有:士兵、惡魔、公主,一個朗誦旁白者;原樂器編制為:豎笛、低音管、小號、長號、小提琴、低音提琴、打擊樂器。 故事大綱為:一位琴藝很好的士兵,在河邊認識由惡魔假扮的老頭後,用他的小提琴與老頭交換魔法書。當士兵回到家後,發現未婚妻嫁人了,傷心的他用魔法書將自己變成有錢人,並再次展開旅程。有一天,大兵流浪到一個城市,這個城市的公主病了,士兵想要醫治公主,並能娶公主為妻,而惡魔也來到這個城市,與大兵有著同樣的目的。後來士兵以小提琴聲治好公主的病,忌妒的惡魔詛咒士兵不得離開這個城市,否則便可抓走他。與公主幸福生活的士兵,覺得想念家鄉,於是離開城市想要回家,結果一出城就被惡魔抓走了。 2. 『卡門』組曲 卡門是法國小說家梅里美的名著,比才改編為歌劇,成為音樂史上一部流傳最廣﹑最通俗﹑最為人熱愛的﹑不朽的﹑偉大的歌劇,也是比才傳世的代表名作。它有一個悲劇性的故事: 卡門是西班牙賽維里地方,一個行為放蕩﹑對愛情毫不珍視的美麗女子,在一家軍營附近的製煙工廠工作。她先有意無意的誘惑了一位軍營裏的軍官姚賽,姚賽因她而拋棄了妻子,又因縱放犯了罪的卡門,幫她走私,且妒殺了他的上司,因而被通緝,他在走投無路之下,乃逃亡上山,乾脆加入走私集團,弄得身敗名裂。然而卡門根本不在乎姚賽的那份深情,又別戀了一位鬥牛士。姚賽苦苦哀求,甚至加以威脅恫嚇,都不能使卡門回心轉意。最後在忍無可忍之下,終於狠心的拔刀刺死卡門,結束這齣悲劇。 比才卡門歌劇的音樂,極富色彩與變化,有如五彩繽紛,變化萬端的晚霞,絢爛奪目,優美迷人。後人由劇中的管絃樂曲,隨意選擇數首,組合編排,在音樂會上演奏,這就是卡門組曲。通常最常被選來演奏的是以下數段: (1)阿拉貢舞曲:第四幕間奏曲。這是一首活潑的西班牙舞曲,具有明顯的舞蹈節奏與吉普賽風格,旋律流暢﹑熱情,但也隱藏著不祥與悲傷。這是多麼迷人的音樂,閃耀著比才超人的音彩天才的光輝,叫人難以忘懷。 (2)第三幕間奏曲:在豎琴的琶音中,長笛奏出了一段清澄優美﹑充滿柔情的輕歌。這牧歌風的旋律,被認為是比才作品中最美麗動人的一 段。 (3)阿卡拉龍騎兵:第二幕間奏曲。這是一段樸素可愛的樂曲,木管吹出的歌謠風旋律,充滿了愉快與俏皮的韻味。 (4)鬥牛士之歌:第一幕前奏曲。一開始便是一個充滿狂熱耀眼氣氛的場面音樂,令人興奮的鬥牛即將開始,這段進行曲反覆後,出現威 風 凜凜﹑雄豪壯麗的鬥牛士之歌:「鬥牛勇士快準備起來,鬥牛勇士,鬥牛勇士,在英勇的戰鬥中,有雙黑色眼睛,充滿了愛情,在等著 你,在等著你,勇士!」這是一段很有名的音樂。後段又重覆一次開頭的進行曲。 2013/06/07(五)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2013/06/09(日)  14:30 /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2013/06/28(五)  19:30        ...

【專題報導】高雄寺廟文史系列─鳳山龍山寺

▲鳳山區域位置圖(圖片出處) 鳳山在清領時期便是很重要的一個地標,「鳳山」一詞在早期是指在現今高雄左營區的範圍,但後期又在現今鳳山區的地方建了一座新城,稱為鳳山新城,爾後新城便是指現今的鳳山區。 ▲鳳山龍山寺廟門前 鳳山區的歷史非常久遠,區域內的文化資產也非常有可看性,這次要為各位介紹的便是在鳳山區裡的國定古蹟─鳳山龍山寺。 龍山寺一詞相信大家並不陌生,龍山寺在台灣有五間,分別是艋舺龍山寺、鹿港龍山寺、鳳山龍山寺、台南龍山寺、淡水龍山寺,若以建廟時間來看,台南龍山寺是最早的,而鳳山龍山寺是第三座興建的,其中規模最大的便是鹿港龍山寺。   鳳山龍山寺起源 鳳山龍山寺建於乾隆初年(約西元1735年),是一座將近三百年的老廟,而正確的年代不可考證,但是廟內有一塊「南雲東照」的木匾,落款為「乾隆歲次庚辰」,時為乾隆25年,(西元1760年),廟方經各史籍考證,認為也有可能建於康熙末年。 ▲鳳山龍山寺旁香客大樓                     ▲南雲東照匾額 相傳康熙年間,有一位來自福建的先民,攜帶著泉州府晉江縣安海鄉龍山寺的觀音菩薩香火包,行經一口古井,香火包放在井旁的石榴樹枝上,忘了帶走,之後每日夜晚便會發光,因此附近居民便認為是菩薩顯靈,將石榴樹雕成觀音佛像,建廟奉祀,並沿用祖廟龍山寺的名稱。   鳳山龍山寺特色與價值 台灣的龍山寺有五間,有四間被登錄為文化資產,其中鳳山龍山寺登錄為國定古蹟,由行政院文化部所管轄。鳳山龍山寺早在1985年就被登錄,可以說是台灣非常早的古蹟。 ▲清代碑記,記載龍山寺修築記事   台灣五大龍山寺(由北至南)   建廟時間 文化資產類別 相片 1.     淡水龍山寺   清咸豐八年三月(1858年)建立 直轄市定古蹟 圖片出處 2.     艋舺龍山寺   清乾隆3年(1738年)建立 直轄市定古蹟 圖片出處 3.     鹿港龍山寺   清乾隆51年(1786年)建立 國定古蹟 圖片出處 4.     台南龍山寺   清康熙54年(1715年)建立 尚未登錄為文化資產 圖片出處 5.     鳳山龍山寺   清乾隆30年(1765年) 國定古蹟   在介紹鳳山龍山寺的特色以前,還記得上一篇提到的古蹟知識網嗎,若忘記的趕緊點進去複習一下,接下來一起來看看龍山寺的建築之美吧。 ▲鳳山龍山寺剖面圖(圖片由國定古蹟─鳳山龍山寺提供) 鳳山龍山寺經歷不同時期的擴建,前後共整修了五次,形成今日之規模,龍山寺管理委員會非常重視廟宇本身的修繕,兩百多年來的廟宇才可以保存得如此完善。寺廟的格局是兩殿式(註1),內部的裝飾可是非常豐富,前往廟宇時可以多花一點時間欣賞。    ▲廟門外裝飾,可看出顏色豐富、剪裁俐落,可說非常精細的作品。 ▲龍山寺本身主祀觀世音菩薩,廟宇內部也有許多匾額,可看出在正殿內正面朝門口擺放的就有五塊之多。 ▲龍山寺正面圖及匾額數量。(圖片由國定古蹟─鳳山龍山寺提供) 配置有前殿及正殿,兩者間以廊道或拜亭相連。位於市街者常使用「兩殿兩廊」式,形如街屋,如宜蘭昭應宮;另一種左右設護龍,有如民宅的四合院,稱「兩殿兩廊兩護室」,此種格局是台灣常見的中型寺廟格局,如淡水鄞山寺 ▲註1兩殿式建築   龍山寺相關報導: 龍山寺年底可望成為國定古蹟 龍山寺疑似遭受縱火 宮廟信仰的意義是什麼 生活就是文化 什麼是文化?文化就是生活的一部份,而在台灣人的生活中又有什麼不可或缺的文化呢? 現在社會已經是多元化的信仰,以往信仰不像現在這麼開放、多元,對於其他宗教的接受度也沒有很高。早期台灣大部分都是道教的寺廟為主,因此許多台灣宮廟都已存在百年以上,某些廟宇更長達兩百多年的歷史,可以說「宮廟文化」已經深入台灣人心底了。 從小到大,台灣人大部分時間都會拜拜,考試拜拜、找工作拜拜,過年更要拜拜,點光明燈、點文昌燈等等。每樣生活可以說都離不開宮廟,不論是東方神明或是西方的宗教也都會祈禱平安、順利,宮廟文化已環繞在你我周遭。 宮廟之美 以宮廟本身的建築來說,每間宮廟都有許多的裝飾和雕刻。有些宮廟的裝飾來自台灣國寶級的人物,在傳統工藝逐漸流逝的時代下,這些裝飾、實質藝術品,更是值得被保存下來。廟宇的建築不像現代的鋼筋水泥,大部分是木作、石作,這些都是從很古老的工法流傳下來的,先人的智慧去創造出來的。 在宮廟本體的建築特色以外,在內部細微的裝飾也是有許多值得研究的。宮廟經常以交趾陶來作裝飾,以及一些雕刻、木雕、石雕等等,然而這些雕刻都是以手工來製作,通常像交趾陶這種手工藝,要「出師」都是需要好幾年的時間,甚至十幾年都有可能,導致這些技藝在現代漸漸失傳,宮廟裡的更是值得保存。宮廟內也會記載著許多關於此座廟的人、事、物,可說是一座小型的故事圖書館。 信仰的必要性? 因為台灣的文化,許多宗教也會彼此融合。大多數的台灣人即使沒有特定的信仰,也會拿香拜拜,或是到教堂做禮拜。這些都成為了台灣文化的一部份。 信與不信其實在於自己的內心,科學無法證明的事物,不一定不存在,愛因斯坦曾說過:「人生有許多經驗,其中最美的莫過於對奧祕世界的親證,對奧祕的世界、對你不了解的神祕世界的一種親身經驗。這是藝術的根源,也是科學的根源。」之所以會開啟一件事物的證明,不就是因為疑惑嗎?信仰也是如此,或許無法證明他的存在,但也因為它的神秘與奧祕才會令世人更想探討。 在現今科學的世代,也無法把信仰宗教給屏除,多數人還是選擇相信。人信與不信存在在人的心中,而信仰最大的目的,是帶人們走向正面的道路,只要能帶給人正向的影響,那「神」存不存在還很重要嗎?   南藝網編輯 / evelyn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