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演武場特展│機構木偶迷蹤記

屏東演武場特展機構木偶迷蹤記

—————————————————————————-以下原文出處-屏東縣政府

活動內容:

展覽名稱:機構木偶迷蹤記
展覽日期:109.10.23(五)-110.1.24(日)
開幕式:109.10.23(五)上午10點30分
展覽時間: 0900-1730(每逢週一及國定假日休館)
展覽地點:屏東演武場(屏東市公園路28號)
展覽概念:長途跋涉來到屏東演武場的機構木偶,每到了整點就會有離奇失蹤事件,為此機構木偶王國國王每天暴躁如雷,士兵也抓破頭十分煩惱。事發的現場只剩下失蹤機構木偶的照片和嫌犯留下的便條紙,聰明的你是否可以協助找出線索,在機構木偶們發生事故前,把訊息帶回城堡給國王贏得懸賞呢?

手做活動:

11/1、11/28、12/19、1/19
上午10點30分

地點:屏東演武場、屏東美術館2樓教室

位置圖片

主辦單位:

文化處博物美術科

聯絡人:

馮敏婷

聯絡電話:

8-7360330*561

『無限上鋼 STEEL SUPER』2014高雄國際鋼雕藝術

無限上鋼 STEEL SUPER 2014高雄國際鋼雕藝術節 Kaohsiung International Steel & Iron Art Festival 2014 展覽日期:2014/12/20-2015/01/11 開放時間:週一至週四 10:00~18:00 週五六日及國定假日 10:00~20:00 展覽地點:駁二藝術特區淺三碼頭 開幕記者會:2014/12/25下午15:00 主辦單位:高雄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東和鋼鐵文化基金會 官網:『無限上鋼 STEEL SUPER』2014高雄國際鋼雕藝術 2014 第七屆高雄國際鋼雕藝術節,以「無限上鋼」命題,除了直指在以重工業奠基的高雄舉行的這個城市藝術節「鋼鐵限定」的鮮明路線與屬性,更試圖呈現鋼鐵雕塑的不同可能,以無限擴展的視野來開展這場充滿鋼鐵港都特質的藝術盛會。馬列主義中的「無限上綱」,原指政治批判過程中誇大其實的思維與手段。高雄國際鋼雕藝術節改「綱」為「鋼」,以「超越既定」翻轉其原有的負面意涵,藉開放的藝術想像與多元詮釋,重新刻寫也再度擴展與鋼鐵的新美學關係。 參展藝術家 義大利 / 瑞卡多.柯德羅(Riccardo Cordero) 俄羅斯 / 尼古拉‧波利斯基(Nikolay Polissky) 中國 / 尚曉風(Shang,...

好吃又好玩!親愛的,我把食物變成雕像了!

如果說到食物除了吃喝以外的應用,應該就是擺盤上的點點裝飾了吧,不過大部分的餐廳上菜都是以食物為主,擺盤為輔,不然可能會被認為是在浪費食物(囧)。但是現在,羅馬尼亞的藝術家丹‧克雷杜(Dan Cretu)要告訴你:食物可以好吃又好玩!

自由即興鼓手豐住芳三郎台灣巡演:台南場

第二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台南場次 【豐住芳三郎X李世揚X謝明諺 三重奏】 台南場次為第二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唯一南部場次,特邀5年前曾到訪府城的日本第一代爵士即興大師豐住芳三郎再次回到台南演出,搭配當時台南現場一同錄製金音獎得獎唱片《樂無歇》的重奏夥伴鋼琴家李世揚,並加入世大運閉幕薩克斯風演奏家謝明諺 ,精彩可期! ——————————————————— >>>豐住芳三郎 Sabu Toyozumi 出生於1943年的豐住,在日本自由爵士先鋒富樫雅彥的指導下進入爵士樂圈,後來也參加了日本流行搖滾歌手米奇‧寇提斯(Micky Curtis)的「武士」樂團,並且在歐美巡迴的途中,接觸了美國自由爵士的代表性鼓手桑尼‧莫瑞(Sunny Murray)的錄音。1969年回到學潮四起的日本後,便與當時國內最激進的爵士樂手,例如演奏低音提琴的吉澤元治、薩克斯風手高木元輝、吉他手高柳昌行等人共同演奏,以自由即興作為對抗時代的手段。後來成為美國前衛樂手協會(AACM)的唯一非美籍成員,並於世界各地與第一線的即興演奏家,例如荷蘭鼓手Han Bennink、鋼琴手Misha Mengelberg、佛蘭德斯鋼琴手Fred van Hove、德國薩克斯風手Peter Broetzmann、英國吉他手Derek Bailey、日本的灰野敬二、大友良英、噪音樂團「非常階段」…等合作,其中與薩克斯風手阿部薰合作錄製的二重奏『Overhang Party』更因為阿部在錄音後不久離世,而成為即興音樂史上的傳說。2004年與日本的少壯派實驗即興集團EXIAS-J的吉他手近藤秀秋、低音提琴手河崎純,在「野台開唱」上以三重奏型態登場之後,豐住又在近幾年繁忙的巡迴日程間撥冗來台,並與鋼琴家李世揚、薩克斯風手謝明諺等人合作演出。 ▲演出時間:2017/11/17 18:30~21:30 ▲演出地點:臺南市東區北門路二段16號 (台南文化創意產業園區A07音樂排練室) ▲門票資訊     via: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粉絲專頁

[ 當士兵遇見卡門 ]2013薪傳打擊樂團擊樂劇場音樂會

薪傳打擊樂團成立至今近二十年,以立足在地傳統文化出發,創作新概念擊樂劇場演出形式,近年多有不同概念方向的製作呈現,如文學導向結合書法之美的『九歌』;以RAP為骨幹暗諷社會亂象的『RAP嘻哈擊』;以地方陣頭角度新詮釋的創作『陣頭』;饒富童趣的『明暗之間』等。 此次將突破以往的方式,以打擊樂團結合小提琴家演奏家葉翘任、金鷹閣電視木偶劇團以及光鹽紙影戲團,改編著名的古典音樂『士兵的故事』、『卡門』,隨著新編古典音樂的律動,帶來樂、音、影的炫技演出!此次展演將以絕佳的聲光展現,突破台灣觀眾視覺與聽覺的美感經驗,並以輕鬆活潑的紙影戲故事導聆,引導觀眾進入不同凡響的表演藝術殿堂! 1. 士兵的故事-------------------史特拉汶斯基(Igor Stravinsky) 2. 卡門組曲----------------------比才(Georges Bizet) 演出內容簡介 1. 『大兵的故事』 史特拉汶斯基在1918年為巡迴劇場寫的舞劇音樂,劇本是由卡謬所寫,由於一次大戰後,因應經濟的蕭條,他特別精簡編制,這齣劇只需要三位演員、一位旁白跟七位音樂家就能演出。出場的人物有:士兵、惡魔、公主,一個朗誦旁白者;原樂器編制為:豎笛、低音管、小號、長號、小提琴、低音提琴、打擊樂器。 故事大綱為:一位琴藝很好的士兵,在河邊認識由惡魔假扮的老頭後,用他的小提琴與老頭交換魔法書。當士兵回到家後,發現未婚妻嫁人了,傷心的他用魔法書將自己變成有錢人,並再次展開旅程。有一天,大兵流浪到一個城市,這個城市的公主病了,士兵想要醫治公主,並能娶公主為妻,而惡魔也來到這個城市,與大兵有著同樣的目的。後來士兵以小提琴聲治好公主的病,忌妒的惡魔詛咒士兵不得離開這個城市,否則便可抓走他。與公主幸福生活的士兵,覺得想念家鄉,於是離開城市想要回家,結果一出城就被惡魔抓走了。 2. 『卡門』組曲 卡門是法國小說家梅里美的名著,比才改編為歌劇,成為音樂史上一部流傳最廣﹑最通俗﹑最為人熱愛的﹑不朽的﹑偉大的歌劇,也是比才傳世的代表名作。它有一個悲劇性的故事: 卡門是西班牙賽維里地方,一個行為放蕩﹑對愛情毫不珍視的美麗女子,在一家軍營附近的製煙工廠工作。她先有意無意的誘惑了一位軍營裏的軍官姚賽,姚賽因她而拋棄了妻子,又因縱放犯了罪的卡門,幫她走私,且妒殺了他的上司,因而被通緝,他在走投無路之下,乃逃亡上山,乾脆加入走私集團,弄得身敗名裂。然而卡門根本不在乎姚賽的那份深情,又別戀了一位鬥牛士。姚賽苦苦哀求,甚至加以威脅恫嚇,都不能使卡門回心轉意。最後在忍無可忍之下,終於狠心的拔刀刺死卡門,結束這齣悲劇。 比才卡門歌劇的音樂,極富色彩與變化,有如五彩繽紛,變化萬端的晚霞,絢爛奪目,優美迷人。後人由劇中的管絃樂曲,隨意選擇數首,組合編排,在音樂會上演奏,這就是卡門組曲。通常最常被選來演奏的是以下數段: (1)阿拉貢舞曲:第四幕間奏曲。這是一首活潑的西班牙舞曲,具有明顯的舞蹈節奏與吉普賽風格,旋律流暢﹑熱情,但也隱藏著不祥與悲傷。這是多麼迷人的音樂,閃耀著比才超人的音彩天才的光輝,叫人難以忘懷。 (2)第三幕間奏曲:在豎琴的琶音中,長笛奏出了一段清澄優美﹑充滿柔情的輕歌。這牧歌風的旋律,被認為是比才作品中最美麗動人的一 段。 (3)阿卡拉龍騎兵:第二幕間奏曲。這是一段樸素可愛的樂曲,木管吹出的歌謠風旋律,充滿了愉快與俏皮的韻味。 (4)鬥牛士之歌:第一幕前奏曲。一開始便是一個充滿狂熱耀眼氣氛的場面音樂,令人興奮的鬥牛即將開始,這段進行曲反覆後,出現威 風 凜凜﹑雄豪壯麗的鬥牛士之歌:「鬥牛勇士快準備起來,鬥牛勇士,鬥牛勇士,在英勇的戰鬥中,有雙黑色眼睛,充滿了愛情,在等著 你,在等著你,勇士!」這是一段很有名的音樂。後段又重覆一次開頭的進行曲。 2013/06/07(五)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2013/06/09(日)  14:30 /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善廳 2013/06/28(五)  19:30        ...

通靈少女-過度偏激,這世界萬物並存,沒有絕對只有相對

台灣一直都有許多神靈鬼怪的故事影集或者書,這次的公視影集因該是引起最多話題,跟外國合作,讓更多國家看見台灣文化,我覺得這會是一個很重要的開端,公視扮演著討論、建構平台的媒體,本來就是他因該扮演的角色,期待有更多的作品來討論反映台灣的現狀與紀錄。 在這裡面被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通靈這個議題吧! 先來談一下空間與環境的部分,地球就像是個試煉場,每個人就像是登入遊戲般地來到這裡,透過在這試煉場的經驗值累積,而有不一樣的等級與地位,而在這個試煉場外,則有不同試煉場的場域,也就是所謂的次元空間,我不認為這一切都如此單一,在這浩瀚的宇宙中絕對有其他的生物或者空間的存在,有交錯有平行也有共存。 用平常的方式看待,通靈就是溝通的一種管道,就像是說話一樣的媒介,而對話的對象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用眼睛看得見,如此而已,我們有許多感受接受器,最基本的就是六感:眼(視覺)、耳(聽覺)、鼻(嗅覺)、舌(味覺)、手(觸覺)、心(直覺),我們與生俱來有許多感受的設備,但我們這一輩子是否真的全面啟動,這就不一定了,加上許多的污染與蒙蔽,這些感受往往都不一定可以有所接收。 我們對看不見的總是有一種未知與好奇,因此而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索菲亞所提到的宮廟故事以及他對宮廟的論點,我認為過度偏激,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遇到了讓他覺得不舒服的過程,但不該以偏概全的讓整個戲劇不斷在呈現廟宇用盡辦法要賺錢的這種負面狀態,讓信仰與廟宇建立在功利之上,因影片大紅,而有更多發聲舞台機會的此時,已全面否定的狀態來論述,頂著通靈譯者的角色,我認為因該更全面性的去看待與論述才妥當。 我大概爬了一下索菲亞大部分的影片,都在談論宮廟內鬥,或者針對靈與神的論述,我有幾個看法是這樣,對我來說從小在各大廟宇走動,對於這些傳統信仰有著一定程度的好奇,進而讓我在這些年來也對此有一些田調與研究,我的觀察是廟宇大致上就是人&神兩種主要的元素,而是否能夠協調的合作與共存,那就要看這兩者的互動了,有許多的儀式或者禁忌基本上都是針對人居多,很多時候我到廟裡基本上都直接透過擲筊的方式與祂們來對話,有趣的事有時候我得到的答案並不一定是廟裡人跟我說的答案,然而有太多人的因素干擾著實際的資訊傳遞。 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 有一著新聞寫著,濟德宮媽祖一開始不借場地,文中寫著拍攝時因為是七月而有所擔心顧忌,但我倒覺得是劇中呈現的狀態我相信不會是媽祖想看到的樣子,並透過廣大的宣傳真的是正向的傳遞?還是負面放送呢?真的如新聞所說的可以將媽祖文化傳遞還是讓更多人誤以為台灣廟宇就是如此?甚至也呈現了台灣政治黑暗的那一面,我認為這才是不想借的原因。 神祇與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有實體而神祇與靈是屬於靈體罷了,我曾經問過他們那麼多的分靈如果都是由同一個靈而不斷的分再分,那不就越來越小了,而在我的理解裡,每一個神祇就像是一所學校,透過同一個系統學習,而被分派到不同的地方成為分靈,在同一個系統裡就像我們有雲端彙整資訊庫一樣,透過大數據資料與通報,來資訊傳遞與對話溝通,而這當然是在大廟系統的狀態,所以,我相信媽祖十分猶豫。 沒有領牌?硬著頭皮辦事 在影片中大部分對話的對象似乎都是死去的靈魂,在這浩瀚的萬物之中,有著不同的界與範圍,而與我們的世界中也有一個平行的時空而在這些多元的環境裡,皆有一定程度的範圍與限制,簡單來說每一個人可接觸的範圍有限,而跨越每一個界需要透過一些媒介,曾經救過一棵樹,透過對話的管道告訴我們樹根已經泡水,沒有打透不透水層,他命在旦夕,而後來透過樹醫生的判斷與拯救,也講一樣的話,雖然我們沒有成功拯救這棵樹,但讓我了解這世界真的是無奇不有。 而有一次,在台東突然無法起床,全身冒汗,打電話給認識的老師來幫忙,我明顯感受到不舒服的感覺被電話的那一端給引流,慢慢的舒緩而正常的出動去辦活動,影片裡只是幫一個老師超渡,就好像耗盡體力,這我看起來比較像是沒好好練功學習,硬著頭皮上的狀態,然而超度不就是協助他去對的地方,或者跟他溝通或者找人帶她離開,這不就是一種引導師的概念,如果照故事描述,專門處理的師傅老師們不就得做一休三? 實際的台灣廟宇,禁止儀式做法辦事 另一個奇怪的地方,根本不需要媽祖廟,因為整個故事除了宮廟的黑暗面跟廟有關外,整個故事與媽祖以及廟裡的神祉完全沒有關係,雖然說是宣揚台灣信仰文化,但我看到比較多是宣揚個人偏頗論點居多,而台灣大部分具有規模的廟宇其實都靜止作法辦事,這跟事實也不符,有也只是神明的代言者,除非是小廟或私人神壇,這跟實際信仰狀態也完全不符合。 通靈少女,我每一集都準時收看,因為我覺得可以透過這樣來傳遞令人好奇的世界的故事,非常令人期待,但看完,坦白說非常無言且失望,雖然整體上以傳遞台灣文化被國際看見,我倒覺得是把許多黑暗面與不健康的面相,公諸於世而已,每一件事都有他好與不好的面相,然而我沒有看見廟宇信仰的價值以及它值得被保存的那一面,我不是說要全面的讚揚,但六集看完整個也太偏激了吧! 後續的媒體操作,整個造神索菲亞,打造一個平台讓他不斷的說這一切有多不堪,呈現台灣宮廟黑暗面、政治黑暗面甚至最後還呈現迷信到要死了還在廟裡拜拜,當然裡面放了許多橋段看似要平衡這一切,但我倒認為整個腳本對於台灣廟宇文化的瞭解與考察我認為有待加強,甚至傳遞許多誤解,整個故事的核心我看不到推廣台灣文化的這個宣傳口號的真實性,並加入為了讓戲劇有爆點的偶像劇風格,我覺得這並沒有加分,反而讓整體失去主體性,而也讓更多外國人有所誤解。 信仰,人心依歸 任何一個信仰都是一種依歸,而所存在的價值也有許多面向,除了一種寄託外,往往也是藝術殿堂,更是在此生活的人一種共同記憶,在過去更是大廟學堂的精神與價值,廟前的學習與社區的凝聚,三不五時的廟前夜市小吃,而廟宇除了神像、雕刻、歷史與記憶外,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各個教派,都是一種安定人心,凝聚力量的基地與環境,只是各自用不一樣的方式呈現與運作,這都跟世代的狀態與需求有著極大的關聯。 可惜,可以看見演員的努力,也看見導演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因該再多點探索

當新手遇上新手──在譯稿中尋覓《與亡妻共度的夜晚》

如果逝去的摯愛現身在眼前,這樣一個夜晚,你想說些什麼? 法國作家塞繆‧本榭特里特(Samuel Benchetrit)以《與亡妻共度的夜晚》此書紀念一段逝去的愛情。書中敘事者塞繆在夜裡見到了前妻瑪麗的亡魂,與她在巴黎街頭漫步,一訴別離之後的種種。本榭特里特以簡約優美的文字描繪了深沉的情感,直白與詩意交雜,時而風趣幽默,時而撕心裂肺。如何精準地將這本書介紹給台灣讀者,無疑是場考驗。 本場講座邀請本書譯者陳思潔與編輯張雅涵對談,與讀者分享《與亡妻共度的夜晚》背後的故事,並聊聊自認在翻譯與編輯領域尚稱資淺的兩人,翻譯過程中如何共同面對文本,並攜手在譯稿中找尋這美麗又哀愁的一夜。 講者:陳思潔(譯者)、張雅涵(本書編輯) ▲時間:2017/12/29 19:30~21:30 ▲地點:新手書店(台中市西區中興里向上北路129號)   source:當新手遇上新手──在譯稿中尋覓《與亡妻共度的夜晚》